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荷才露尖尖角

作者:陈知意更新时间:2019-11-05 12:40:05字数:2128字

“话说这凉都城里最气派,最令人向往的还要数我们这风满楼,这风满楼原址本是一家小酒馆……”说书先生正在台上津津有味地讲着。

台下围坐着的听众都微微前倾着身子,生怕错过什么精彩部分。酒楼二楼,坐着两个少年,看上去约莫也就刚及束发,但其中一人已是弱冠,不过两人皆穿戴不凡,不似寻常人家的孩子。

李宴如半倚在榻上,往嘴里扔着花生米,看着楼下的说书先生,然后对着眼前这正襟危坐的楼清寒笑谈:“小楼,没想到你家酒楼还有这么传奇的过去,有趣有趣。”

楼清寒慢条斯理的端起眼前的茶盏,这时李宴如两只灵动的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他,只见楼清寒这茶盏刚及胸前,便轻瘪了一下眉,缓缓放下杯子,抬眼看向她,眼神中并无半点责怪之意,反倒是多了几分无奈和宠溺。

李宴如立刻拍手笑开:“哈哈哈!嗐,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你这么认真干嘛,你家开酒楼的,你还不喝酒,这像话吗?”

楼清寒一动不动的盯着她,李宴如无奈只好拿出藏在身后的酒壶:“好了好了好了,你可千万别这么看着我。”

“还有呢?”楼清寒开口问道。

她立刻反问:“还有什么?”

“酒。”他回答。

她瞪大了眼睛:“你什么鼻子,比兵部乔尚书家那只大黄还灵,真是服了你了。”

说着,她又从身后拿出一个碧玉的小酒壶,酒壶做工精巧,小巧易携带,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就这么多了。”

楼清寒一手接过她手中的酒壶,然后将酒全数倒入茶壶里,李宴如见状惊呼:“啊!我的寒潭香,楼清寒你太过分了!这可是一品居的寒潭香!”

楼清寒看着眼前这男扮女装又张牙舞爪的李宴如,眉目见尽显英气,长着一张灵动脱俗的脸,却全然看不出一丝大家闺秀的样子,正要开口便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姑娘家不宜喝酒。”

李宴如惊讶:“华姐姐,你怎么看出来的?”

正说话这位便是风满楼的老板音华,见音华,楼清寒正要起身,音华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行礼,然后笑道:“你这点小伎俩也就只能瞒瞒门口的小厮。”

李宴如挫败,单手托腮:“一点也没意思。”

“郡主这刚过完及笄之礼,玩开心了还是早些回去吧,方才我在窗边已经看见几个将军府的人过去了,想来是将军发现你不在府中,派了人出来寻。”音华笑意婉约的说道。

“啊,糟了,华姐姐你怎么不早说,死定了,我先回去了,小楼改天再找你玩儿啊!”说着,她便匆匆忙忙起身就往楼下跑。

见状,音华掩嘴轻笑,走到楼清寒面前坐下:“今天如何?”

“无异。”他开口,手里把玩着小酒壶,眼睛却瞥向往酒楼外飞奔的李宴如。

音华见状,敛了笑意:“郡主毕竟和我们身份有别,又是刚过及笄礼的姑娘,你们接触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些,不能跟着她胡闹。”

“我知道了,师姐。”楼清寒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去后厨看看晚饭准备的怎么样了。”说着,她便起身走开。

楼清寒看着手里的玉壶陷入沉思,这时他的贴身侍卫寻南跑来禀告:“公子,门外有人闹事。”

“处理掉便是。”他起身,不甚在意的说道,好像他说要处理掉的这位并不是一个人似得。

寻南回禀:“可是那人自称是老楼主的朋友,手里还拿着无忧令。”

楼清寒驻足,收了手中的玉壶:“请上来。”

“是。”寻南答着话,然后转身下楼。

房间里,楼清寒沏着茶,房门被敲响,他示意一旁的丫鬟去开门,寻南带进来一个人:“公子就是他。”

此人戴着斗笠,腰间佩戴一把断刀,左脸上有一条疤痕,双眼里尽是戾气,进门后见茶案前的楼清寒开口就道:“你家主子就派这么一个白面书生来应付我?未免也太看不起我向啸天了!”

楼清寒没说话,只是吹了吹手里的茶,然后品了一口,才缓缓道:“久了。”

茶案前蹲坐的丫鬟立刻换了水重沏。

这时他才看向进门的人,轻轻勾了勾唇:“你错了,对付你还用不着我出手。”

向啸天见眼前的少年,明明年纪不大,但是眉宇间却透露着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沉稳,不过他还来不及做出思考,楼清寒的话便激起了他的斗志:“你这小生倒是狂妄的很,我今天就让你尝尝我向家刀的厉害!”说着向啸天便抽出腰间的断刀向楼清寒扑去。

楼清寒面不改色的端起新沏的茶,然后开口:“念双。”

茶案前煮茶的丫鬟忽然伸手捻起一枚茶叶,还看清她接下来的动作,就见向啸天手中的断刀已打落在地上。

向啸天握住右手,然后忽的跪地求饶:“公子饶命,公子饶命!”

楼清寒放下茶盏:“无忧令在哪?”

他立刻取下腰间的一块玉色令牌,双手捧上,念双接过无忧令然后递给楼清寒,楼清寒把玩着无忧令,并不言语。

可是向啸天却十分会看脸色:“我叫向小天,是这都城外向家村的杀猪匠,有人跟我说,拿着这块令牌可以到都城最有钱的风满楼要钱,所以我这才……”

说道这里,他似是有些羞愧,便把后边的话都咽了回去。

楼清寒开口:“给你无忧令的是谁?”

“我不知道,他蒙着脸,放下无忧令交代完便消失了,不过有一点,他右眼角有个疤。其他的我是真不知道了。”向小天交待完毕。

楼清寒也不指望他能说出点什么有用的消息,只是叫人给了他二两银子打发他离开。

这时,煮茶的念双疑惑:“公子为何就这样放他离开?”

他将手中的无忧令交给她:“他不过是一个杀猪匠,对我们够不成任何威胁,你觉得对方会派人过来救他?”

“那。”念双疑惑。

只是话刚出口,就被他的一个手势打断:“对方派一个杀猪匠上门,不过是想试探我,或者是羞辱风满楼,既不露面,想必也是自视甚高的人,这种人不足畏惧,寻南查一下这块无忧令的主人。”

寻南恭敬的答道:“是。”

陈知意(作者)说:

写“定风波”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所以匆匆完结了,后边会慢慢修改润色,希望不会辜负大家,请期待第二部吧!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