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乱葬岗

作者:蜜雨轮更新时间:2020-10-01 15:54:49字数:1993字

戌时,上京城郊外。

少女躺于地上,一动不动。

血染红了身下大片草地,触目惊心。凝脂般的手臂委顿在鲜血中,指甲缝隙中都全是挣扎之后的泥土。

她眼角一滴泪痣,姝丽如画,欺霜赛雪的面容上却泛着些微诡异的青紫。

“可惜了,我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要不是你动手太快,还能试一试这世家贵女是什么滋味。”

“人都死了你还有那心思?要是舍不得,这尸体给你了,想痛快就慢慢痛快去。”

“呸,老子可不想染上晦气!”

眼看天色将黑,两人拖起那断气之人朝乱葬岗而去。

嗷——

尸体的恶臭引得狼吼声连连,许是嗅到新鲜血腥味,野狼更加躁动。

“三小姐交代说处理的干净点,就丢这吧!今晚过后,怕是连尸骨都找不到。”

“三百两银子,够咱们哥俩在湘春楼花一月了。都说女人心肠比蛇蝎还毒,果真不假,这不是亲姐妹么?”

“嗤,别说不是一个娘胎的,谁让她还挡了别人的路呢……”

二人将少女直接扔在了那些无人认领的尸身中间,转身就要离开。

刚迈出一步,一人脚踝却被什么东西握住了!

回身去看,唬得他一身冷汗。

那本已死寂的少女,缓缓睁开了眼睛,明眸微动,似乎在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男人惊愕出声,“这丫头还没死?”

另一人也是一惊,不过他面色狠厉,已从袖中拔出匕首,“今夜她要不死,事情传出去,我们就活不得了!”

……

痛!

人死了也逃脱不了这样强烈的痛觉么?

恍惚之中,有明显陌生的记忆在席卷而来。

她还没理清,察觉有动静,她想也没想便去抓住。

睁开双眼的一瞬间,才发现自己方才握住的竟是一个人的腿。

来不及思考什么,一把匕首闪过月光余晖,直奔她的面前!

“不自量力。”

她抬眸,清澈的瞳孔满载着天幕中的黑蓝色,匕首如流光一般映在其中,狠绝清冽一闪而过,刹那间那把匕首被一股外力控制,快若星斗般反刺回去!

男子难以置信地捂住一凉的颈项,却仍止不住喷溅而出的血花。

步家小姐分明不会半点武功!她是人是鬼?!

带着这个最后的疑问,庞大的身躯不甘倒地。

林二看向起身的少女,如见到鬼魅一般,当即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步……步小姐饶命!都是我财迷心窍,拿了三小姐的银子。冤有头债有主,求您饶了我,小人愿做牛做马!”

步小姐?

她不禁疑惑,便颔首凝看——

这里到处都是腐烂的尸体,而身前之人却穿着破旧的古装。她刚刚还在游轮之上追杀潜逃的罪犯,灯红酒绿间,她被人直接推下了大海。

如今的她竟穿越了?

刚刚那些如晨星席卷的记忆不是假的,而是这幅身子的记忆。

如今,她已成了卫国公府的嫡女——步霜歌。

这里并非是并非华夏历史中的朝代,而是大晋皇朝,其父则为卫国公,虽并非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官职,却也是王侯将相中首屈一指的官员。

一月之前,一道圣旨更是将国公府嫡女赐婚给了坐拥兵权数十万的宁远侯,而宁远侯守卫北境八年,还未曾归来。

而国公府唯一的嫡女便是原主,步霜歌。

成亲一事因战事耽搁,却也被庶妹步云芊与二姨娘张氏记恨着。

只要原主死了,那么庶妹便能名正言顺地成为嫡女,嫁给宁远侯了。

原主一个时辰前便已身死,如今重生在这个身躯中的,是她。

“抬起头来。”

步霜歌目光淡冷,语声温柔。

林二不由自主听从,对上一双空灵幽深的眼,令人不敢直视,却又身不由己的,想要看进深处去。

月光下,少女唇畔绽着清浅的笑意,他瞬间失神,呆呆地移不开视线。

“用这把刀,杀了自己。”

眼前一片幽黑,林二浑浑噩噩答道:“是。”

那刀距离自己脖颈之处越来越近时,一阵狼吼猛然惊醒了林二。

他眼底蓦然闪过一丝疯狂:“不!”

下一刻,他的瞳孔骤然收缩。

步霜歌拔出发钗——

血色划过。

林二瞠目结舌地倒在了另一具尸体旁。

临死之前,他的瞳孔也没有离开步霜歌手中的发钗上的血迹。

突然间,步霜歌吐出一口鲜血,她捂胸轻咳。

她曾是国家秘密培养的皇警,自是学过各种东西,便如这催眠术更是手到擒来,只是这幅身子太弱了,使用起来还是太勉强,只能亲自下手了……

罢了,能重活一世本就是逆天,不能奢求太多。

只是这个身份的现今处境……

步霜歌目睨着手中白玉发钗,若有所思。

原主生辰,庶妹便在今日所送来了这发钗,且将原主骗出了府邸,因此才有了刚刚那番事。

那带了血的发钗被轻轻捏在修长的手指中间,即将散去的夹竹桃与水滴观音相交而成的味道被血冲淡了许多,仔细一点,依旧能嗅到。

两种毒花粉入体,能让习武之人骨软筋消。

更何况是原主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算身上没中刀,也逃不过必死的结局。再丢到这尸身凌乱,夜间群狼环伺的乱葬岗,连个全尸都找不到。

步霜歌将发簪轻轻包裹于袖兜之中,便已然决定,她为国而战死,既是福报因果,她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便要替原主好好活下去。

原主无罪而亡故,便是他人的错。

既然上天不仁,为善无福,作恶不罚,便由她来一并讨回!

四周狼嚎声不远,她现在有伤在身,不宜久留。

她自知记忆中,大晋皇城这是什么样的朝代。

上京城入夜后虽不设宵禁,但她这副满身血尘的狼狈模样,怕是在城门外就得被拦下,要是有地方能清理修整一番就好了。

夜风迎面,湿气中夹杂着细微的硫磺味,步霜歌心下一动。

这附近竟然还藏有地热温泉么?

蜜雨轮(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