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等我回来

作者:禹以更新时间:2021-01-14 13:14:52字数:2030字

“契约一式两份,你可要收好。”她将另一份放到他的怀里。

他低着头,看着两人的名字靠在一起,却微微蹙眉,“若是你负我当如何?”

一句淡淡的询问却让陌长泉觉得压力山大,有些事情,特别是与权谋相关联的东西是不能深究的,越是仔细深究越是疑心重重,真亦假时假亦真,谁全信谁活该天诛地灭。

没马上得到保证,宗政极渊的眼神忽地就变冷,红眸森森。

“你负我,我会杀了全天下所有人。”冷冷的声音穿过雨夜的寒寂飘进她耳中,如一记重击,敲打在她的心口,足以让她谨记。

她走过去,温温柔柔将他扶起,“难道你对自己的魅力没自信?怎么还没安全感?我有这么帅的男朋友八辈子修来的福,怎么可能辜负你?别乱想了,快去床上睡,这里太冷了。”

不管是对陌非翎还是赫连婪、宗政极渊,她都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对这三个绝色的个性特征已经揣摩得差不多,因人而异,该说什么话,用什么语气她都拿捏的很到位。

依她的了解分析,第一种情况,宗政极渊表现出的感情是真的,那也应该是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因为荷尔蒙出现了该有的情感,加上小孩从小生活单调,没有正常的交际,极度孤独,她不过利用了他的这些心理缺陷去诱拐他罢了。

心理学上,这种极度缺爱的人很容易被渣男渣女欺骗,而且还舍身忘死,做出很多过激行为。但是她要做的,就是帮家里度过被全灭的这一劫难,其他的她还来不及管。

第二种情况,宗政极渊所做的只为了迷惑她,将计就计而已,实际上他已经变忒到毫无人性,脱离了基本的心理学常识,自成一人格,那她更要随时做好被阴的准备。

一边分析着,陌长泉一边在他耳边低声细语的安抚,“等你酒醒的时候我们一起出宫,我带你去胡玉楼吃羊蝎子火锅,你体寒,冬天快来了,多吃点羊肉火锅对你身体好。”

房间里还散发着酒气,他的眼睛已经开始迷醉,醉眼望着她,那低声细语就像是安眠曲,一遍一遍在耳边断断续续的说着,他从心里开始暖和起来,即便不知道羊蝎子火锅是什么,即便他不在乎冬天冷不冷。

直到他呼吸平稳,陌长泉才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将厚厚的被子盖在他身上,又将房间的火炉调到最大。

这偌大的皇宫,他身为一个皇上就没有一个可用的仆人,如果是她的四个侍女在也好啊,可惜都进不来皇宫,她还没有鞋子,只能光着脚走来走去。

好不容易等到他体温降下来,她的脑袋直接一垂下,睡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床前忽然落下一个黑影,“主子。”是一直在隐藏在暗中的寇准。

宗政极渊站了起来,已经看不出任何病态或醉意。

他走到棋盘前,摆弄了一会儿棋盘,声音幽幽传来,“以后不必再监视陌长泉,保护好她。”

“是。只是主子,她不怀好意,一直在殿中寻东西,有时更对主子露出杀气。”寇准暗中观察很久,这个女人绝对不可信,他也相信主子一定不会相信她拙劣的演技和不可能的诺言。

主子在皇宫中出生入死的时,她都不知道在哪玩泥巴,还大言不惭保主子一世无忧,就凭她?

真是可笑。

他了解主子,除了对先皇妃,其他任何人包括他都引不起主子半点情绪。

一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本质上陌长泉和陌婉婉不过都是棋盘上的棋子,好用的工具罢了。

可是这次主子没有再继续陌长泉的话题,选择了转移到其他话题上,主子应该是另有其他打算暂时没告诉他。

“让陌婉婉怀上一个孩子,对外就说是龙子,半月后朕离宫,大司马、定远侯一同监国。”

“是,属下这就去办。”

落霞宫中,陌婉婉看着面前排开的礼物,面上平静无波,内心却雀跃到极点。皇上,皇上他终于想到了她,给她送礼物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原本就不信了,皇上怎么可能对她没有想法。

“贵妃娘娘,皇上真是对娘娘太好了,把全天下最好的礼物都送来,看得奴婢眼花缭乱,好生羡慕。”海棠在一旁拍马屁,加上奉承讨好的语气,陌婉婉听了都能飘上天。

王公公尴尬的站在那,虽然尴尬,但该说的该做的还是要按流程走。

看出王公公的欲言又止,陌婉婉问到,“是不是皇上想见臣妾?臣妾现在就去。”

“朝堂大臣们商议,因当今圣上还未有子嗣,现又有贵妃在宫中主持大局,三日后选秀,迎后宫佳丽进宫为皇家增添子嗣。”虽然能感觉到婉贵妃那能吃人的目光,但王公公还是说完了该说的。

“这些,是因为昨日之事皇上对贵妃娘娘的补偿,请娘娘晚上留给门,皇上会亲自来向娘娘解释。”

哎,这个婉贵妃什么都好,冰清玉洁,美名在外,看起来就不太适合混大司马和皇上这个圈,怎么看怎么像炮灰角色,王公公宫里宫外老江湖了,看人一看一个准。

陌婉婉低眉顺眼温柔有礼,“臣妾领命,多谢皇上赏赐。”心里却有丝丝甜蜜划过,皇上果然心中有她,还专门送来这么多礼物安抚她。

海棠更加兴奋,这么说今天能见到皇上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好像中了头奖,以至于让落霞宫的人都忘记了心里阴影陌长泉的存在,也都避而不谈。

寇准在暗处冷哼一声,喜欢就好,不过都是他准备的一点甜头,看她的表情,晚上的任务应该很好完成。

陌长泉醒来,已经不见了宗政极渊的人影,自己却躺在床榻上,床榻温暖,怪不得她睡的那么沉。

她又翻找了一下周围,仍然没发现玉玺,却看到给她留的早膳摆放在桌上,还留了龙飞凤舞的字条,一看就是宗政极渊的笔记。

“等我回来,一起出宫。”

禹以(作者)说:

喜欢的姐妹收藏下留个言哦,初来乍到请多多支持,全天候不定时更新,最近狂更中,但每章节都有不一样的内容,总体来说这本书很甜的。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