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闯皇城者被捕

作者:八匹南墙更新时间:2019-07-22 11:15:05字数:1501字

“在那边,别让她跑了!”

不远处传来厉喝,苏问春后退几步,卯足劲翻上一堵高墙。

墙高六尺,若是平日对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现在她肩上有伤,仅仅只是爬上去就痛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脚步声逼得越来越近,苏问春没敢迟疑,直接跃下。

落地无声,她没急着行动,蹲在墙角观察周围的情况,视线一转,看见不远处有一双幽绿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

雪狼,极机敏凶狠的动物,只有皇城贵族才能饲养用以看家护院。这里离皇宫还有些距离,看构造并不像是亲王府,应该是某个朝中大臣的府邸。

苏问春边打量边飞速的做出判断,抬手探到腰间,轻轻抽出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

紧绷的身子如离弦的箭猛地朝那头雪狼扑去,察觉到危险,雪狼也露出獠牙迎面朝她扑来。

生死瞬间,苏问春被雪狼扑倒在地,雪狼的右前爪死死按在她的左肩,半边肩膀很快被血渗透。

苏问春艰难的抱着雪狼脑袋,右手握着匕首捅进雪狼脖子。

“对不起,我不能死!”

苏问春哑着声说,手腕用力一转,雪狼发出一声细小的呜咽,软绵绵的压在她身上没了声息。

苏问春把雪狼拖到附近的灌木丛藏好,避开府上巡逻的侍卫悄无声息的朝主院奔去。

主院比苏问春想象中的小,院子里没有点灯,光线很暗,借着月光,苏问春看见院子里种着两棵歪脖子树,树下似乎还搭着一个……秋千?

苏问春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在哪儿见过这个院子的布置,还没来得及细想,院子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苏问春掐断思绪闪进房间,拿着匕首快速走到床边,床上空无一人!

“大人!出事了!”

外面传来说话声,苏问春抓紧匕首回到门边,在门上戳了一个洞观察外面的情况。

院门口站着一主两仆三人,站在中间那人身量很高,足比两个小厮高出半个头,他穿着一身墨色朝服,衣领、袖口和衣摆上皆有红线和银丝交织绣的滚边祥云暗纹,三寸长宽的腰带极贴合的勾勒出他苍劲挺拔的腰肢,肩宽窄腰,单看背影便知其卓绝风姿。

隔的距离有点远,苏问春看不清朝服品阶,只听见那人丰润朗清又带着两分慵懒沙哑的声音:“何事惊慌?”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还来不及听得很清楚就消失不见,苏问春的眼眸却微微睁大,心脏不受控制的漏了一拍,拿着匕首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是他么?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专注期待,那人忽的回头,隔着满院清冷柔白的月光,隔着紧闭严实的房门与她对视。

他的容貌和三年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剑眉星目,肤白唇红,一双眸子黑亮深邃,便是在夜色下,也折射着亮光,似藏有浩瀚星辰,一头墨发高高束起,青玉发冠独显俊逸,只消一眼,便能夺人心魄。

“大人,方才巡夜的护城军来报,说有人趁夜潜进皇城,在廷尉府附近失了踪影,周统领派人前来通知,请大人配合搜查!”

后面的小厮急切禀告,男人移开目光:“可知是什么人?”

“小的不知,大人现在可要赶去与周统领汇合?”小厮问,男人往院门口走了两步复又停下,摘下腰上的玉佩递给前来通报的人:“你们先拿着我的信物调兵与周统领汇合,我取个东西便来。”

“是,大人!”

两人留了一盏灯笼躬身退下,男人提着灯笼一步步走近。

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先他一步抵达,苏问春控制不住的紧贴着门,迫不及待的想要汲取一丝温暖。

她的眼眶发红,又酸又热,手里的匕首变得千斤重,一路上几经生死的委屈害怕在他站到门外那一刻呼啸着炸裂开来。

吱呀!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缕浅白的月光映入房中,苏问春看见那人握着灯笼的修长手指,看见昏黄烛火映衬下他冷硬消瘦的下颚。

一步踏碎月光,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却又不完全是。

“苏……”时寒!

最后两个字没能说出口,灯笼落地,寒光乍现,她被死死压制在门上,锐利的刀锋抵住她的喉咙,轻易划破肌肤,让血涌出,与此同时,一支利箭破门而入,擦着她的耳廓钉在梁柱,发出嗡嗡的震颤。

“来人,通知周统领,夜闯都城者于廷尉府被捕,即刻押入大理寺!”

八匹南墙(作者)说:

投诉 捧场54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