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博物馆

作者:江陵听雪更新时间:2019-11-10 18:57:29字数:2490字

难道这真的只是说在做梦?

秋谨摸了一下自己的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谨,你和新恒的婚期,只能暂时延后了,你也看到的,他这个检查结果,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有孩子,关于这件事,小谨你,有什么看法吗?”

秋谨看着眼前的这个新恒母亲,她的脸色似乎有些憔悴和不堪。

可能是因为新恒的事情吧!?他们也是看着自己从小到大一起和新恒青梅竹马。

“伯母,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其实我们都还年轻,关于结婚的事情也可以先暂时缓一缓。”

秋谨用一种委婉的口气和新恒的母亲说话。

新恒的母亲听了以后,肯定觉得有些安慰了,表情轻松。

“从小到大,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子。看来我们新恒,没有看错人,我们也没有看错人。”

“伯母你真的太夸奖我了,我真的不敢当,害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伯母!”

秋谨一边挠着头,一边红着脸,对那个新恒的母亲说。

本来新恒的事情究竟还放在心上。现在居然自然而然的因为新恒的病情让婚期延后。

这真是应了一句话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秋谨暗暗在心里,觉得有些得意,不过并不是婚期已经取消了,只是延后了而已。

不过秋谨也觉得自己很奇怪,为什么得到这个消息以后自己会觉得很得意?

按照道理来说,她应该很着急的,要赶紧和新恒结婚才对啊,为什么现在听到新恒有这样的消息以后,就放下了心呢?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按道理来说,她是一个准新娘准新娘是待嫁的那种心理。

就连秋谨自己也说不清楚。

就这样,她和新恒的婚礼,因为这个原因暂时搁浅。

秋谨开始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新恒也在这段时间静静的疗养和休养。所有的一切仿佛归于沉寂,归于平静,归于正常。

可是对于秋谨来说,一场不太好的旅行才真正开始。

自从做了慕然的助理以后,就没有一天穿过同样的衣服。

慕然安排公司里的人到哪个场合都会带着秋谨,不管是什么场合?慕然都会要求她换不同的衣服。

秋谨心里想,这些钱,幸亏是公司出钱,要不然自己天天花钱花在衣服上的钱都可以堆成山了。

如果换成是自己每天换衣服的话,那不要把自己的工资全部给吃光吗?

到底还是有钱人,要求人家天天换衣服。他的审美观就是这样的吗?还是他对美的追求有另外一种态度?

秋谨觉得这个慕然是不是心理有问题?他的脸那么丑,要求别人穿得那么好看,就是因为弥补他脸上那种丑态吗?

“呵呵!,慕氏集团的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其中有一个客户见到秋谨,就对慕氏公司里的人就说。

此人油腻腻的脸上透着一种猥琐的表情,秋谨差点没有把早饭给吐出来。

一边公司的人看到秋谨脸上的表情,就觉得好笑。

他们办完事情以后,公司里的人就对秋谨说,“刚才那个人让你那么恶心吗?那个表情好像是吃饱了饭想要吐一样?”

秋谨伸了伸舌头说:“对!倒胃口的人就是倒胃口,没有办法呀?!”

公司里的人都被她的表情给逗笑了,太可爱了,都觉得这个慕然的助理实在太可爱了。

秋谨去看新恒,新恒还在医院里面做疗养。此时此刻,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修养,他的脸色已经修养的很好了。

“是医院里面的护士姐姐漂亮?还是因为妈妈的照顾周到啊?。”

秋谨故意这样问他,新恒脸上微微一笑。

“再怎么漂亮?也没有你漂亮,再怎么照顾也没有你照顾的好呀?”新恒说。

秋谨捏了捏新恒的鼻子,说“看你那小样!”他一把拉过她的手,亲了一下手,说“好香啊!?”

秋谨还甩开了他的手,她捏在了他的脸上。“看你那小样。”

“因为我,耽误了你那么多青春。你会不会恨我?”新恒,一本正经的对秋谨说。

秋谨没有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其实结不结婚也没有关系,我觉得。结婚只是一种形式而已。只有我们把对方时时刻刻放在心里,把对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面,那样才可以。”

秋谨对坐在病床上的新恒说,新恒就那样,坐在那里平静的听秋谨讲着话,岁月好像悄悄的爬到了新恒的脸上。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能找到你这样的女人。我真的是三生有幸。”

听完他讲话,秋谨还开玩笑的对新恒说“是你上辈子欠我的,你现在要来还给我了。”

她说。“我妈知道这件事,她说你真是一个好媳妇。都说要好好照顾你呢?!”

秋谨呵呵地笑了,他们从小到大青梅竹马,新恒的父母,她是很了解得。

新恒的母亲,贤惠。

新恒的父亲,忠厚。

这是秋谨从小到大对新恒父母的了解。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在梦里能见到新恒的父母,如此通情达理。

如今新恒,说出他母亲的这些事,其实秋谨大多数都猜到了。

“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我一定要珍惜你这来之不易的老婆呀?!”新恒说!

秋谨,微微的点了点头。也许就是此时此刻开始,她和新恒之间的人生旅程才刚刚开始吧!?

“新先生,你家媳妇长的真漂亮啊!?”和新恒在同一间病房的一个老人,对他们两个人说。

“谢谢叔叔。那可是我家媳妇,可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人呢?!没有人可以比得上她!”新恒骄傲地对那位老人说。

老人说”看你们两个蛮有夫妻相的,但是有一点美中不足的就是你媳妇的眉目之间有一颗小痣,这样的痣长在眉眼之间的话,就代表着她将来可能会比你站在更高的位置!“

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秋谨开始还没有懂。

但是新恒却把这句话听到心里去了,以至于后来他提起这句话总是耿耿于怀。

新恒听到这句话以后就经常把这句话拿出来和秋谨开玩笑,秋谨都不以为然。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站到很高的位置,那也是需要自己努力爬上去的,不是吗?究竟认为这个道理就是这样的。

可是,那位老人所说的高高的位置到底是哪里?难道会和慕氏有关吗?

与其想这样的问题,真的是没有意义。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想还不如多做几件有意义的事情呢?!

自从秋谨来到慕然的身边以后,慕然的工作态度,还有工作方式,真的不是让秋谨能够恭维的!就单单这个换衣服的事情来说吧?

他是不是想把天底下所有衣服都让秋谨穿上啊!?

关键是他的表情还是很不屑的样子。

公司里的人今天居然要带她到博物馆去。这种地方居然还有业务?

秋谨,真的不知所措。

等到他们谈完业务出来已经是上午11点了。

自然而然的博物馆的人就请他们吃饭了。

顺便秋谨也顺带了,欣赏了一下博物馆的各种展览品。

秋谨发现这里居然还有古墓的展览?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古墓的展览品。那些生活在古代的人所用的东西。

看上去颇具年代感的那些生活用品,感觉很有韵味。

秋谨看着这些展览品,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

江陵听雪(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