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大闲仙

作者:权少倾更新时间:2019-08-01 21:35:33字数:2101字

天帝对我说:“一刀啊,你成仙也有些年头了,我也没安排你干点什么,想想还真是……唉,竟让你成了第一大闲仙,是我的错啊……”

心里苦,我能说点什么?

金童玉女吵架我去劝和,武德星君练武我去捧场,太上老君下棋我得作伴,嫦娥仙子伤神我要开导,就连二郎神君座下哮天犬要追求玉兔小仙我都得搭线,那把月老气的是一颤一颤的……

每日里忙前忙后的,本职工作没干多少,尽助人为乐去了。

“天帝言重了,一刀能成为第一都是众仙官抬举了。”

我本名天秀,当初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很简单——天生的秀儿。

至于一刀是我的绰号——杀神一刀斩,天秀的天在天帝面前唤起来不太好,所以众仙官都唤我一刀。

我一直不清楚自己的身世,甚至连自己是男是女都不清楚,只知晓在人间飘了四五十年,后遇见了观世音大士,是由大士力荐方才能在天宫栖身。又由一次乌龙事件,方才知晓我其实是……女子。

算算日子,也有个二百五十年了,我人缘好,天宫众仙官都喜与我交谈,其中交心的仙友就有不少,不过最好的当属司命仙君。

说来,我与司命也没处几十年,他就因为犯错被天帝贬下凡间受劫去了,这受劫之路啊说不上坎坷,只是他时运不佳,据说重生三世,回回死在受劫难之前,也是冤呐。

我此次下凡便是受天帝之命,过来“助”他一臂之力的。助他早日斩断人间情缘,重返天宫。

像这样的事情对于旁人来说或是残忍,但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我的本职工作便是解救世间苦情侣。

司命在天宫就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物,想来下了凡间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司命在人间名唤任子凡,身份还是个富家子弟,每日吃香喝辣、软玉在怀,怎么看都像是来享福的。他还有个未婚妻,两月前刚定下的,据说是一见钟情。

我带着这为数不多的信息,踏上了这段不归之路……天帝老儿发话了,司命一日不登仙,我便一日不得归返天宫。

二月二是凡间的好日子,俗称二月二龙抬头,也不晓得天帝此时会不会低头看看,看看我是如何兢兢业业的完成他老人家布置的任务的。

街上熙熙攘攘,舞龙灯踩高跷好不热闹。

然而这些我都无暇顾及,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早日归返。

于是当天晚上,我去了沈府,逛了一圈,到达沈月姬的闺房之上——房顶。

都说梁上君子刺激,今日我便当一回,找找这种刺激的感觉。我轻轻掀开半片瓦片,从上往下看,瞧见一陈旧的大红梁子,猛然惊觉,我好像趴错了地方?

沈月姬的闺房很精致,一看就很有讲究。略过这些物件,我看到了坐在梳妆台上的女子,她此刻正双手托着下巴,满面春风。

那双清澈的眸子里蕴含这三分欢喜七分害羞,这个模样不仅让我想到一个词——有女怀春。

我还未有下一步动作,便瞧见一男人从后走来,径直抱住了梳妆镜前的沈月姬。

我微讶,一时不慎惊动了屋里的二人。

霎时间,一阵阴风从下袭来,扑面而来的强大魔气令我不由皱眉,身形一闪,紧盯来人。

再抬眼间,只见一团黑影袭过,朝沈府外而去,想来它是不想让沈府的人察觉。

我自当也是不愿牵扯他人,便遂了它的意,跟随它离开了沈府。

倒想看看是哪个不知死的魔物敢再本仙君面前班门弄斧。

黑影在一处湖边停下,却是一身黑袍遮住容貌。

我尚未站稳脚跟,那人便开口道:“天宫上的神仙竟也是卑鄙龌龊之人!”

他轻蔑不屑的语气,令本仙君很是不悦,我冷哼道:“大胆魔物,不在魔界待着,竟跑来凡间?今日本仙君便替天行道,收了你这魔物,省得你祸害人间!”

“狂妄!”话语间,又是一阵阴风袭来,我未及时察觉,被逼的退后好一段距离。

我一惊,随之看向来人,只见此人依然是一身黑袍在身,周身却散发着不容让人小觑的气势,黑夜中,那双锐利的眸子似有横扫千军的冷厉,叫人不由心生胆怯。

我,天秀,杀神一刀斩,在面临天帝愤怒之时,都不曾有这等胆怯之意,而今,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魔物,竟让我感到惧意。

仙君的傲骨,叫我放不下颜面,即便对方再强,也由不得我面露胆怯。

“你又是谁?”

那人扫了我一眼,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小小仙童敢在本尊面前放肆,谁给你的胆子?”

梁上君子没有给我刺激,仙童二字生生——刺、激、到、了、我!

我强撑着的颜面瞬间崩塌,恨不得冲上前揪着他的衣领反驳——你仙童你才仙童你全家都是仙童!本仙君可是有官职的,位居三十六中宫之后,杀神一刀斩!杀神!杀神!称号出来吓你半条命的杀神!

但,我是个斯文人,此等有辱仙颜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做的。

我换了脸色,收起了锋芒,礼貌出声,“小仙无意冒犯二位魔君,只是小仙好奇,二位魔君为何会出现在人间?”

嗯,我不是怂。

对方似乎没有料到我的反应,好一会儿,那位说我卑鄙的黑袍魔物对着说我狂妄的黑袍窃窃私语一番,之后,说我狂妄的黑袍魔物转头斜睨了我一眼,冷声道:“本尊且警告你,沈月姬你动不得。”

之后并没有了之后,他二位已经离去,而我则站在原地……反思。

魔界当中敢自称“本尊”的,只有一位,便是魔尊,也只有魔族的大王,敢如此自称。

珩——魔族的王。

如此想来,那黑袍若真是魔族魔王,那我刚刚认怂的行为也并不丢人。

可转念一想,魔王又怎么可能无故出现在人间?且对一个小姑娘上心?

此番出行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能够确定沈月姬是不喜欢任一凡的。

至于那人是不是魔王似乎跟我没有多大干系,老君曾说,这世上的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便不去多掺和一脚了。再者,凭我的道行,根本没有资格去多管闲事。

权少倾(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