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还是太自作多情

作者:君里更新时间:2020-08-02 10:38:14字数:3224字

不是没有过亲密接触,可楚牧彦此刻的情绪,司瑾根本摸不准。

不知道他是因为突然有了一个孩子而兴奋,还是在愤怒的边缘徘徊,会不会一怒之下捏断她的脖子都未可知。

直到她的后脑勺接触到柔软的枕头,他才蓦地松开手。

“乖乖在这里呆着,不要想着擅自离开。”

他用最冷的声音说着最坚决的话。

司瑾一下子就慌了,刚因为他没有碰她而松了口气,此刻又猛地提了起来,“我不要住在这里!”

“那你想去哪里?”楚牧彦整理着被弄乱的衣服,淡漠的看了她一眼。

当然是我的工作室!

但此时司瑾知道,这个答案不可取。

“……我们的家,回家,我不习惯这里。”

“这就是我们的家。”

楚牧彦的回答让司瑾一愣,下意识的觉得楚牧彦是在诓她。

“两年前我买下的这里,就是为了给你住。”楚牧彦冷冷地看着她,仿佛在告诉她:不要不知好歹。

司瑾再次怔愣,上次住在这里的时候,她就以为……这是是楚牧彦为了金屋藏娇所用。

结果他告诉她这里竟然是给她准备的住处?

司瑾不相信楚牧彦会这么好心。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

眼看着楚牧彦离开后,司瑾将这栋别墅里里外外翻看了个遍,的确看不到任何其他女人居住的痕迹。

但她离开这里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她就这么被楚牧彦“保护”起来了,按照楚牧彦的说法,她必须安安全全地将孩子生下来后,才可以自由离开这里。

就这样,她的个人展览会被迫推迟了。

而楚牧彦也几乎每晚都会在这里留宿,让司瑾恍惚以为他们真的是一对婚姻完美的夫妻。

不过司瑾也明白什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楚牧彦的面前,关于“离婚”两字几乎是禁忌,她根本不能提,只要一提,她想离开这里就显得更加不可能。

这天晚上,她看见书房里的灯依旧亮着。

她伸手敲了敲,里面没有反应。

她便伸手推开了门,看到楚牧彦坐在沙发上正在和欧洲分部的人视频会议,她默默地走到旁边的沙发上躺了下来。

楚牧彦的目光短暂的落在她身上了一会儿,然后把视频会议的语音按钮关掉。

“回房间去。”

司瑾找了一个很好的姿势和角度,然后轻轻合上眼睛。

“你别分心,医生说让孩子从胎儿时期就和父母待在一起,能更好的的培养孩子的父母归属感。”

楚牧彦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似是欲言又止。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司瑾的唇角微微勾起。

这是陆乔说的怀柔方式,一步步让楚牧彦放松警惕,让他发自内心的对孩子的存在认同,然后再突破防线,离开别墅。

展览会是决定她是否能成功脱离司家,和他完全分开的唯一方法。

楚牧彦重新打开了语音话筒,继续视频会议。

他本以为可以忽略她的存在,可事实是,他不仅做不到,还很容易因此分心。

司瑾呼吸逐渐变得平缓,蹙起的眉毛也慢慢舒展开来,睡着的她似乎收起了所有尖利的爪牙,不像是白天张扬又带刺的蔷薇,更像是一朵安静的野百合。

白皙的脸颊近乎凹了进去,他都没察觉,昔日还算圆润丰满的她,现在已经瘦得下巴都尖了起来。

她似乎在沙发上睡得不是很舒服,抬起胳膊垫着脸颊。

手腕上还有被拉拽过的浅浅的没有消去的红印。

楚牧彦的眉心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视频会议那边的人一下子就观察到了,关切地问道,“楚少有什么疑问吗?”

楚牧彦的心神一下子收了回来,他收敛了神情,“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各位辛苦了。”

结束了视频会议,他将司瑾从沙发抱了起来,回到了房间才将她轻轻地放了下来。

司瑾似是梦呓了句什么,楚牧彦凑近听,却什么也没听到。

离开房间时,他又看了眼这个最近很是让他费神的女人,伸手捏了捏鼻梁。

如果不是因为她当腻了楚夫人要离婚,他也不会将她关在这里了。

第二天一早,司瑾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她半眯着眼睛看向床头柜,发现手机是楚牧彦的,并且来电是沈安棠时,她的瞌睡一下子就被赶走了。

这一幕如此熟悉,熟悉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喂。”

楚牧彦接起电话,司瑾立刻将眼睛闭了起来。

“好,我一会儿就到。”

对待沈安棠,楚牧彦总是那样的温柔又耐心,司瑾背对着楚牧彦,直到他起身离开,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楚牧彦又被沈安棠叫走了。

那股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异样感又一下子浮了上来,司瑾几乎是第一时间冲到洗手间里,一股脑儿地全吐了出来。

孕吐的难受只有孕妇懂。

而她心里的难受却只有她自己明白。

楚牧彦哪怕知道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也依然我行我素地围绕着沈安棠转。

亏她在说出来的时候还抱有一丝期待,希望楚牧彦能看在他们孩子的份儿上,能够认清自己已为人夫的身份。

说到底,还是她太自作多情。

“一会儿我让陈医生来一趟家里。”

楚牧彦已经穿好了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洗手间外,看向她的神情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有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但司瑾却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落在楚牧彦的领带上。

一条蓝白条纹的领带,是她在楚牧彦衣柜里没看到过的款式。

“不用,我习惯了。”

司瑾用毛巾擦拭了一下嘴角,漱了漱口,在楚牧彦准备离开前叫住了他。

“等一下。”

她走近他,把他的领带摘了下来,重新换上了一条深蓝和黑色大理石纹路的领带,最后收紧领口,她才满意地放松了点神情。

楚牧彦眉头蹙起,不明白她的这番所作所为意欲何为。

“你刚才那条领带一点也不配你的西服,走出去给我司大设计师丢人的吗?”司瑾眉头一挑,蓦地转身走开了。

楚牧彦一愣,蓦地轻笑出声,唇角轻勾。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有趣了。

本以为她因为怀孕很辛苦,可能会收敛以前的性子,现在看来,恐怕不然。

……

被司瑾夺走大卫的青睐,又半路截走蒙娜的独奏会高定设计,沈安棠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怎么也安心不下来。

以身体不适叫走了楚牧彦,却发现他的心思也根本不在自己身上。

“阿彦,别太累了。”

沈安棠拉过楚牧彦的手,总算让他一直放在电脑上的注意力暂时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你还记得以前我最喜欢去的许愿池吗?”

“嗯,怎么了?”

“我马上有一款新设计要发布了,我希望反响能好一点,所以……我们今天去试试吧!”

沈安棠一脸希冀地看着楚牧彦,楚牧彦看她的神情也不忍拒绝,答应了和她一起去,沈安棠高兴地跳起来拥抱楚牧彦,他却第一次将她的动作拦住了。

这一拦,沈安棠才发现楚牧彦脖子上系着的领带竟然是司瑾的设计款。

她很快地掩饰了心里的不悦,和楚牧彦一起去了许愿池。

然而事与愿违,这天的日头很大,而楚牧彦却并没有和她一起站在许愿池前扔硬币,而是在车里等着她。

沈安棠背对着楚牧彦的方向打了个电话。

“拍到他送我来许愿池了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沈安棠的脸色才好转了一点,她挂了电话,转身对着楚牧彦的车微微一笑。

她不急,至少现在对她来说,仍然占据优势。

上车后,楚牧彦才把目光抬起来,却看到车窗外一个男人的身影一闪而过,他眉头一蹙,刚准备开口让小曹跟上去。

一双柔弱无骨的胳膊就勾住了脖子,回头看去,对上了沈安棠温柔似水的眸子。

“大太阳下面,我都快热晕了……”

话里几分委屈几分柔弱,但凡是个男人听着都会打心眼里泛起心疼。

楚牧彦也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车窗外,只是伸手把她的胳膊拿了下来。

“一切都是为了事情能变得更好,值得。”

沈安棠微笑点头,“嗯,一定会变的更好的。”

车开在打到上,沈安棠却发现这是回芮梦的路,可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

“阿彦,我们……不吃晚饭吗?”

楚牧彦一只手抵着眉骨处,声音温凉,“嗯,我有事要回趟家,你想吃什么告诉小曹。”

沈安棠一听,小嘴更是委屈地撅了起来,她低着头,声音也软糯了几分。

“我只是想和其他人一样……有家人陪伴,不想再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了。”

楚牧彦看着她良久,才轻声答应道。

“好,我陪你去吃。”

陪她吃饭多少次,都是应该的,毕竟造成她如今这副模样的人,正是自己。

而反之这边,司瑾看着日头逐渐落下来,心里也空落落的。

她本以为自己的怀柔政策终于有了效果,楚牧彦几乎每天都是六七点回到家,哪怕是在家处理工作,也一定会回来。

可现在看来,她仿佛是把自己又套了进去。

她成了那个每天都等待着他回来的望夫石。

司瑾发泄式地将楚牧彦的更衣室弄得一团乱,才慢慢地坐在沙发上静下来。

然后拿起手机给楚牧彦打了个电话。

此时此刻的楚牧彦,正坐在沈安棠面前吃饭。

手机响起,沈安棠第一个把目光投了过去,小鹿眼中带着渴求的模样,然而看着楚牧彦没有解释,没有说明就接起了电话,她的脸色黯淡了下去。

这通电话,来者不善。

君里(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