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到底哪一点对不住你!?

作者:山楂果酱更新时间:2021-02-05 16:30:13字数:2555字

凤冠落地!

皇宫大殿,陆雪微被死死扣押在地上。

数九寒天,冷彻心扉。

“贱人,你也配为皇后!”

她不配?

陆雪微大笑一声,这江山是她帮他打下来的!凭什么不配?

“你笑什么?”

陆雪微猛地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

这是她的夫君,但此刻那眸中哪有半点情意,分明是嫌恶。

“只要你肯承认暗中勾结秦王……”

“顾敬煊!”她冷喝一声,双眼陡然猩红,“我陆雪微到底哪一点对不住你,你要这般害我,害我将军府!”

顾敬煊眸中露出阴险之色,“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功高盖主!”

陆雪微她懂了,只要她承认暗中勾结秦王谋反,那顾敬煊便可名正言顺的同时除掉将军府和秦王府。

蠢!真蠢!

将军府在,秦王还有忌惮,而将军府一旦不在了,秦王会当即挥师南下。

她又笑了,这次是讥笑。

笑顾敬煊蠢,也笑自己瞎,竟将终身错付给这种阴险小人!

顾敬煊原是宫中最不得势的皇子,是她放下女红,玩弄权术,扶持着他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如今皇位稳固,他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我陆雪微没有勾结秦王!”她一字一句道。

“好!”顾敬煊点头,“便知你是硬骨头!”

顾敬煊冲外面大喝一声,很快两个护卫拖着一人进来了。

陆雪微回头一看,大惊,“爹爹!”

她父亲乃宣武大将军,曾立下赫赫战功,此刻哪还有半点往日的风光,只是一滩血肉。

陆雪微要过去,顾敬煊一把扯住了她的头发。

“陆雪微,只要你肯当着文武大臣的面承认勾结秦王,朕可饶这老匹夫一命,你说如何?”

“爹!”陆雪微哭喊一声。

陆昊听得这声,艰难的抬起头。

看到自己的女儿,满眼都是痛惜,却没有丝毫怨恨:“阿微……爹死不足惜……但绝不能负……十万宣武军……”

陆雪微瞬间红了眼:“爹!!!女儿对不住你……”

若非她求父亲扶持顾敬煊,也不会被这白眼狼反咬一口!

顾敬煊满眼不耐,逼问道:“你到底肯不肯?”

陆雪微看着父亲,她从他眼里看到了决绝。

陆家人,宁死不屈!

“没做过的事,我不会承认!”

顾敬煊怒不可遏,一把甩开陆雪微,冲旁边侍卫手中拔出长刀,抵在了陆昊的脖子。

“陆雪微,你可别后悔!”

陆雪微死死要紧下唇,这一刻,泪竟奇异般止住了。

“阿微……我宣武军……没一个怕死的……不要辱没爹爹的清誉……”

“爹……”

“我们都错了……但不能一错再错……”陆昊大声喊道。

陆雪微闭上眼,泪顺着眼角落下,再睁开,那眸子冷绝。

“我、不、肯!”

顾敬煊怒极,挥刀砍了下去。

立时,血溅当场!

“顾敬煊!你不得好死!!!”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顾敬煊被咒得心中发凉,继而勃然大怒:“来人,上刑,我要看看,你究竟能挺多久!”

……

掌刑司,刑室。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

烧红的烙铁黏住了血肉,呲的一声,散发出一股焦糊味儿,待拿走扯下来一层焦皮。

陆雪微猛地仰头,枯槁的脸上露出极度痛苦之色。

十八般刑具轮番,没日没夜,这样的酷刑已经持续一个月。她始终咬紧牙关,不肯松口。

“陆雪微,你也有今天!”

下巴被钳住,尖锐的指甲抠进血肉。

陆雪微缓过一口气,看向来人,不由笑了一声。此时此地,她竟也笑出来了。

陆雪寒!

陆家二姑娘,也就是她二叔的女儿。

她待她有千般好万般好,可她却与她的夫君私通!等她为顾敬煊生下儿子,跪到她面前忏悔的时候,她竟才发觉。

多可笑!

“大姐姐,世人都道陆家长女绝色倾城,果然呢!”陆雪寒眼中露出嫉恨之色,让身边宫女拿来一把短刀,锋利的刃抵住陆雪微的脸,“你可知煊哥哥为何封你为后?”

陆雪微冷眸以对,即便狼狈至此,仍是一身傲骨。

“他爱你啊!哦,不,他爱这张脸,说什么瑶台月下,清辉玉寒,不就是仙女么!可他又恶你,因为你……脏了!”

陆雪微闭上眼睛,根本不屑理会。

“当年你和那马夫滚在一起……”

“闭嘴!”陆雪微猛地瞪大眼睛。

“哈哈……”陆雪寒张狂大笑,“你以为你是喝醉,误闯进下人房,其实不然,是我往你酒杯里掺了情毒,是我把你送到那马夫房里,还给了他十两银子!”

陆雪微呼吸一下子窒住,眼睛徒然血红,竟是……竟是她!

“啊!”她朝陆雪寒扑了上去,可奈何身上绑着铁链,只把她撞倒了。

“你竟敢!”陆雪寒挥手就是一刀,那一刀划在了陆雪微的脸上。

陆雪微像不知痛一般,凄厉的嘶吼着,头发披散,满身是血,如从地下钻上来的恶鬼一般。

“陆雪微,你如今不过蝼蚁一只,能奈我何!”

陆雪寒像是找到乐趣,一刀一刀划在陆雪微脸上,血花四溅。

痛,但已经麻木。

这时,又一人进来了。

“阿微?”

她来了!

精心设计,害她这般,她又怎会不来欣赏一下。

“皇上封我为后了,这一切还是阿微你的功劳呢!”

陆雪微抬头,看着头戴凤冠的人,冷笑一声。

沈如玉,她最好的朋友!

“你的命是我救的,你便是这般报恩的?”说完这句话,她吐了一口血。

沈如玉捂嘴轻笑,“当年你救我,又怎知,我需要你救呢?”

“你!”

沈如玉轻哼一声,“不过如今,本宫也算得偿所愿了。”

“你以为你能有好下场?”陆雪微咬牙。

“如何你都看不到了。”沈如玉俯身,柔声道:“三刻销魂,我为你寻来了。”

陆雪微身子一颤,三刻销魂是一种毒,服下后只需三刻,便会化成一堆血水,毒中鬼圣。

沈如玉起身,甩了一下羽袖,而后把一颗火红的丹药交给了陆雪寒。

那陆雪寒会意,俯身抬起陆雪微的下巴。

陆雪微拼命挣扎,可受了一个月的酷刑,她哪还有力气。那毒丸进了她的口中,即刻便化开了。

痛感立刻袭来,仿佛千虫万蚁在啃咬一般,又如细小的钩子在一下一下扯烂她的骨肉。

千刀万剐,尤不及这万分之一。

“我陆雪微起誓,愿弃永世轮回结成恶鬼,向尔等讨命!”

……

终究,她只是变成了一缕怨魂,不消不散,不堕轮回。看着融成一滩血水的自己,可悲至极。

而后她飘出地牢,但见皇宫被攻破,十万王师冲进宫来。

夜幕中,身穿玄色铠甲的男人,手中拿刀,刀口滴血,每一招都狠绝,直击要害。男人眉目清冷,一身肃杀之气,像是从阎罗殿而来的鬼将。

他左手捻着佛珠,右手大杀四方。

尸,堆成山。

血,流成河。

宫中侍卫不敌,纷纷逃散。

顾敬煊、沈如玉和陆雪寒被拉出大殿,跪于男人身前。男人眸光狠厉,亲手斩杀了这三人。

她的大仇得报了,可帮她报仇的却是她生前一直算计之人!

秦王顾承继!

……

数九寒天,冰冻三尺,他竟用一双手在刨坑。

每一捧土都浸着血,不论旁人如何劝,他却固执的近乎疯狂。

一个坟坑,一天一夜。

他在流血,而她在笑,笑着流泪。

陆家祖坟,他终于把她安丧在父亲坟墓旁边。同时入棺的还有他那串常年戴在手上的佛珠,他换到了她手上。

顾承继!

顾承继!

顾承继!

当最后一捧土盖在坟头,陆雪微这一缕怨魂的戾气终于散了。

他渡了她。

山楂果酱(作者)说:

山楂的新书,求支持啊!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