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待字闺中

作者:言壹更新时间:2020-03-10 13:33:55字数:1420字

沈檀兮平躺在床榻之上,双眸紧闭,额上不住地沁出层层冷汗,看上去很是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身体开始微微抽搐,脸色变得十分痛苦,眉心好似要拧起来了,身上着的白色中衣已然近乎湿透。

痛。

好痛。

头痛,心脏痛,浑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

冥冥之中,有许多道声音环绕在沈檀兮的耳边,她的脑海里。

有尖鸭嗓子的无情宣旨声,有府中许多人面临死亡时的哭啼声,还有世子一声一声痛苦的质问,以及自己后悔莫及的无力解释。

沈檀兮只觉自己的心脏好痛,许是世子的剑刺穿自己的胸膛,余痛未了吧。

也好,也好,就这样受着吧!让自己好好清醒清醒!看看这么些年,自己牺牲了许多,筹谋了许多去爱的一个人是如何的狼心狗肺,无情无义,而一直以来待她极好的世子却生生给她陪葬。

沈檀兮啊沈檀兮,眼瞎至此,实在该死!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小姐?是谁的声音?是在叫她么?

不对,她早已是世子妃,再无人唤她小姐了。

沈檀兮挣扎着睁眼,面前有个模糊的影子,转而又变成几个,重重叠叠,忽远忽近。

她努力去看,好一会才看清,面前的人是惜禾,她的贴身婢女。

庆阳侯府不是满门赐死了么?她不是已经被世子一剑刺穿胸膛了么?怎么还能看到惜禾?

难道...是她们主仆地下相遇了吗?

“惜禾,我对不住你......”沈檀兮喘.息着喃喃,虚弱无力。

从前除了世子,真心对她好的还有惜禾,只是最后都因她而死。

惜禾半跪在床榻前,实在听不清沈檀兮喃喃不清的究竟说的什么,但看沈檀兮痛苦不堪,奄奄一息的模样,心里吓得不轻。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您别吓奴婢呀!”

惜禾的喊声拔高而急促,刺得沈檀兮耳膜嗡嗡作响,她似乎才意识到不对劲,空灵的眸子四下张望了遍,当即怔愣住。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布局,这...不是她未出阁时在护国侯府的闺房吗?

沈檀兮心头一凛,倏地惊坐起来,低头看自己身上,中衣洁白无暇,她慌乱伸手去摸自己的胸口,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世子分明一剑刺进她的心膛,她怎会安然无恙?!

沈檀兮着急地抓住惜禾的手,语无伦次:“惜禾,世子,世子呢?”

惜禾吓了一跳,想也不想捂住沈檀兮的嘴:“我的小姐呀,什么世子,哪来的世子,您如今还是待字闺中,可不能乱说话,这让旁人听去,不知道会如何编排呢!”

待字闺中。

这四个字让沈檀兮脑子轰隆一下,浑然不知此时此刻天地为何物。

她惊了。

“小姐,您怎么这样恍惚?是不是做噩梦了?还是身子哪里不舒服?要不,要不奴婢去给您请个大夫来看看吧?大小姐害了病,大夫都在水月阁候着呢。”

惜禾皱着脸,瞧着沈檀兮魂不守舍的样子,委实担心,可还没等她多说什么,沈檀兮便一下子惊醒似的呵斥她。

“不许去!”

这突然拔高的一声,吓到了惜禾,她更加难以置信地盯着沈檀兮。

这还是她家小姐吗?

她家小姐可从来不会大声说话,就算是被欺负了,那也是咬牙不吭声的主儿,这般说话倒是头一回。

沈檀兮却不知惜禾内心所想,只是眸子暗了下去,深深叹了口气,她呆滞了许久,才想起来,反复跟惜禾确认眼下的年月。

她死的时候是十七岁,大祁424年。

据惜禾所说,现在是大祁421年九月,这里是大祁京都,她此时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京都护国侯府,那么...此时此刻的沈檀兮应是十四岁,她...还没有遇到中宫那位太子爷。

幸好,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沈檀兮从未如此庆幸过。

惜禾不知自家小姐又是为何出了神,因为方才的呵斥,她已经不敢越规矩了。

沈檀兮察觉,一如豆蔻含苞待放般的娇颜上平和下来,没有多少血色,声音低却不容置喙:“我无事,只是梦魇而已,不必叨扰大夫为大姐治病。”

言壹(作者)说:

完结之路坎坷,不管如何,终是到了尾声,再会。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