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我得了花柳,不怕就来

作者:一麻袋更新时间:2019-11-10 15:55:19字数:2237字

轻烟色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

比炸飞还不对劲。

她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古代的厢房里,处处古香古色,但陈设十分简单,周围只有她躺着的这张床榻,连桌子板凳都没有。

唯一的一扇窗,还关的死死的。

感觉到手脚有些麻木,她稍微动了一下,但是全身却被捆的紧紧地,身子的虚弱让她无力抵抗。

可恶啊,她刚获得最佳影后奖,就穿越了,这是老天爷的戏弄吗?

还没来得及悲伤,这具身子的记忆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袭来。

原主叫轻烟色,母亲早逝,当盐商的父亲很快就纳了填房,还带着个比原主大的儿子轻弘光。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很快,没了娘的轻烟色在家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如今轻弘光到了科考的年纪,学业却差得感人,为了确保自己的儿子能够中举,填房二娘就出了个馊主意,要把原主送给与家中有来往的辅国大臣信义做小妾,换取儿子的中举名额。

辅国大臣信义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乃是开国老功臣,身居高位,但有个好.色的毛病,听闻后院有二十来房的姨太太,对下面送来的美女都是来者不拒,而且一直就对享有美色之名的原主念念不忘。

原主一个花季少女,怎么甘心嫁给一个色老头,于是趁看守不严投井自杀。结果被救起来的已不是原主,而是她这个从现代来的一缕魂魄了。

就在这个时候,听得门口的下人窃窃私语道:“这三小姐真是命大,那么深的井都能大难不死,还引得信义大人来府上拜访,打算提前见一见三小姐呢。”

“见一见?怕不是来让她认清现实的吧。但万一她还是不从,伤了信义大人怎么办?”

“怕什么,她已经被夫人绑住了,飞不到哪里去。而且,夫人说了,她要是不从,便随便信义大人怎么来,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嘿嘿……”

听着这些话,被捆绑住的轻烟色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二娘贼心不死,还是打算把她送给那位辅国大臣信义?

四下看了看,那二娘派人将厢房收拾得什么都不剩,完全没有什么可以借助脱困的东西。而且她被绑的死死的,想跑都起不来身。

不过……

动了动手指头,好像原主的手中握了一个东西。

她艰难抬了抬手,费力将手挪到视线以内——是个发簪。

那发簪镶嵌了碧绿脆生的翡翠,似乎是用某种名贵的香木制成,散发着淡而优雅的檀木香味。整体似凤而飞,祥瑞之气扑面,上面还有一个金漆雕刻的“月”字,不似凡物。

这簪子一看就是达官贵人所有,轻家说到底也只是一介商流,不可能会拥有这样的东西。

那为何原主会有这样一件宝物,而且在死前还紧紧握住了这个东西?

还没等轻烟色细想,门口守着的下人声音敬畏的喊了一声:“辅国大人您来了……”

她不由得心里紧张起来。

能当上辅国大臣,一定不是个简单角色。

她眼下的确硬来不得,唯一能脱困的办法,就是看看能不能和他谈判一番。

门吱嘎的一声被推开,在寂静的厢房里面显得尤为的刺耳。

信义推开门,原本以为这个投井自尽的女人应该会大喊大叫,却瞧着她虽然头发杂乱如同枯草,身上的衣服也是凌乱不堪,但镇定自若的靠在床头。

“你应该知道,你的二娘把你捆在这里是为什么吧?”

轻烟色抬起头来看着这位辅国大臣信义。

虽然年近六十,但因为酒足饭饱,看起来好似只有四十来岁一般。

如果换在其他场合,轻烟色一定要赞叹一句,不愧是个高.官。

但眼下他的贪婪和占有无法掩藏,只让人觉得恶心。

轻烟色道:“信大人,我想通了。不过,希望大人把我身上的绳索给解开,外面有下人守着,想来也有大人的侍卫,我一个弱女子根本跑不出去,大人把我捆成这样,自己也不爽,对不对?”

信义饶有兴趣地看着轻烟色。

他记得赵氏说这三女儿是不愿意嫁给当小妾才寻死,如今死过一回,倒是变成了一个明白人?

不过他也不怕这轻烟色有什么花招,外面守着他的侍卫,别说是跑出去,就是从他手底下溜走都难。

于是他一边帮她解绳子一边说道:“你二娘说你性子刚烈,宁折不屈,的确配得上这张国色天香的容貌。”

没想到,绳子刚落,轻烟色便冷冷出声:

“呵,如果你不怕死的话,那就来吧!原本我就快死了,眼下死之前还能拉一个下水也不错!”

信义皱眉:“来什么?”

轻烟色把衣领一扯,紧握拳头,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道:“你不是要霸王硬上弓吗?我,我有病!我得了花柳!不怕传染你就来吧!”

信义浑身一僵,差点跳起来离她三尺远。

但转念一想,这轻烟色莫不是不想委身于他,随口绉来骗他的。

“你说你有花柳?那花柳是经过男女之事才能得的不干净的病,你已经给了人?”

轻烟色先是悲痛的看着信义,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哽咽着说道:“是的,我已经不是清白之躯,您看……”

说完慌忙的从手里拿出簪子。

凭借她21世纪新生代最佳影后的专业素养,现场演一段感人肺腑动人心弦的生死恋,不在话下。

她表情悲痛,看着手中精致的簪子,声音凄婉道:“我与他,相遇在那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只对上一眼,我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可是谁知道,他与我一夜春风后就不知所踪,还害我落下了花柳的疾病……我怕被浸猪笼,所以一直瞒着不肯说,后来二娘逼着我,我走投无路才投井自杀。但我不想连累大人,我一个后宅妇人,死了也就死了,信大人可是洪福齐天的大官,不应该害得您也英年早逝啊。”

该死的老东西,居然想占有她的身子,她就不信,他还敢顶着花柳这种病强上?

想到这里,她不禁低下头假装抹了两滴泪,实则正弯着着眸子偷笑。

但也因此,轻烟色没看到信义在瞧见簪子的时候,蓦然瞪大的眼睛。

“官人,救救我,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呜呜。”轻烟色一边“哭着”还一边往信义的方向靠。

看着少女要扑过来,信义慌忙退后,道:“你,你可知道这簪子的主人是谁?”

这话,问得轻烟色心中一紧。

是谁?难不成这簪子的主人是个女人?

如果是个女人的,那她就尴尬了,索性到时候说自己喜欢女人算了!

一麻袋(作者)说:

新书已发《你与星辰皆回眸》喜欢小仙女收藏一下下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