第2章 你不要命了

作者:夏阿七更新时间:2019-10-12 21:05:14字数:2131字

简宗帧的事情在当天晚上一被曝光,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讨论,本来简氏企业是国内最负盛名的汽车企业,以其资金链稳定、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迟迟不上市而在社会中享有盛誉,其次掌权人简宗帧一直热心公益慈善,看电视看报纸的时候,经常看见他又捐了什么什么学校,举办了什么公益活动,捐了什么公益善款,简氏企业又解决了多少人的工作岗位。

所以简宗帧因企业涉嫌偷税漏税而被法院传唤的事件,都是不信的,甚至还产生了阴谋论,觉得是简氏被竞争对手污蔑。

其次宋七笑质疑简氏慈善资金款项的流入和简氏临近上市的问题,也被剪辑出来,甚至还被相关部门发到了官微上面,宋七笑因此红了。

在普通民众看来宋七笑的履历惊人,曾经深入黑矿区报导和调查企业排污等新闻。但在同行的眼里,这次宋七笑对简太太的采访都透露出了明显的信息点:表面风光无限的简氏存在问题!

一时间各大电视台派新闻记者赶紧调查简氏的慈善情况和资产情况,而早就掌握部分信息的宋七笑在听到简氏的员工集结在检察院门口闹事的线报,立刻收拾东西赶赴检察院。

在路上,她迅速打电话给同事李捷让他立刻也赶到现场,进行取材报道。

等到她到了检察院门口,就看到一群人牵着横幅坐在庄严的检察院门口,横幅上面写的字是——无良资本害人,放了简宗帧。领头的寸头男人手里拿着一个高音喇叭,重复的播放:无良资本污蔑,请愿检方放了简宗帧。

看到这里,宋七笑嘴唇抿成一条线,悄悄指挥李捷录像,她则慢慢移到前面。

“就是这群记者整天在这里造谣污蔑我们简董事的!”那个寸头男人拿着高音喇叭对后面的员工说。

“无良记者瞎报导!快放了简董事和太太!”

有人义愤填膺地挥着手里的横幅说。

“就是!简董事分明一直做得都是好事,你们是不是收了钱,这么污蔑简董事!”

有记者经历过昨天的简太太采访,已新闻人的敏锐嗅觉已发现简氏存在问题,看到这群不明所以的员工辱骂记者,立刻气不过地说:“谁收钱了,谁收钱了,你把话说清楚!”

有些记者也跟着开口:“就是,简直就是血口喷人!”

有记者和工人拉扯起来,宋七笑带着李捷一边后退一边拉架。

谁知道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寸头认出了宋七笑,他指着宋七笑,激动地跟周围的人说:“那个女的,就是昨天在采访上设套的人!”

这下所有人都将枪口对准了宋七笑。

宋七笑瞬间就被人抓了出去。

“就是你啊!你说你收了多少钱!我们辛辛苦苦干了那么多年,就因为你在这里血口喷人,导致现在失业了!”

“你怎么这么恶毒啊!”

李捷看那些人要打宋七笑,慌忙过去救人,结果慌乱中被人踹了好几脚。

旁边的人见拉不住,这帮人说话又太难听,所以忍无可忍两边一起打了起来。

等警察冲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挂了彩,宋七笑和李捷无疑是最惨的,宋七笑白嫩的手也不知道被谁踩了好几脚,混着泥土血肉,看起来十分的严重。

李捷看到宋七笑脸上好几块乌青,却仍然撑着拿话筒找到那个寸头眼睛乌黑地问:“这次是谁指使你们过来的?”

“简宗帧给了你们多少好处?”

“简氏偷税漏税的事情你们是不是一早就知道?”

“简宗帧是否还有其他非法交易和活动?”

“谁、谁非法交易!”寸头被宋七笑几个问题甩得发懵,往后面后退了好几步。

到警局录口供的时候,两边的人都在吵架,吵得警局的人头都到了。

只有宋七笑一边拿录音笔录着,一边写稿子,她像是带了什么屏蔽系统,唯独她周遭的环境安静得不像话。。

直到所有人都走了,才有人走过来看着她摇头说:“你也太拼了,赶紧去医院处理你的手吧。”

宋七笑不以为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她将电脑装进背包里甩肩膀上,谁知道碰到肩膀上的伤口,瞬间疼得脸色苍白,轻轻嘶了一声。

李捷和那个警察同时皱眉,李捷直接骂出来:“你让人说你什么好,新闻有那么重要么!不要命了么?你还是女的吗!”

“怎么不是了,”宋七笑揉揉肩膀,谁知一碰就疼,这样看来必须去医院处理了,“我的偶像可是普利策,一个新闻界的创始人!”

“你再这样下去,怕是要下去见创始人了。”

警察无奈地说,顺手递给宋七笑一杯热水,示意她出去看医生。

宋七笑赶到医院去的时候,又遇到那群人在医院的走廊排队看医生。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过毕竟刚刚在警局接受了教训,这会谁都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瞪着宋七笑。

宋七笑背着包,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最终靠过去笑眯眯地说:“其实大家都是打工的,只是工作不一样而已,何必这么大的火气。”

“你还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怎么会失业!”

他在零件厂都干了快二十年了,现在都四十了,谁还要他!家里还有个在读高中的孩子呢!

宋七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拒不道歉。

她只是问:“看来简董事平时对你们很好,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帮着说话,你们工资和福利是不是特别好啊?”

现在简宗帧为什么要偷税漏税的原因还查不出来,找警方要资料肯定不太行,要自己挖,不然最后只能写几个猜测,不了了之。

她要的只是真相。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在设套,我才不会回答你!”

寸头偏开头,彻底不理宋七笑了。

宋七笑早就习惯了,她只是皱眉故作疑惑地说:“那就是对你们不好了,那么为什么你们要这么死心塌地地帮他呢?”

李捷拿着挂号单过来,看见宋七笑还在问问题,脸一下沉了下去。

“七笑,你怎么还在采访?”

采访?!

周围的人全部都戒备起来,看吧看吧,他们就说这个女的不是啥好人!

寸头脾气一上来,一下揪住宋七笑的衣领,将她按在墙壁上,“你——”

夏阿七(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