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老狐狸

作者:白居过隙更新时间:2019-12-05 09:58:55字数:2416字

沈青河不愧是老狐狸,见缝插针,还没过一个时辰,就把世纪难题的决定权交给了周凌。

原本,他可能还在权衡这其中的利弊,周凌毕竟恶名在外,虽然这会看起来正常了点,但也着实不愿意让周凌嫁给他最优秀的孙子,又苦于不知该怎么跟周凌开口。

现在好了,周凌见到了沈晏行。

别的沈青河不敢保证,但沈晏行这张脸,对小姑娘来说,还是很具有欺骗性的。

周凌表面上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实际上心里自然有一番考量。

当即,周凌认真地看着老爷子,眸光澄澈。

“爷爷,我刚从那边出来,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外公,别的事情可不可以等我,脑子稍微清醒一点,再决定。”

她十分明白老爷子的意思,想要拒绝,碍着面子不好拒绝,又不肯把沈博文推进她这个“火坑”里。

只能将她推给,在沈家看起来并不得宠的沈晏行。

周凌若是遂了老爷子的心愿,选择沈晏行,全沈家上下皆大欢喜,那她只需应付沈晏行一人。

如果选择沈博文,那估计沈家人会一个个跳出来跟她作对,届时,她要应付层不不穷的麻烦。

但她直觉告诉她,沈晏行这个人若是跟陆晏辞相像,就绝对是个惹不起的角色。

上辈子她被那个混蛋拿捏在手心里,都重生一世了,还要将自己塞给一个跟那人相似的人吗?

但目前的权宜之计就是如此,她也不能拒绝。

老爷子若有所思眯了眯眼睛,右手转了一下戴在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晏行,你觉得呢?”

“我听从父亲安排。”

自始至终沈晏行都半垂着眼睑,老僧入定,若旁人不问他,他仿佛打定了主意当空气。

“这件事安排确实仓促了一点,尤其你外公病重,我们老人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想看你们一个个成家立业,到时候婚事可以先提前定下来。”

“我明白爷爷的意思,那一切都烦劳爷爷做主吧。”

皮球踢了一圈又踢回到老爷子那里,看着周凌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让沈家老爷子有些于心不忍。

她那个外公余国忠若是早些妥协,不这么较劲,周凌这个孩子恐怕也不至于在娱乐圈吃这些苦头。

罢了罢了,就算不看余国忠那个糟老头子的面子,也要看穗心的面子。

沈博文的脾气秉性他还是十分清楚的,别日后,不留情面的给周凌难堪。

“小凌,盛景公寓那边离你外公住院的地方不远,你找时间让晏行带你过去。”

周凌心下一跳,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年轻人讲究的感情,我们老年人现在也不懂,你们自己好好培养感情吧,日后,我跟你外公挑个好日子,先让你们订婚。”

完了。

直接明摆着把她推给沈晏行了,都这会了,周凌也不好再直接拒绝。

只得先说道:“那就仅凭爷爷跟外公做主吧,那爷爷,我现在可以回去看看外公了吗?”

老爷子不着痕迹的蹙了下眉,这要跟老四在一起,这称呼是不是也要改改?

罢了,日后再说吧。

“我乏了,你们都下去吧。”

周凌跟沈晏行一前一后离开。

老爷子看着刚才合在桌面上的一张照片,拿起来又细细端详。

这是他手里仅存的一张穗心的照片,周凌的长相真的跟她很像。

周凌出了老爷子书房,就看到沈小七同学脸对着墙,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一本正经的面壁思过。

她反射弧出奇的长,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沈晏行不是单身么?

怎么会有这么大一个儿子?还有这孩子的母亲是谁?难不成老爷子是要为沈晏行纳妾?

周凌拦住沈晏行的去路,认真看着他道:“我只为人正妻,绝不做妾!”

妾?沈晏行怀疑,这个女人的脑子还没有彻底的好。

沈小七不知什么时候凑上来,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周凌,“什么是妾?你是要做我妈妈吗?”

不知道是不是周凌的错觉,总觉着这个小家伙好像没有之前那么蛮横了,身上的刺稍稍收敛了起来。

“妈妈?”周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个陌生的称呼。

而小家伙误会了她的意思,他以为周凌不愿意,马上噘嘴:“哼,我才不稀罕你做我妈妈,你是坏女人,我爸爸也不会娶你这种女人的。”

说完,再也不看周凌,哒哒哒的跑走了。

周凌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妈妈就是母亲,那这样说来,沈晏行还没有妻子,那这个小家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沈晏行从她身边走过,再也没看她一眼。

周凌没什么可以收拾的东西,直接下了楼。

佣人告诉她,老太爷安排的车已经等在外面了。

但她实在没有料到,老太爷安排的人竟然是沈博文。

这个老爷子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让她嫁的是沈博文还是沈晏行?

沈博文从车窗里看到一个跟在佣人身后的女人,烦躁的按了按汽车喇叭,不耐烦的吼道:“快一点!”

他不明白,刚才老头子不是都有回缓的余地了,为什么这会又变了?

沈晏行才刚回来,这风向就转了,这个人从一开始到现在,就始终如一的让人厌恶。

开车门的声音将他一秒拖回到现实。

眼看佣人要开前面的车门,他冷着一张脸,“滚后面去!”

周凌也不作她想,落落大方的在后座上坐稳。

车子“腾”的如离弦之箭,驶了出去。

周凌没有任何防备,脑袋一下子撞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沈博文从后视镜看到那女人的情形,心下冷哼:看着就蠢。

“你别仗着老爷子迂腐,就认为本少爷会娶你,别有这种妄想知道吗?”

周凌揉了揉被撞疼了的脑门,脑海里迅速蹦出汽车这个词汇,这种东西当真比汗血宝马还要厉害。

沈博文见这个蠢材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直在垂着脑袋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当下更生气了。

“疯子,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

周凌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

伸手按在手边的一个按钮上,紧接着车玻璃就降了下来。

她反复的试了几次,好神奇。

咦,她现在没有动,车窗怎么自己升上去了?

沈博文现在就想把这个疯子扔下车去,爷爷是怎么看出她疯病已经好了的?

“别乱动,动坏了你赔得起吗?”

刚说完,见她又试了一次。

沈博文从中控这边,又把车窗升上去,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为什么要配合这个疯子玩这种把戏?

周凌反应过来,“原来你那边也能控制。”

沈博文:??

他很想现在就拐弯再把人给送回精神病院去。

不过,也快了,就算他不送,自然也有别人再把她送回去。

沈博文的车子刚在医院住院部门口停稳,他自然的戴上墨镜,瞥了一眼外面门口站着的人群,冷哼一声:“滚下去!”

周凌刚打开车门,不远处站着三三两两的人,蜂拥而至,长长的杆子和黑黑的炮筒都对准了她。

“周凌,你的病好了吗?”

“周凌,北郊精神病院起火与你有关系吗?”

“周凌,你为什么突然出现?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

白居过隙(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