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宫女变公主

作者:钢铁侠的女人更新时间:2020-04-01 09:48:09字数:2645字

“是,将军!”侍卫中走出个中等身材的黑衣男子,二十出头的模样,穿着黑色绣花纹的侍卫衣袍,面相普通,属于扔进人群里就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是看人的眼神却给人一种被猛兽盯住的阴冷之感。

“把她带出去。”苏培正看了楚九歌一眼,黑沉沉的眼底闪烁着一抹让人看不懂的寒光,很快转瞬即逝,招手让侍卫把楚九歌抬出院子用刑。

“长公主!”楚九歌一惊,下意识推开苏培正就要往长公主那边冲,结果撞入一堵硬邦邦的胸膛,抬头撞入一双暗沉地仿佛看不到深渊的眸子,仿佛下一刻就能把她整个吞噬殆尽。

被这人身上的凌厉气势镇住,楚九歌一时忘记了反应,等回过神,苏培正亲自上前捂着她的嘴巴把人拖出了原子扔在了地上。

“呜呜……”楚九歌拼命挣扎,狠狠咬向苏培正的手掌,用了狠劲,感受到苏培正身体一僵,飞出一脚将人踹开,厉声吩咐:“用刑,让她招供。若是不说出幕后主使,那边就地正法。”

正要用刑的侍卫愣了一下,犹豫道:“苏副将,将军只让审问她,没有说现在要了她的命……”

万一幕后主使还没有问出来,这宫女却死了,该如何跟长公主交代?

楚九歌只觉得胸口都快裂开了,眼前一阵晕眩。

这个人,莫不是存心想弄死她?

苏培正一脸正气:“此罪婢是害死翎安公主的真凶,身上还搜出了毒药,若是不肯说出幕后之人,便是死有余辜。不必废话,赶快用刑。”

说着,他还吩咐人关上院门:”长公主身子不好,莫让她看到血腥的脏东西。”

“长公主!”楚九歌定定看了苏培正一会儿,心下凉了半截,这个人——

真的要她死!

楚九歌忽然疯了一般拼命从墙角爬起来,绕过了侍卫的长剑冲院门冲了过去,大声道:“您还记得当年对翎安许下的诺言吗?”

没有原主和翎安的身份信息,楚九歌只能按着以往看过的剧本套路瞎来一通,但她不是没有根据的,看长公主刚进来时着急的样子,如果翎安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那必定是受人所托,或是收养。

侍卫们愣了一下:这婢女在说什么,是疯了吗?

苏培正很快反应过来,眼底闪过一抹饱含杀意的暗流,上前就要捉住她的肩膀,拔剑而出:“小心,她要对长公主不利!”

侍卫们闻声而动,愤愤拔剑相向。

“住手!”长公主匆匆拎着裙摆奔过来,嗓子都劈了音,“不许杀她!”

楚九歌不由得心生激动:有希望了!

她抓紧时间大喊一声:“母亲,我是翎安啊。”

千钧一发之际,苏培正像是没听到长公主的话一般,剑气凌厉乘风而至,眼看着苏培正的剑抵住楚九歌的脖子,忽然一道剑光闪过,夹杂着凌厉的寒风,只听得哐当一声,苏培正的剑被挑飞出去,坠入黑暗中不见了踪影。

秦栩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苏培正,眼底高深莫测:“你想杀了她?”

苏培正也被迎面而来的压迫之感镇得后退数步,捂着胸口单膝跪下:“将军,这罪婢谋害翎安公主在前,突生异动,属下只是担忧长公主安危。”

楚九歌扭头瞪着苏培正,眼神凌厉:“你刚刚分明是要杀了我!”

苏培正一脸正气凛然,朝着长公主和秦栩徐徐拜了下来:“属下护主心切,若是长公主和将军要怪罪,属下甘愿受罚。”

秦栩没吭声,眼底却多了一抹深思,但是也没让他起来,只是转身向长公主请罪:“殿下恕罪,臣御下无方。”

长公主却没时间搭理他,只匆匆蹲下身看着楚九歌,像是试探又像是怀疑:“你方才说什么?”

楚九歌抬起手抹了抹眼角,硬生生把眼睛抹红了才怯生生道:“长公主,翎安命苦,幸得长公主收留养育之恩,您的恩情我一直记得,这玉佩,是当年您亲手为我佩戴在身上的,对么?”

楚九歌心中如打鼓,赌没赌对,就看命了!

然而下一刻,只见长公主目露震惊,“你真是翎安?”

“长公主,”秦栩蹙眉,冷冷看着楚九歌,“据臣查探,她是公主的贴身婢女楚九歌,曾多次出入宫内外。”

楚九歌抬眸镇定地看着他:“那是因为我冒领了宫女的身份,只是为了寻求生存。且不说这寂森可怖的冷宫,饶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没有可依靠的人都会备受欺凌,何况我还是个受过长公主恩惠的人,这些年长公主不在,我没少受过暗害,这一次下毒事件不就是如此吗?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长公主喉咙哽咽,忍不住愈发歉疚:“是我错了……”

“长公主,此罪婢也许是为了活命才撒这弥天大谎。”秦栩并不信任楚九歌,冷声质问:“翎安公主多年来深居简出,鲜少露于人前,仅凭你三言两语如何证明你的身份?这玉佩若是你偷来的呢?害死翎安公主的毒药就在你房中,你如何解释?”

“长公主殿下,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假装婢女进出宫内宫外,想要找机会接近长公主,希望寻求庇护,但是一直没有成功过。”楚九歌却并没有正面回答秦栩的话,毕竟她第一个要说服的认是长公主,她才是能做主的那个。

“若你说的是真的……”长公主打量着小姑娘稚嫩的眉眼,和小时候有些眉眼相似之处,半信半疑地抓住她的手:“你真的是翎安?那这一次毒杀……”

楚九歌静静看着她,忽然哽咽道:“自从长公主离宫以后,我便低调深居宫殿之中,和宫女楚九歌对换身份。这次的毒杀一事我真的全然不知,我记得当时将粥送到房间之后便被人敲晕了,醒来婢女已死,而我成了杀人凶手,此事绝非我所为,长公主,您要信我。”

秦栩抱着剑站在长公主身后,探究的眼神紧盯着楚九歌,试图从她的话语中找出一丝丝异样,忽然感受到一丝若有似无的杀气。

他敏锐的抬起头,正好看到匆匆收回目光的苏培正,深沉的眸子霎时间眯了起来,眼神掠过一抹深意。

院子里一片寂静,只有风呼啦啦吹过的声音。

“我深知这听起来有些荒唐,可是,这玉佩做不了假。”

见长公主面色一怔,似乎被回忆深深触动,楚九歌深深磕头,拼出最后一把:“我想没有人比您更能了解我的难处,长公主是否还记得当年和我母妃的约定——不求翎安富贵显达,只求护佑翎安一世平安?”

长公主怀疑的神色终于龟裂,颤抖的握住她的手,连同那玉佩握在了手心,眼泪扑簌簌落下:“真的是你,翎安!太好了,你还活着,我还有补偿的机会……”

当年岚贵妃自杀前留给了心腹嬷嬷一句话和一块玉佩,除了已经死去的嬷嬷,这世界上便只有翎安和长公主自己知道这句话,也只有这么几个人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

“翎安啊!”长公主将楚九歌整个揽进怀里失声痛哭,身体还在颤抖,后怕道:“这些年是我疏忽你了,我愧对你母妃的嘱托。”

“殿下,您有自己的苦衷。”楚九歌拍拍她的背,动作轻柔,心中却如兔打鼓,好险好险,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长公主抹着眼泪松开她:“翎安,小时候你都唤我母亲……”

她苦笑一声,拉着楚九歌站起来,愧疚道,“是我多年来愧对于你,你放心,今日我便带你回公主府,皇上那边由我去说,从今以后定不让任何人欺辱于你!”

说着,她拉着楚九歌的手便要往外走。

秦栩闪身拦下她:“长公主恕罪,臣奉旨彻查翎安公主被毒杀整件事情,楚九歌是最重要的突破口,您不能带她走。”

钢铁侠的女人(作者)说:

最近家乡疫情变得格外紧张,人心惶惶。 短短的几天,这个不知名的小城市已经家喻户晓。 封城封路,安静如空城。 耽误了更新进度,实在抱歉。 这几天很容易发觉,在自然面前,人类力量的渺小与无助。 2020年,只愿大家一切平安,便好。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