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榕城的雪

作者:阿芫更新时间:2019-03-04 11:37:15字数:2009字

榕城十二月漫天飞雪,市一院的加护病房里静的可怕。

唐绵来不及换下黑色晚礼服,只能拢着披肩取暖,高跟鞋已经让脚掌有些麻木。

那双清澈如鹿的眸中洇着星点笑意,望向对面病床上的人。

雪天,旧爱,呵,真配!

结婚两年的老公,此时将身上那件唐绵亲手选的羊绒大衣动作轻柔的披在任斯璐的身上。

“云深,我不冷。”任斯璐转眸虚弱的摇摇头,却还是将脑袋靠在楚云深的肩膀上。

他那张万年冷峻如冰霜覆盖的脸上,此时正是浓浓的关切和愧疚:“刚下飞机就让你来做配型,斯璐,你先好好休息吧。”

“不用了,不等到伯母的消息,我怎么安心?”

任斯璐的丸子头有些松散,面色苍白的看着楚云深。

“要不,你还是先送唐绵回去吧,看她穿的那么少……”

被点到名字的唐绵,不自觉的动了动身子,脚上的着力点,切换了一下,疼的蹙眉。

“不用管她,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去谈合作?”楚云深这后半句,似是在埋怨唐绵。

唐绵眸光微微一暗,深吸口气昂起下巴,灯下所到之处一片莹白。

“不知轻重。”楚云深只用四个字,就将唐绵判罚。

楼外大雪飘落无声,却也让唐绵更加清醒了一些,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多么可笑。

“楚云深,如此重要的合作案你谈到一半就去给你的旧情人接机,我不知轻重?”唐绵一股子及重的怨气,充斥在消毒水浓烈的病房中。

“如果不是斯璐特意从国外赶回来,你以为妈的身体还撑得住?”楚云深凉薄的唇动了动。

唐绵轻笑,是啊,偏偏在这个时候特意赶回来,然后一个电话,就让楚云深在榕城大佬云集的晚宴上,把她一个人丢在那,丢的不是脸,而是心。

榕城各个都说她唐绵有一副价值连城的好看皮囊,唐家破产了都能让楚家收了她。

光是聘礼,就足足两个亿,却还不够填补唐家亏空……

可偏偏,这楚云深的心里,早有一道白月光照在心坎上,看不见她这朵带刺的红玫瑰。

“云深……”任斯璐似乎是强忍着不舒服,安抚着他,只这一声呼唤,就让他软了心。

唐绵轻声冷哼,她挺着39°的高烧周旋在晚宴上,他却可以拥着旧情人在这里缠绵?

滚烫的肌肤让她的俏脸染着不健康的粉红,强忍着心酸一步步走到楚云深面前:“我也很担心妈的肝脏配型,可也不急于这一时……”

“够了!”楚云深扶着任斯璐在病床上躺下,霍然起身走到唐绵眼前,钳制住她的手腕,准备将她拖出病房,却在触及那一抹滚烫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动作。

唐绵很疼,疼的眸光微颤,用力甩开他的手:“楚云深,你要干什么?”

“别在这打扰斯璐休息。”楚云深不耐烦的指着门口让唐绵离开。

“我会走,用不着你赶我!”唐绵身形有些不稳:“但是你要跟我一起回去。”

“唐绵你别得寸进尺!”楚云深的轮廓已经染上了怒意。

唐绵忍住内心失落:“难道你想看到,明天榕城各大报纸头条报道你们旧情人叙旧的消息吗?”

“唐绵你嘴巴干净点,斯璐是回来给妈做肝脏配型的!”楚云深眼底一阵厌恶。

“现在配型结束了,她也有专门的护工,要你一个已婚男人留在这里?”唐绵微微眯着眼,丝毫不在意的迎上楚云深那双冷眸。

果然,身后的任斯璐虚弱插嘴:“云深,唐绵说的没错,那些媒体就是喜欢乱写一通……”

没等说完,任斯璐就虚弱的咳嗽了两声,楚云深转身跑去病床旁边,抚着她的背柔声安抚。

看着这一幕,唐绵知道,她是不可能把楚云深带回家了,拢着披肩遮住了半身凉意,她自嘲一笑,后退几步,看着她的丈夫,拥着前女友,关切呵护。

“你真的不回去?”唐绵再次问道。

“我要留在这里陪斯璐。”楚云深缓缓地,一字一句的开口,冰冷的毫无温度。

唐绵深吸口气,勾唇一笑:“那好,陆总的订单,我唐氏收了,到时候你可不要……”

“滚出去!”楚云深硬生生的打断她。

唐绵转眸间,隐去内心的失落和酸楚,婚后几百个日日夜夜,他就是这样把她当做一个嗜钱如命的女人,不过那又何妨,现在他的旧情人回国了,她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妻子。

关门前,唐绵淡淡开口:“别忘了,你现在的配偶栏上,还写着我唐绵的名字。”

言罢,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开车回了比医院还冷上几分的楚家大宅。

病房里,任斯璐在她离去的瞬间,隐去狡黠的眸光,换上虚弱,靠在楚云深肩上。

“云深,我这次回来的不是时候?听说,陆总在国内的订单……”

“斯璐,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考虑工作上的事情,等你好一些,楚氏永远有你一个位置。”楚云深拍了拍任斯璐的头,却未看到她得逞的笑。

任斯璐知道,两年前,楚云深为了得到楚家奶奶的百分之三十股份,不得已遵守当年的娃娃亲协议,娶了唐绵,可现如今,已经不是楚家奶奶能掌控的局面了。

整个楚家,乃至整个榕城的珠宝业,只要楚云深一句话,捧谁踩谁,还不都是转眼的事儿?

她得意的靠在楚云深的肩膀上,缓缓闭眼,更何况,她现在背后,还多了一个靠山……

和任斯璐不同的是,唐绵这一晚,睡的很浅,她永远都明白,白月光和红玫瑰的区别在哪里。

翌日醒来,窗外一片白雪皑皑,唐绵一下楼,就看到楚云深扶着任斯璐走进楚家大宅。

后面,还跟着她的婆婆,还不忘叮嘱着楚云深:“云深,你慢点。”

“伯母,我没事的。”任斯璐转头朝着路万虹安抚一笑,转眸间,便和楼梯口的唐绵撞上了眼。

阿芫(作者)说:

哈哈,我终于找到作者说了。想说的是,感谢喜欢这本人的所有人。如果有票票的话,也可以投给阿芫。推荐票,月票都可以,都可以!9月了,如果有亲爱的们投了月票,过五张就加更一章!!!

投诉 捧场5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