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逢

作者:二叶律更新时间:2020-12-04 10:26:25字数:2257字

“樊阳,你完蛋了,会议已经结束了,蔺总让你......”邢娜举着电话叨叨叨的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抬头就见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的女人跑了进来,她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气喘吁吁的问:“会..会议......结束了?”

邢娜刚一点头,樊阳顿时知道情况不妙,她紧赶慢赶的,还是迟到了。

“我告诉你那个新来的蔺总帅是帅得惨绝人寰,但冷着一张脸,着实不好相处,进去后不管他说什么,你只管道歉就好,千万不能被辞退,不然你拿什么养梦梦?”邢娜妆容精致的脸上眉头蹙着,似乎有些紧张又担忧的看着努力调整自己气息的樊阳。

今天是新总裁走马上任的第一天,身为首席秘书的樊阳居然迟到了四十分钟,这无疑是挑战他的权威,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会议上已经烧掉了两把火,天晓得这最后一把火是不是在给樊阳留着。

樊阳比了一个OK的手势,胡乱的顺了两下乱糟糟的发,深吸一口气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是一句沉稳的男声。

樊阳有些恍惚,竟觉得这声音莫名熟悉,像极了记忆中某个无情消失了的人。

这才突然想起,新老板似乎也姓蔺?

回过神来的一瞬间,她忍不住有些自嘲,嘲笑自己五年了,还是没出息走不出那道情网,或许真的如邢娜所说,她该尝试下一段感情了。

但谁又会愿意和一个单亲妈妈恋爱呢,这压力多大啊。

樊阳还没来得及长叹一口气,办公室厚重的房门被打开,映入眼帘是一双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顺着鞋子往上,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和樊阳第一次见他交接工作时的装束一模一样。

新任总裁的助理柴高杰,在此之前樊阳所有的工作都是由他交代的,打过不少次交道,也从他的口中大概得知了这位蔺总的行事作风,做事看能力,更看心情,既不吃软也不吃硬,可谓是随心所欲到了极点,但想想他的身份,一出生就在金字塔的顶层,自然不用顾忌什么。

就像从前的自己,不也很少在意别人的看法。

“柴助理。”樊阳收敛心神,有些小心翼翼的。

站在门口的柴高杰让了让,一副你好自为之的模样,樊阳脑袋里窜出了两个字:完了!

刚迈出两步,只听先前听过的那道声音带着冷意,宣布道,“你被辞退了。”

“蔺总,请您听我…….”樊阳焦急抬头,解释还没有说出口,目光触及到那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身影,就僵在原地,脑袋中一片眩晕,仿佛与意识短暂的分离,时间只停留在这一刻。

那熟悉的声音竟不是她的错觉。

原来人的声音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一个消失了五年的人,就在这一秒,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她面前。他比以前成熟很多,周遭带着低冷沉稳的气质。

樊阳忘了原本该如何得体的解释,甚至忘了多少次想过重逢时该如何询问他为何消失的原因。

在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心底隐秘的惊喜,但下一秒她从头凉到了脚。

办公桌后的男人除了抬眸时眉头皱了一瞬,高傲冷漠的面容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看向她的目光,陌生又冰冷,仿佛真的第一次认识她。

谁也没有出声,只是互相看着对方,办公室里气氛寂静又诡异。

“呵。”

半响后,蔺维西冷呵一声,这笑声冰冷,带着尖锐的刀,樊阳的心,猛然一颤。

那双曾经深情,写满了对自己爱意的黑眸此刻竟如此的冷漠,薄凉又无情。

樊阳动了动唇瓣,喉间的苦涩让她开不了口,一旁站着的柴高杰察觉出了不对劲,连忙上前说道:“蔺总,樊秘书工作能力向来很强,也极为负责,今天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耽误了,您再给她一次机会。”

“工作能力再强,也不需要不守时的员工。”蔺维西不知想起什么,冷冷一笑,“看起来樊秘书这种工作态度也不像是第一天。”还和从前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去理会他人的感受和目光。

“蔺总……”柴高杰还想替樊阳解释些什么,就接受到了来自蔺维西的锐利眼光,他的话戛然而止。

自家老板不高兴了,再多说一句恐怕连他也要一起滚蛋,柴高杰给了樊阳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樊阳没有错过蔺维西越发冷漠的视线,她有些无所适从,当初不是他一声不吭就消失了,如今用这种眼神看她又算什么,是单纯不满,还是在怪她的出现扰乱了他的生活?

显然后者居多。

她很想不顾场合质问回去,然后将工牌狠狠的摔在他脸上,转身逃离这令人窒息的时刻,可想到梦梦,樊阳一下子就没了底气,她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蔺总,很抱歉我因为私事而耽误了工作,我也知道,MK从不缺有工作能力的人,但还是想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是真的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发丝有些许凌乱,但姿容依旧出色的女人深深鞠了一躬,态度陈恳又谦恭。

这是蔺维西第一次,看到这样毫无棱角的樊阳。

她说完,半响没有任何回应。

樊阳的心沉了下去,本以为他已经拒绝了,哪知蔺维西却突然开口:“好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抬头迎上了男人意味深长的眼眸,他靠在椅背上,神色慵懒,修长的手指捏着钢笔,慢悠悠的转着,“如果你能拿下和许氏的合作。”

许氏是近期公司计划内合作的对象,但老总许辉却是出了名的老色痞,在之前的合作案中樊阳曾和他打过交道,虽没被揩油但从那双眼睛里能看得出对方是什么心思,所以有意避开,这一次岂不是自动送上门?

樊阳有两分迟疑,明知道这是刁难,她却别无选择!

如果这是他希望的……她只能应下。

“我拭目以待。”蔺维西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轻转着的钢笔却戛然而止,说话的嗓音透着一丝凉意。

待樊阳出去,柴高杰有些迟疑,“蔺总,樊秘书虽说做错了事情,但也没必要让她去应付许辉,您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会这样做,本以为樊阳会拒绝,可她却答应了......

一个从来不会低头的女人,会为了什么,这样委屈自己。

蔺维西未语,将钢笔往桌面一扔,转动椅子看向落地窗外。

天空蔚蓝,夏风吹动树叶有些秋风凉凉的感觉,但只有外头的人才会知道,有多炙热。

“调一份详细的员工档案给我。”

二叶律(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