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决定

作者:很纠更新时间:2020-02-15 00:57:29字数:2049字

宋月儿能混进来已经是靠着莫大的运气,现在更是不依不饶地和杨清焰抬杠。

只要能在成江洗心里留下她的影子,宋月儿做什么都愿意。

只是她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把成江洗带走的。

就凭她的三脚猫功夫,还有皇宫的重重守卫,她能平安离去的希望都是渺茫。

现在能做一个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宋月儿有恃无恐。

杨清焰不知道自己何时有了这么多的仇家,尤其这个宋月儿她闻所未闻,就因为和成江洗走的近了些,直接遭受了无妄之灾。

她们两个越吵越凶,杨清焰已经到了克制自己的边缘。

她最烦宋月儿这样的人,对事情的真相毫不知情,但是就靠着一张嘴在那里胡说八道,还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却不知自己有多愚蠢。

“你要是再对我的事情乱说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杨清焰逼近宋月儿,眼里全是杀机。她这种在刀光剑影中长大的女子,和寻常人当然不同,一个眼神,就能让宋月儿吓得花容失色。

“你这种女子,是没有人喜欢的!”

宋月儿冲她大喊大叫,然后拔下头上的簪子往杨清焰的眼睛扎去。

这一扎让事情的性质变了样,之前成江洗还可以袖手旁观,因为杨清焰不会受伤。

现在就需要吏初出手制止,否则这个宋月儿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杨清焰看见一根簪子向自己扎来,第一反应就是闭上眼睛,然后头往一旁偏过去,簪子直接扎到空气中。

宋月儿一击不中,还想继续进行着恐怖的行刺,她看着杨清焰,眼睛都嫉妒得发红。

“你凭什么和皇子走得那么近,你为他做过什么,值得他袒护你的!”

吏初在情急之下也只好拦着宋月儿,“你最好适可而止,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出手又重,而且还拉着宋月儿和杨清焰分开。

杨清焰感觉松了一口气,惊魂未定地看着宋月儿,她几乎是疯了,冒死跑来皇宫,只为看见成江洗及冠礼的模样,可是现在却被他的侍卫管束,连同这个其貌不扬的杨清焰。

她凭什么得到成江洗的温柔以待,她宋月儿对成江洗一心一意,甚至敢为了他独闯皇宫,这个杨清焰又施展了什么狐媚手段!

“你倒是说啊,你何德何能,能得到皇子的另眼相看!”

成江洗的眼睛危险地眯起,吏初看在眼里,手上抓着宋月儿的衣领不敢放开。

杨清焰对这个宋月儿的三观有些无语,她是怎么做到把自己看得低贱,以此来捧高成江洗。

“首先我和成江洗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也与你无关。”

杨清焰冷冷地看着宋月儿,轻蔑地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小姐,但是内心这么自卑的话,想必你的经历一定很悲惨。”

无缘无故受到一番言语侮辱,还是因为她和成江洗走得稍微近了点,这是杨清焰无法接受的。

星辰楼里鱼目混杂,什么人都有,就算是皇亲国戚,也难免会出现一些败坏门风之人。

这个宋月儿的来历值得商榷,还有她掏出簪子的狠劲,杨清焰只在街头抢食的乞丐中见过。

试问一个富养的官家小姐,又怎么会一言不合就拔出头上的簪子,她绝对有问题。

吏初听着杨清焰一针见血的话,心里觉得她和成江洗还是有些相像的。

成江洗的态度强硬起来,他恨不得从轮椅上坐起来,直接把宋月儿赶出去。

“吏初带着这位小姐出去好了,现在这里太吵了。”

吏初心领神会,宋月儿挣扎也是徒劳。

“你这个低贱的下人,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我可是尚书的女儿!”

宋月儿想起自己在乞丐堆里的往事,对吏初的钳制发自内心的抵触。

就在此时皇后见到这里的乱象,看着达官贵人们都在看皇子的笑话。

她扫了一眼,看见杨清焰一脸的心安理得,还有成江洗的云淡风轻,吏初手中的那个女子引起她的注意。

“此女是何来历,为什么在皇子的及冠礼上大吵大闹。”

宋月儿虽然没听别人说起,但也知道眼前这个穿金戴银,不怒自威的女人就是皇后。

她跪在地上,跟皇后求情。

“皇后要为我做主啊,这个女子不仅和皇子走得近,而且还目中无人,我只不过多嘴说了几句,她就勃然大怒。”

皇后别的能耐没有,事实如何还是能看清的。

方才是宋月儿先掏出簪子,然后吏初才会出手,杨清焰的脸差点就被划烂了。

做出这么用心险恶的事情,宋月儿还能罔杨实情,胡说八道。

这样的女子绝不能留。

成江洗于是出来说了一句,他再也看不下去了。

“皇后娘娘,宋月儿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我,但是连我的侍卫,她都不放在眼里。”

成江洗忍着气,然后宣示对杨清焰的主权,“我就是喜欢杨清焰,她从今日起,就是我的王妃了,自此以后,谁也不许找她的麻烦,否则我绝不会轻饶。”

星辰楼里像往热油里倒了开水一般炸开,成江洗的话掷地有声,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连处变不惊的皇后都吓了一跳,吏初的眼里露出一点遗憾的神色,只有被表白的杨清焰无动于衷。

她倒不是不想给出反应,而是成江洗宣布得太突然,她不知该怎么拒绝才好。

宴会是为了成江洗选妃而举办的,这也就意味着今天到场的适龄女子,都是为了此事前来。

要是杨清焰敢露出半点不满,成江洗不把她怎么样,这些女子就会把她撕成一条一条。

杨清焰的发愣成江洗看在眼里,他还以为杨清焰高兴坏了,所以连话都不会说。

皇后也反反复复地打量着杨清焰,她也看不出杨清焰有什么好,但她既然是成江洗认定的人,她当然不会反对。

“我听说过你,颜熙,成江洗可是万中无一的好男子,你要是嫁给他,全天下的女子都会羡慕你。”

一旁的宋月儿心都碎了,眼泪络绎不绝地流出眼眶,吏初直接把她扭送到御前侍卫那里。

很纠(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