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答应,我嫁

作者:笑颜为谁开更新时间:2020-03-24 15:55:49字数:2356字

A市,余家。

“余涵,你是姐姐,柔儿是妹妹,做姐姐的就要保护妹妹,所以这个牢,你做吧。”

余涵巴掌大的脸上,从震惊、痛苦,挣扎,犹豫,再到嘲讽和麻木。

只是,依然心有不甘。

她麻木的看着眼前的父亲,心酸的问着。

“为什么?”

余涵的眼神过于哀伤,余承泽有些心虚的转过了头。

半晌,才说了一句。

“柔儿她刚拿了帕森斯的录取通知书,她又会设计珠宝,年龄还小,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值得更好的未来。”

值得更好的?

余涵眼神中闪过一丝嘲讽,“那父亲你知不知道,我只比余柔大了一个月而已。”

“你是只比柔儿大了一个月,可是你会什么?你每天只知道闷在家里,你能给余家带来什么名和利?柔儿就不一样,她是国内新星珠宝设计师,有着大好的前途,你有什么?”余承泽不耐烦的说着。

余涵笑了笑,五年前,外公外婆因车祸意外去世,余承泽便带着一对母女进了家门,告诉她和妈妈,说这是他养在外面的情人和女儿,现在女儿大了,需要给她们一个正式的身份。

母亲听到后,当场昏迷,在苏醒后得知余柔只比余涵小了一个月后,一时承受不住自己的丈夫在她怀孕就出轨,父母去世丈夫就带着小三上门的打击得了中风,一直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日日饱受病痛的折磨。

可是她的这位父亲呢?

从小三母女进余家以后,他的爱和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小三母女的身上,仿佛忘了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有着他得了中风的老婆,他和他老婆的女儿。

五年来,他们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却形同陌路。

如果不是这次余柔开车撞了身份最为高贵的天之骄子秦楠庭,让他变成植物人昏迷不醒,余承泽怕秦家毁了余柔,毁了余家,想必她这个父亲,都不会屈尊降贵的和自己这个女儿说上一句话。

所以,他又怎么知道,她能给余家带来什么名和利?

余涵回想起那些过去,就觉得心里像是有蚂蚁在啃噬一般,让她和眼前这个“父亲”再难以共处一室。

她收回看着余承泽的目光,转身准备离开,“人又不是我撞的,我不会去的,而且,我就要和程风结婚了,程家应该不想有个坐过牢的儿媳。”

她说这话,其实也在警告余承泽,她的背后还有程家。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余承泽竟然会威胁她!

“你不去,你妈就活不过今天!”

余涵只觉得脑子里像是被人投了炸弹,在轰隆隆的响。

她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余承泽。

看着他脸上的薄情,还有不耐,以及她不肯去的恼怒,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只觉得这个“父亲”实在是陌生的可怕。

余涵担心妈妈出事,慌张的跑上妈妈的房间,打开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她的心猛地就沉入了谷底。

“我妈呢!”

余涵转过头跑到余承泽面前质问:“你把我妈弄哪了!”

见余涵一脸紧张的样子,余承泽觉得自己拿捏住了余涵的软肋,不免有些得意。

“她已经躺在那里五年了,我早就对她每天透支钱感到厌烦了。如果你不去,我就让人给她打一针安乐死,省的再浪费我的钱。”

“余承泽!她是你的妻子!”余涵怒了,双眼猩红的看着他。

“什么妻子?她又丑又胖,刁蛮又做作,谁会喜欢她?她只是我踏入豪门的一个翘板,我和她根本就没有爱!”

余涵被余承泽的无耻气到,她对余承泽最后一点父女之情,也在这一瞬间死了。

她早就应该明白的,这个男人在她妈妈怀孕期间就出轨,就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垃圾!

他明明知道现在整个余家,她只有妈妈了,可他还是毫不留情的以她妈妈的性命作为要挟。她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余承泽的亲生女儿。

她冷漠的看着余承泽,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此时却失去了光芒。

“好,我答应,这次就当我还了你对我的生养之恩,出狱以后,我和你之间再无瓜葛!”

余承泽没有丝毫不悦,反倒觉得没了这个碍眼的女儿,心里爽快了很多。

“不过。”

余涵冷漠疏离的看着余承泽:“如果妈妈在我出狱前死了,我会拉着整个余家陪葬!”

……

法庭。

审判长严肃宣判。

“被告人余涵,与2020年5月10号晚上10点,在香江路红绿灯处撞倒原告方柳之子秦楠庭,并驾车逃逸,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依照原告方提供秦楠庭重症昏迷,脑死亡等相关证据,判被告人余涵犯交通肇事罪,处有期徒刑八年……”

监狱。

“6859号,有人找。”

她已经坐牢三天了,这是第一次有人找她。

余涵以为来的人是程风,连忙拉起衣服将肩膀上的伤口给盖住,担心一会程风看到会担心,毕竟才三天而已,她除了脸是好的,其他处无一例外不是青紫交加。

在出房门时,牢房里的另外三个女人,目光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其中一个身材肥硕的女人,凶狠道:“如果你敢和警官说我们打你,小心回来老娘弄死你!”

余涵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磨磨蹭蹭什么呢?赶紧出来!”狱警在外面喊着。

余涵先是和狱警道歉,后跟在狱警的身后,来到了一个会议室,里面坐着一位律师,不是程风。

有那么一瞬间,余涵的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见她过来,律师将合同打开。

“余小姐,如果你考虑好了,就请签字。”

余涵低眸,回想起三天前,她刚被押解出了法庭,就被一个律师拦下,律师还和她说:“秦老爷子让我转给你,他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是坐八年牢,还是嫁给大少爷。”

律师口中的大少爷,就是被余柔撞成植物人的秦楠庭。

坐八年牢再出来,和秦家两不相欠。

嫁给秦楠庭,可能会时时刻刻被刻上“凶手”的标签,还有可能面临被秦家上下嫌弃的可能。

自由可贵,可是命,更珍贵。

她不信余承泽,在她未来坐牢的日子里,会不会对她母亲下手。她也担心,自己还没有做完牢,就死在这里面。

余涵想起自己相恋八年的男友程风,想到他此时可能还在国外处理项目,她心痛的闭上眼,心里默念:程风,对不起,是我负了你。

片刻后,她才坚定的说着。

“我嫁秦楠庭。”

秦家的动作很快,在她签了字以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狱警就通知她,可以走了。

出了监狱,拿回自己以前的东西,余涵打开了手机,立即一则新闻弹跳出来。

“程氏集团太子爷和相恋两年女友余柔,与今日在巴厘岛完婚!”

她手指颤抖着点开了新闻的标题,点进去以后,就看到一对男女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拥吻……

“啪——”的一声,手机摔在地上,瞬间四分五裂。

笑颜为谁开(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