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逃跑的下场你可曾想过?

作者:童笙更新时间:2019-05-29 12:58:29字数:2204字

“你还知道回来?”逼夨的,极度压抑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

一抬头,她就与男人墨黑的眸子撞上。

陆经年好看的眉头拧巴着,幽冷的双眸怒视着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时媛,逃跑的下场,你可曾想过?”

“你认错人了。”她故作镇定,尽管被陆经年紧紧抓着的手抖的厉害。

时隔五年再见,他居然把她当成了时媛……

多么讽刺。

“你当我吃素的?”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叫时媛。”

“呵!”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时笙,时间的时,笙箫的笙。”

有那么一瞬,陆经年的眼底闪过一抹失落,尽管只是一瞬,却被她清清楚楚地捕捉到。

听到她不是时媛,而是时笙,他失望了?

呵……五年前,他把她当成时媛,要了她的时候,怎么那么理所当然?

难道她就活该被当成替代品?

“你是……”

“我是时媛的姐姐,我跟她是双胞胎,经常有人把我们搞混,你不是第一个。”时笙强装镇定,冲男人挤出一丝笑,平静如常道:“这位先生,哦,你好像姓陆,陆先生,麻烦你把手放开可以吗?”

男人抓着她手腕的手没动,她试图将手抽回,反被男人抓得更紧。

“你说你是谁?”男人像是没有消化她刚刚的话似的,难以置信地瞪着她,那双怒睁的双眼,墨黑幽深,如同晦暗的深渊,望不到底。

“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

“所以……”男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喉咙里发出一声冷哼,停顿了几秒才说:“那天晚上,是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装?”

“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以前也没有见过你,请你放手,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男人并没有被她的话吓到,俊脸逼近,“是不是你,尝过以后就知道。”

“……”

时笙几乎傻掉了。

眼看着男人的脸越贴越近,几乎快要吻上她唇的时候,她死死地闭上眼睛,将脸转向一侧,接下来,男人却没了动作,很快,男人抓着她手腕的手也放开了。

她缓缓睁开眼睛,陆经年还站在她面前,双手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的眼神寒冽如刀。

“你确实不是时媛。”在与她沉默对视片刻后,他淡漠开口。

她的身上,有他熟悉的味道,就像五年前的那一晚,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一样,淡淡的清香,说不出具体是什么香气,却令他到现在都忘不了。

“对,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所以,我可以走了吗?”时笙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沉默地退后一步,给她让开了路。

她咽了咽嗓子,挺起胸膛,抬脚就走。

远远地,看到人群中正在谈笑的方禹同,她加快脚步,却不知身后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她。

来到方禹同身边,她轻轻拉了一下方禹同的手臂,对方转过脸来,表情一言难尽。

“你脸色很差。”方禹同说。

“我没事。”

“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我们可以先走。”

过场已经走完了,只不过跟他期待的不太一样,他是在没有女伴的情形下,自己应付了一下场合。

“麻烦你送我回去。”

“好。”

跟刚刚正在交谈的人礼貌地说了句失陪,他带着时笙先行离开。

……

回到家,时笙让保姆走了,去卧室看了一眼时年,儿子睡得很沉,昏暗的光线下,儿子的眉眼、嘴唇简直是跟陆经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想到在宴会上与陆经年不期而遇,她的心跳不由地加快,紧张的情绪实难平复下来。

他知道那晚上的人是她……

如果有一天,他知道时年的存在,会不会把时年从她身边夺走?

以陆经年的行事作风,这并非不可能。

当年离开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怀孕,后来,她是因为时年才拼命撑下去,要知道她孤身一人跑到国外讨生活是非常艰难的,什么脏活累活她都干过……

她绝对不能让陆经年知道时年的存在,绝对不能。

或许,她压根就不该回来,在米国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呢?

只是跟陆经年打了一个短暂的照面,时笙就一晚上没能阖眼,天快要亮的时候,她才勉强睡着,迷迷糊糊睡了不知道多久,‘啪’的一声脆响,吓得她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茫然地张望,听到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当即下床,拉开门走了出去。

声音的源头来自厨房,时年正拿着比他还高出不少的扫把,清理地上的盘子碎片,惊醒她的那一声脆响,是时年不小心打碎了盘子。

她无奈一笑,几步上前接过时年手中的扫把,三两下把瓷盘的碎片收拾干净。

看到案台上放着两片涂好果酱的面包片,还有两杯已经倒好的牛奶,她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眼眶也不禁泛了红。

“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深吸一口气,转身看着儿子。

儿子正耷拉着小脑袋,一副做错了事的愧疚模样。

她蹲下身,将儿子抱进怀里,喃喃地说:“不,是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赖床,害你饿肚子。”

“妈妈赖床的毛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已经习惯了,虽然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盘子,但是今天的早餐,我已经做好了哦。”

听到儿子奶声奶气地说话声,时笙的眼泪掉了下来。

“我的宝贝,真的是越来越懂事了。”她笑着说。

“既然我都这么懂事了,你什么时候给我买摇控汽车?”

“一会儿妈妈就带你去买,好不好?”

时年兴奋地从她怀里挣脱,蹦蹦跳跳地喊着:“我终于要有摇控汽车了,太棒了!”

时笙笑着将眼角的泪抹掉,拉住儿子的手说:“好了,妈妈给你煎个鸡蛋,吃完早餐,我们就去玩具店买摇控汽车好不好?”

“好哟!”

时年高兴极了,一蹦一跳地跑到餐厅,拉开椅子乖乖坐好。

……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巨大的落地窗前,陆经年双手插兜,幽暗的双眸,盯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已经怔神许久。

“咚!咚!咚!”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将他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头也不回,冷冷地道了声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他的私人助理田峰。

“陆总,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田峰走到他身侧,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

他伸手接过,田峰马上识趣地退了出去。

童笙(作者)说:

投诉 捧场87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