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坠入深渊

作者:骑驴看花更新时间:2019-12-01 23:52:15字数:2060字

疼。

全身都在疼。按理来说,她承受这非人的折磨已经一年之久,早就应该麻木了。可此时却像是冥冥预见到了什么,每一处神经末梢都变得高度敏感,她几乎要被这席卷而来的痛苦撕裂。

田梓秋无力地闭着眼睛,任由身体随着车子一路的颠簸而在后备箱里翻滚着。她耳朵里隐隐能听到车载收音机的声音。

“天圣集团……CEO高楚源十分悲痛地表示……二小姐田梓秋的死让他难以接受……”

呵。

田梓秋在心里冷笑一声,原来在大众眼里,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车子忽然一个急停,田梓秋的身体重重地撞在内厢壁上,几乎散架般的疼。

紧接着,车熄了火,有人打开后备箱,毒辣的阳光瞬间刺进来,刺在她伤痕累累的身体上。

那简直已经不能用一具人的身体来形容了:两只胳膊软绵绵地耷拉在身侧,双腿更是以怪异的姿势交叠着,一块破布勉强遮住隐私部位,露出来的皮肤上全是溃烂与猩红。

两个大汉像拖垃圾袋那样把高秋梓从后备箱拖了出来,扔在地上。

噗嗤。自头顶传来一声嗤笑。

田梓秋不用抬头也知道,这笑声的主人只会是田若楠。

“臭蟑螂。”田若楠嫌弃地捂住鼻子,一脚踢在田梓秋软绵绵的胳膊上,“你怎么还死不了?”

“呃……贱人……”田梓秋张开嘴,艰难地发声。她的喉咙早已经因为被强制灌下石灰和药物而残破不堪。

“你敢骂我贱人?”田若楠瞪大眼睛,抬起高跟鞋便踩在了高秋梓皮包骨头的手背上,只听清晰可见的咔嚓一声,手骨瞬间被踩碎了。

田梓秋痛苦地呜咽着,却毫无反击之力。她的身体和身上的破布已经没什么区别,除了被折磨,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

“……杀了我……”她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一双皮鞋却走到她面前,带着嘲讽的冷漠声音传来:“放心,想死还不容易?”

高楚源……

听到这把声音,看到这人的模样,田梓秋绝望的眼中立刻迸发熊熊怒火。

这个毁了她所有的男人!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最终却把她逼上绝路的刽子手!

高楚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只要你说出玉的下落,就不用再受苦了。梓秋,你我好歹情人一场,我也不忍心看你再痛苦下去。”

“呵呵……”田梓秋裂开嘴角沙哑地冷笑着,“情人一场?原来你也记得我们从前是这么亲密的关系……那个时候我可真傻,全心全意地爱着你,甚至不惜和父亲翻脸也要向着你护着你,可到头来……”

越说下去,田梓秋只觉得自己心在滴血。那么多年的付出,却换来这么一场可怕的背叛。

“还有你!田若楠……”田梓秋眼珠子狠狠瞪向田若楠,“你根本不配姓田!”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田梓秋本就伤痕累累的脸上。

“我不配姓田?”田若楠凶狠地捏着她的下巴,“是你们田家配不上我!要不是我妈妈以死相逼,田业那个老家伙又怎么肯认我还把我接回田家?实话告诉你,田业因为你的死大病,我们换了他的药,现在他和你一样,早就只剩一口气了。”

说到这里,田若楠勾起嘴角,又凑近了几分:“等你们死了,我和楚源很快就会结婚,盛辉集团就是我们的了。”

她本以为自己会看到田梓秋震怒绝望的神情,谁知后者听完,却是冷笑一声,满眼尽是嘲讽。这让她太不爽了。

“你笑什么?”田若楠质问,手里的劲愈发大了。

“我笑你傻呀,”田梓秋嘲讽地看着她,“别做梦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盛辉!”

田若楠瞬间被激怒,气急败坏地提起田梓秋身上的破布就把人往车里拖。这一年的折磨瘦下来,田梓秋早就瘦得像个纸片人,根本没有多少分量了。她就这么被田若楠轻而易举拖进了车子的驾驶座上。

高楚源上去想要制止,田若楠却已经发动了车子。

“等等!”高楚源拉住她,“玉的下落还没问出来,先别杀她。”

“我不管,就算没有生物密匙,我也照样要拿到盛辉!”田若楠手中一用力,车子嗡鸣一声,向着悬崖驶去。

田梓秋脑袋无力地贴在玻璃上,朝着他们咧开了嘴角。那是一种极尽嘲讽而可怕的笑。

“你怎么这么冲动?!”高楚源气急败坏地想要拦下车子,却已经来不及了。

车子冲下悬崖,在峭壁的碰撞下被彻底肢解,而后砰的一声,爆炸。

被烈火吞没前,田梓秋直勾勾盯着崖边的那几道身影。

我会看着你们,一直看着。

……

意识渐渐转醒时,鼻子里开始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

自己这是死了吗?

田梓秋试着动了动手指,耳边却立刻传来一道声音。

“这不是还会动么?谁说她死了的?”

这是谁的声音?

“沐梓秋,醒了就赶紧起来,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耗。”

感官终于都开始慢慢恢复清明,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目一片白色,还有一张清俊而满脸不耐烦的脸。

“吴少爷……”她脱口而出,然后愣住了。

吴少爷是谁?

沐梓秋又是谁?

这时,无数新的记忆开始涌入她的大脑,和从前的记忆交织混合在一起。她终于开始明白,自己并没有死,而是……借着另一个人的身体重生了。

面前这个吴少爷已经站起来穿好外套准备离开了。

“你以后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别再跑来闹事。”

说完他警告性地瞪了一眼沐梓秋,转身离开了。

护士给她稍微检查了一下后,也离开了。病房里安静下来,沐梓秋闭上眼睛,把脑海里混乱的思绪和记忆整理了一通。

沐梓秋,对,她现在是沐梓秋了。而且拥有了完美的身体,和一段全新的人生。

沐梓秋原本是沐家二小姐,不怎么受宠,被父亲逼着巴结吴家,意图让她嫁给吴寒,也就是刚刚才摔门离开的那个年轻人。

而她之所以会躺在医院,正是因为一路追着吴寒跑时不慎被车撞了。

骑驴看花(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