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阴差阳错

作者:半月歌更新时间:2015-09-17 01:30:51字数:3294字

马车行至梨城外五十里时程厘夏发现陈淼发起了高烧,浑身烫的厉害。

“吁..”车夫回过头来

“孩子,怎么了?”

‘大叔,我妹妹发烧了,怎么办啊?’程厘夏着急的向车夫做着手势,可是这下难坏了车夫,他看不懂啊。

见解释半天车夫都没反应,程厘夏直接跳下车,拉着车夫的手就往后面草垛走,让他摸摸陈淼的额头

“哎呀,这孩子烧的厉害啊,你先上车,我加快赶路,马上就到梨城了。”说罢,程厘夏就立马跳上车,车夫也赶紧上车加紧赶路

一路紧赶慢赶,赶在天黑之前到了梨城。进到城里车子不好走,路上行人太多,这可急坏了程厘夏看,眼看陈淼脸色越来越不好。

“孩子,你去前面看看有没有医馆,先把大夫找好,我后面跟上去。”车夫回头跟程厘夏说着,程厘夏听完点点头就下来往前跑。

一路左顾右盼也没见到医馆,程厘夏更加着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起包里的本子,写上“请问哪里有医馆?我妹妹病了。”几个大字,拿着本子到处询问,终于在一个小摊贩处问到

“哦,你找医馆啊?前面左转然后往右有一个‘明医堂’,进去之后找明大夫就可以了。”

‘谢谢你!’

打听到大夫的消息程厘夏就往回走去找车夫,留下摊贩一头雾水

“这姑娘比划的是什么意思?指了路也不说声谢谢,真是怪。”嘀咕完又自己忙了起来。

程厘夏这一路小跑往回走,奈何路上人太多,被挤得差点摔倒。等她终于跑回刚才和车夫分散的地方时大惊失色,这哪里还有车夫和妹妹的身影!!

‘妹妹,妹妹’程厘夏慌乱至极,刚才明明在这里的,人呢?难道他们去找自己了?可是一路回来根本没看到有车子的痕迹啊,路上人这么多,车子路过一定会很大动静的。程厘夏欲哭无泪,四处找遍了没有,沿着大小街道走了个遍还是没有发现马车的踪迹,咬紧牙关不肯放弃,程厘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在大街上里外寻找。可惜不是被人撵就是被人骂,程厘夏权当听不见,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找到妹妹!

说回程厘夏刚走,车夫就发现车上的小女孩发烧更厉害了,心下也是一阵担忧,两个小姑娘无依无靠的,这下可如何是好。瞧见大街上人来人往,怕是赶上灯会了,所以这太阳刚开始下山人流就多了起来。车夫把马车赶到一边就去周围问问哪里有医馆,可是都没人理他,不知觉就越走越远,等回过头来,陈淼早已被路过的人贩子给抱了去。

车夫大惊失色,好好的孩子,说没就没了。

“陈淼,陈淼.”车夫放开喉咙大喊起来

“哎,哎,哎,你!”有人对着车夫招手,车夫以为那人知道陈淼去处赶忙过去

“大哥,你有没有见到刚才车上有的小女孩?发烧很严重,我去问医馆去了,回头就不见了人,你看见没?”

“我问你,这车是你的吗?

“是啊。”

“那就是了,赶紧把你的车拉走,这里不能停,等会宋将军就要来巡视了。”原来此人是宋将军麾下的士兵,难怪见其衣着不一般。

“哎,不是,官爷,我家姑娘不见了,我得在这儿等她啊,还有另一个姑娘去找医馆了,我要等她回来才能走啊。”车夫几近哀求

“走走走,我管你等什么人,赶紧走!”说着就掏出身上的佩刀,直把车夫下的屁滚尿流

“好好,我走我走。”说完犹犹豫豫拉着马车就走,边走还边四处打量,看看能不能找到程厘夏或者陈淼。一群路过的戏班子抬着道具路过,挡住了车夫的视线,而他不知道的是程厘夏刚好被那道具挡住了,而程厘夏也更加没想到这一擦肩而过让她永远失去了妹妹陈淼的消息…

程厘夏在梨城遍寻无果,夜幕降临,心神俱疲的她无心观看周围的风景,越是热闹她就越是心烦意乱。

不知不觉走到西南严府了,程厘夏看了看匾额,自己并没有来过这里啊。心灰意冷的准备继续往前走,迎面见走过来三两行人,喝的酩酊大醉。程厘夏是知道喝醉酒的人有多可怕的,程至深就是个好例子,以往喝多了回来就会对母亲拳打脚踢,对自己也是恶语相向。细思及此,程厘夏就往旁边躲了一点,尽量不引起那三个人的注意,没想到偏偏那个醉酒的人就看到了往边上躲的程厘夏。

“哎,你看,那有个小姑娘”三人中最里面的人看见了程厘夏。

“是啊,又个小姑娘,嘿嘿…”三人嬉笑着就往程厘夏身边靠过去。程厘夏眼见三人过来心下更是惶恐,不会说话,这附近又鲜有人出,严府大门虽近在眼前,可是这么晚了,怕是都睡了。

‘怎么办怎么办?别过来  千万别过来…’程厘夏心里害怕,就往旁边走

“小妹妹,你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啊?我们带你回家好不好?”三人已经靠近,其中一人说着就要伸手上前拉程厘夏,程厘夏灵巧躲开就想跑,却被另外一个人拉住拖了回来,三人围成一圈,不住出言调戏

“小妹妹,你跑什么啊,我们又不会欺负你。”

“哈哈哈哈,是啊,我们能欺负你吗,啊?哈哈”

“你还别说,这小姑娘长得还挺标致的。”一人生的虎头虎脑的手指就勾了过去,摸了摸程厘夏脸蛋

“是吗,我也摸摸看?”另外一人,尖嘴猴腮的,也伸出了手过去,程厘夏一下拍开。

“哎哟,小姑娘脾性倒挺冲。”

程厘夏避闪不开又无法呼救,硬是被三人猥琐至极,又是揩油,又是出言调戏,心下悲愤难堪,正欲咬舌自尽。

“啊!”尖嘴猴腮那人手上吃痛,尖叫一声。地上掉落一个核桃仔,那人看向远处核桃打来的方向,一个少年正看着他。

“喂,我说你们三个,长得尖嘴猴腮的,这么小一个姑娘也不放过,还真是鼠辈啊!”少年嘴上把玩着核桃,眼神凌厉。

“你个小屁孩,你懂什么,小姑娘迷路了,我们是要带她回家。”虎头虎脑那人舌头打结似的回道。

“哼,我看你们是见色心起,都给我滚!”少年话锋突起,手下核桃扔过去,正好砸中三人。恶向胆边生,三人借着酒劲越发混了起来,冲上去就是要与少年激打起来。程厘夏正担心,就见少年手脚利索,拉住尖嘴猴腮脸的人的胳膊就往那虎头虎脑人退了过去,另外一人见势冲上去想给少年一拳,少年松开尖嘴人的手,反身一脚给那人踢去,那人“哎哟”一声倒地,捂着肚子叫唤,再一看那两人,都在地上打滚,醉意袭来,躺着就起不来了。

少年拍拍手,走向程厘夏

“你没事吧?”

程厘夏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又朝他点了点头,意思就是谢谢他

少年有些疑惑,一会摆手,一会又点头

“你到底有事没事啊?一会摆手一会点头,你说话啊?”少年脸上有些不满

程厘夏拿出本子,在上面写下自己要对他说的话,然后递给他

‘谢谢你救了我,我没事。’

少年皱皱眉头,看了看程厘夏

“你不会说话?”

程厘夏点点头

“哦,那行,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别等下又遇到这种人渣,可就没有第二个我救你了。”少年说完就欲离去,程厘夏一把拉住他

“哎,你拉着我干嘛?”少年回身瞪着程厘夏,程厘夏死死拉住不放

“喂,我救了你你还赖上我了?”

“……”

“放手!!”

程厘夏摇摇头,还是不放

“你到底想干嘛?你不会说话拿笔写下来啊!”少年怒气横生,说话开始凶起来

程厘夏这才放手,拿出本子开始写边写边看着少年,少年一阵苦笑不得

“你不会是怕我跑了吧?”

程厘夏尴尬的笑了一下,继续写,写完后双手递给他

‘我不认识路,你可不可以再帮不帮我?’

“你不认识路关我什么事?我刚才救你是因为我心情不好想打架,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英雄救美。”少年说完瞥了程厘夏一眼,程厘夏眼里有点失落,但是他毕竟救了自己,想想只能歉意的收回本子放进包里,朝他点点头自己离开。

少年看着程厘夏就这么走了,感觉怪怪的

“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啊,这啥眼神啊,怎么感觉我好像欺负她似的。”

少年努努嘴,走上严府大门的阶梯,抬手就要拍门。想到什么似的看了看程厘夏的背影,此时程厘夏已经走上了桥头,瘦小的背影在月光映照下显得更加单薄,少年心有不忍,还是跟了上去。

“喂,你叫什么名字?”少年拍拍程厘夏的肩头,程厘夏吓了一跳转身看清是他后,放下心来

‘哼,口是心非的人’掏出本子写上这几个字,程厘夏撇撇嘴

“……,你名字还真长。”少年嘴角上扬,忍不住笑起来

程厘夏抢过本子来,继续在上面写道

‘程厘夏’

“哦…原来你叫程厘夏啊。”少年意味深长的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

程厘夏看了看他,继续写

‘你叫什么?’

“慕容未”

程厘夏学着他一样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慕容未看见她似笑非笑的,心下也跟着疑惑起来

“你笑什么?”

程厘夏不理他,继续往前走。慕容未跟在后面不放弃的吼着

“喂,你笑什么?”

“……”

“笑什么啊你!”

“ ……”

“喂,程厘夏,你别跑,告诉我你叫啥,喂……”

夜色下,两人嬉笑着往梨山了禅庙的方向走去,今晚的月亮出奇的清亮,程厘夏心里的烦闷似乎也少了一些。

半月歌(作者)说:

今天头疼的厉害,只能紧赶慢赶一点出来,没来得及检查都,抱歉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