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未婚妻的身份

作者:骑驴看花更新时间:2019-12-06 11:46:13字数:2040字

几天后,沐梓秋按照流程回学校递交实习报告,刚到校门口便看到好些媒体记者围在门口,似乎正在采访什么人。

她本来想快速传过去,却在靠近的时候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顿时一愣。

“这个消息是从云氏内部传出来的,既然您是沐梓秋小姐的好友,方便透露一下具体情况吗?”

云氏内部?好友?

沐梓秋停下脚步看过去,却发现被一众记者围着的,正是周晓敏。她正摆出一副女明星一般的架势,面对着镜头搔首弄姿,仿佛参加什么颁奖典礼。

“是这样的,我和梓秋的确是关系非常好,别人都很羡慕我们之间的闺蜜情谊呢。至于这次的事情,我只能说,她先前一直在追吴小少爷,我还祝福她呢,没想到,原来是为了踩着吴少爷傍上云少这棵更大的树……”她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来,“我也没想到梓秋会是这样的人,也许她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吧,作为好朋友,我还是不方便说太多的……”

“……”沐梓秋站在一边整张脸都黑透了,她恨不得上去扇周晓敏两个大耳光子。

这个女人可真是做作爆了,坏话都说尽了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不方便透露太多。

眼看着她还要继续说下去,沐梓秋轻咳一声,主动站了过去。

“晓敏?你这是要出道了吗,这么大阵仗怎么回事啊?”

周晓敏刚刚说了那么一通坏话,这时一看到沐梓秋,免不得心里一慌,心虚地后退了两步。

“梓秋?你怎么……”

记者们手里的长枪短炮立刻对准了沐梓秋,开始咔咔作响。风头被抢了过去,周晓敏嫉恨地咬紧了嘴唇。

沐梓秋坦然面对着那些镜头,对于记者的提问,毫不避讳道:“没错,我和尚修早不久之前刚刚确定了关系,我现在是他的未婚妻。”

记者们的问题又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那吴少爷呢?您真的只是踩着他上位吗?”

“请问您和云少是怎么确定感情的?”

“……”

沐梓秋不慌不忙地拉起了周晓敏的手,道:“其实吴少爷那边不过是我一时脑热,错把欣赏当做了爱,很抱歉给他添了那么多麻烦,现在我才发现我真正爱的是尚修,他很优秀,我们也很合得来。最重要的是,我这位好朋友,她比我更早对吴少爷倾心,我想,还是闺蜜情谊更重要,不能因为一个男人破坏了我们的感情。”

她这么一说,周晓敏立刻慌了神,手却被牢牢握着根本挣脱不开。

记者们又转向周晓敏开始出击,眼看着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沐梓秋心里暗爽,也不继续作弄她了,对着那些记者道:“好了,各位,这里是学校,还请大家能理解一下,毕竟要是尚修知道了,你们也知道他的脾气。”

她这么一说,那群记者果然面面相觑,不敢造次了。

看来云尚修的名头还是挺有威慑力的。沐梓秋心里暗暗敬佩。

“对了,”她又道,“云家周末有一个商业晚会,我会以尚修未婚妻的身份参加,各位还有什么想问的,到时候十分欢迎。”

说完她转身进了校门,周晓敏气冲冲追了上来。

“沐梓秋!刚刚那些话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对吴寒倾心?”

“我说的不对吗?”沐梓秋反问。

“我……”周晓敏一时语塞,她的确对吴寒有几分意思,不过话说回来,所有长得帅有钱的男人,都是她的目标。

“喜欢就大方承认嘛,对了,周末的晚会,你也可以来参加,到时候会有很多商界大腕,对你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机会?可不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傍大款的机会。

周晓敏咬着嘴唇,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的确,她家境不好,努力考上名校,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可自己努力太苦,对她而言,能认识上流社会的人,是极大的诱、惑。

虽然知道沐梓秋是在讽刺她,可周晓敏终于还是决定放下了脸面。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挽起了沐梓秋的手臂。

“我真的可以去吗?梓秋你真好,那到时候我穿什么好呢?”

沐梓秋嘲讽地扯了扯嘴角:“放心,明天我们一起去商场看看,我帮你挑。”

……

转眼约定的日子到了,沐梓秋早早地化好妆做好了造型,等着云尚修驱车来接她。

加长豪车停在门外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那些等了很久的记者们立刻蜂拥而上,却又给了云尚修一定的空间,没人敢上前。

男人从车里走出来的瞬间,所有的闪光灯都黯然失色。今天云尚修穿了一身剪裁得体而高级的白色西装,和沐梓秋的浅色晚礼服不谋而合,般配得很。

两个人走到一处时,所有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你还挺准时的。”沐梓秋伸手替云尚修理着西装领结,压低了声音。两个人贴的很近,模样看上去十分恩爱。

云尚修掩饰着眼里的嫌恶,也伸手揽过了她的纤腰。

“今天最好安分一点,别耍什么花招。”

“云少放心,我很乖的。”沐梓秋冲他甜甜一笑。

两个人腻歪够了,记者开始发问。

“以前一直听说云少不好女色,请问沐小姐是哪一点吸引了您呢?”

云尚修微微皱眉,转头看了看沐梓秋。

哪一点……无非是像她的哪些瞬间,让他一度晃神,以为那个人回来了。

“哪一点都吸引。”但是他只这么应付性地回了一句,就再也不顾那些无聊的问题,拉着沐梓秋,把她塞进了车里。

车子很快驶离沐家门口,沐梓秋不满地揉着自己的手腕。刚刚云尚修一把把自己塞进车里,像塞一个行李箱,用了十足的力气,弄疼了她。

“云少可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她揶揄道。

云尚修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坐得端正而冷酷,一言不发。

沐梓秋知道他不愿理自己,干脆也不自找无趣了,低头把玩起了手上的手镯和戒指,一下一下转着,百无聊赖。

骑驴看花(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