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白莲花的反套路

作者:蒜蓉蛋更新时间:2020-06-15 19:59:50字数:2815字

苏宅坐落在福山一片地价最贵的富人区内,附带空中花园的院子,总占地一千多平,是平日里苏老爷子苏烈最喜欢的度假宅子。

“大小姐,您来了。”福妈给苏夏开了门,“沈家的人在二楼书房呢,老爷子去打球了,还没回来。”

苏夏“哦”了一声后径直便往里走,才打算上二楼便见小婶婶林凤娇穿着一件高定的黑色窄身裙扶着扶手缓缓下楼。

“呦,小夏啊。”林凤娇故意大着嗓门说道。

事实证明,一个人的素质好不好与她的出身并无关系,苏夏的白眼翻到了天上去,“小婶婶,我没聋,我听得到。”

“你好久没回来了,我一时热情失了分寸。”林凤娇的忍术一流,就算是被苏夏当面怼也能表现出不动声色来,“我本还想叫着福妈催着你回来,沈家那来人了。”

林凤娇沉得住气,但是眉眼间都流露出看热闹地样子,恐怕退婚一事她该是知道了,正等着她出洋相呢,但是这一次很难遂她心愿,谁出洋相还不一定呢。

“姐。”苏天也从二楼下来,他拉着苏夏的手腕就往回走,“快走吧,姐夫还等着呢。”

苏夏瞥了一眼忍笑忍得很辛苦的林凤娇,“小天,你没有姐夫。”

“啊?”苏天愣了一下,他用手挠了挠后脑勺,“那沈斌……”

“我把他甩了。”

这句话正好被站在二楼阶梯上的沈斌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他心中知晓苏夏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履约要退婚的承诺,但心底隐隐觉得有些不太痛快。

“苏夏表姐,你回来了啊。”

这台词场景苏夏总觉得很是眼熟,等到她看到一楼的苏玲玲端着茶壶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她脑中灵光一闪,这个场景她想起来了,就是她苏夏逼婚沈斌时,苏玲玲端着热茶水上楼经过苏夏时故意假装被她绊倒,随后在沈斌面前卖惨装可怜。

言情文的基本套路,使计谋令男主讨厌女配,苏夏的笑容漫上嘴角,方法确实很好,但很可惜被她提前猜到了。

于是就在苏玲玲脚底准备打滑时,苏夏突然喊了一句“小心”,随后一只手拖着对方的托盘,一只脚已经踩空了阶梯。

热水朝里泼到了苏玲玲的身上,而苏夏一只手拖着旁边的林凤娇一同顺着阶梯滚到了第一层。

“苏夏!”“姐姐!”

此刻相较于被热水烫到的苏玲玲,肉眼可见滚到楼梯下的苏夏似乎伤情更加严重,沈斌瞥了一眼委屈巴巴的苏玲玲后,轻声叹了一口气,他赶紧下楼先查看苏夏的情况。

除了真的摔痛身子的林凤娇,没人知道苏夏摔下来时留了一个心眼,她拽着旁儿幸灾乐祸的小婶婶,强压着对方给自己当作垫背,因而摔下来时,苏夏其实只是乌青了一些,不过她故意“哎呦”地表示自己摔的不轻。

“姐姐!”苏天的嘴角向下撇了撇嘴,好像快哭了。

苏夏仰躺在地板上,“你别动我,我疼,我浑身都疼。”

苏天顿时没了主意,幸好一旁的沈斌说道:“要不然,我送你们去医院吧?”

苏夏装作有气无力道:“我刚刚好像拽着小婶婶了,你瞧瞧她怎么样了?”

林凤娇的眼珠子翻到了顶上,四肢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哎呦,我这都四分五裂了。”

此时苏玲玲也顾不上自己被烫红的手臂,下楼扶着林凤娇,“没事吧?”

林凤娇瞪了一眼苏玲玲,“你瞧我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苏玲玲不敢搭腔,林凤娇咬着牙继续说道:“没瞧着我衣服坏了啊!还不赶紧给我拿个能遮挡的外套来,怎么都是苏家的种,智商情商差这么多!”

这同苏玲玲一开始的设想不一样,她本想着自己吃点亏,让沈斌对自己产生怜悯,随后她再用楚楚可怜的模式离间沈斌和苏夏,但想不到事情发展和她的设想完全不一样,结果则是她为苏夏做了嫁衣,自己却成了里外不是人的那一位。

林凤娇骂完了苏玲玲后瞥了一眼还躺在地上装骨折的苏夏,这小妮子何时变得这么聪慧,摔下楼梯时反应这般迅速地拉她做了垫背,害她没有任何防备做了护垫不说,还被对方先卖了惨抢了先机。

“小婶婶,你可觉得好些了?”苏夏的眼角闪着泪花,“太好了,你没事,你若是有事,我这良心可就过不去了。”

林凤娇扯了扯嘴角,“我这先着了地的人都没事,你应该也还好吧?”

“我好像伤到内脏了,里头痛得厉害”苏夏叹了一口气,“我本来身子就不如小婶婶那般好,前两天又……”

前两天正是苏夏同沈斌分手的那天,沈斌瞥了一眼苏夏左手缠着的发带,心中不觉先被愧疚占了上风。

此时在二楼的沈家长辈沈文阳听见动静也赶了过来,他一瞧这架势皱了皱眉头,“哎呦,斌子你愣着干嘛,快将小夏送到医院去啊。”

沈斌点了点头,他本想将苏夏公主抱起,但奈何对方的体重已达他的上限,他抿了抿嘴,“要不然大家抬一抬?”

苏天瞪了一眼沈斌,训斥道:“果然没用,连我姐都抱不动,以后我如何放心将姐姐托付给你照顾!”

一边说着苏天一边将自家姐姐给抱了起来,“还愣着干嘛,抱不动人,还不会开车了!”

自家的弟弟护姐力顶级,要不是此刻要装病号,苏夏都想捧着弟弟的脸亲上两口。

苏夏一直在医院里装着病,医生虽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做了全套的身体检查。

“姐姐,你觉得好些了吗?”

苏夏有气无力地瞥了一眼弟弟,“你先出去,我跟沈斌有话说。”

“我在场不能听吗?”苏天有些不高兴自己被姐姐排除在外了,他对姐姐从来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姐姐竟然要躲着他跟别的男人说话!

“哎呀,小天,”沈文阳替着苏夏解了围,“你姐姐还要休息呢,我和你去附近超市买点日用品吧。”

临走前,沈文阳给了沈斌一个意味深长地表情。

此时单人病房内仅有苏夏和沈斌两人,因为找不到话头,所以两人沉默了很长时间。

直到沈斌先开口道:“你没事吧?”

苏夏几乎都觉得沈斌下一句应该说得是“多喝热水”。

结果沈斌真的说道:“或许你要喝杯热水?”

“苏玲玲是不是知道我知道她同你有关系了?”

沈斌一下就猜到苏夏问这话的潜台词,他摇了摇头,“她不是故意的。”

苏夏笑了起来,她当然知道对方就是故意的,只是这个结果她也是故意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沈斌低着头,“我……”

苏夏懒得听解释,“你们来苏家又想干什么,我可是顺着你的意,解除了两家的婚约。”

一句话将沈斌要说得话堵在了嘴里,他说不出不能解除婚约的这种不要的脸的话来,当初想要悔婚的是他,现在想要继续婚约的也是他,哪有好处都让他一个人占得道理。

“表姐。”病房的门被苏玲玲给打开了,她大步向前走到了病床前,还未说事就先跪在了地上。

苏夏并不吃惊对方的表情,只是做出为难地样子,“什么话让你这么说不出口,反而让女人替你出头呢?”

这句话令沈斌羞愧难当,他低声道:“玲玲,别闹了!”

苏玲玲看了一眼沈斌,眼泪先落了下来,“表姐,我错了,是我先爱上斌哥的,但是我知道你也爱他,可是你这么好,什么都比我强,你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所以你把斌哥让给我吧,好不好?”

“或者你打我好了。”苏玲玲膝行几步,她抓着苏夏的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招呼,“只要你能消气,你打我或者骂我都好,我不会还手的,只是求求你,求求你将斌哥让给我吧!”

这剧情应该是苏夏和沈斌结婚以后才触发的,但是现在竟然提前了。

苏夏叹了一口气,她看着沈斌,“怎么办?”

沈斌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轻声说道:“玲玲,别闹了!”

苏家老爷子苏烈在这个时候走进了病房,谁也不知道他站在病房外多久,将方才的那一出好戏看了多少,但他毕竟也是个见惯风雨的老人,面上不动声色道:“小夏,听说你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蒜蓉蛋(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