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刘婶捣乱

作者:秋兰为佩更新时间:2019-10-07 23:25:09字数:1958字

李英英正在专心致志的捣鼓着要洗的衣服时,河的另一边村子里的那些妇人们话题已经换了。

“你看看你看看,看她笨的那个样儿。”一个有些年纪的妇人率先做出了一副看不上李英英干活的样子。

“我好几年前就和她娘那样说过,至于家里的女娃子呀,可不能娇惯。可她娘不听,你们看看这李英英都让她娘给娇惯成什么样了。”

“就是就是,你们看她全身上下哪张雪白的皮儿,就知道肯定没下地干过活。”另一个年轻点儿的妇人马上出声附和道。

紧接着,妇人们的话题慢慢的由李英英干活不好,都是被她娘娇惯坏了这一话题转换到李英英的运气,再说到了那些可怜的、被李英英‘克’死的三位丈夫。

“哎。你是可怜马家的了,好好的一个大小伙子,就这么被李英英‘克’死了,往后她家里的日子该怎么过呀?”

“村里的马家的”自然指的是李莹英第三任丈夫的母亲马赵氏。

另一个和马赵氏关系还算不错的妇人也是心有戚戚焉的说道:“当年马家的去李英英家里提亲的时候,我家那小子还不乐意跟我闹别扭。说他也看上了李英英那丫头,结果硬是被我拦住了,我家那小子还跟我赌了好几天的气,说我坏了他的好姻缘呢。结果呢?还不是他娘救了他一命!”

说完,大家不自觉得转头看了眼李英英。

怎么看怎么觉得,李英英这个人身上带着一股子邪气。

“哎呀,不和你们说了,我衣服洗好了,我要早点回家了。家里还有一堆的事儿,等着我回去做呢。”一个年轻些的妇人被她们说的害怕,赶忙抱起自己洗好的衣服还有木盆,急匆匆的离开了河边。

“呵,”刚才那个和马家的关系不错的妇人看到对方匆匆离去的身影嗤笑了一声说道,“瞧把她给吓得那个样儿,胆子也就比老鼠大一点了。”

这个妇人姓刘,夫家姓赵,村里人一般都叫她赵家的或者刘婶。因为刘婶家里在村里算是比较有钱的‘富户’了,所以只要她开口就有很多人附和她的话。

突然刘婶转头看了一眼离她们不远处洗衣服的李英英,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呦,是英英哪儿!英英,今天怎么是你来洗衣服啦?”刘婶把自己洗好的那些衣服放在盆里,拖了一个相熟的妇人给她拿回家去。

然后她就故意走到李英英身边,怪声怪气的冲着她说道。

“唔,”李英英内心深处其实懒得理会这些村里妇人间的家长里短,因此只是短促了答应了一声,然后又开始专心致志的捶打着衣物。

她算是发现了,在这个没有肥皂、没有洗衣粉更没有洗衣机的时代里,洗衣服真的是一件充满了技巧的体力劳动。

刘婶看李英英一点接话的意思都没有的样子,眉毛马上皱了起来。这些年因为家境的关系,刘婶被村子里的人捧得厉害,说话的时候更是一呼百应。

李英英这样的态度,在刘婶看来已经是不尊重她的体现了。

此时的刘婶,已经完全忘了是她自己非要过来奚落一下人家李英英的。

刘婶心里现在满是对李英英的不满,看着李英英那在她看来有些笨拙的捶打着衣服的样子。突然,心里冒出了一个坏主意。

“英英啊,你这么洗衣服可是不行的,你这么洗可是要把衣服弄坏了的。”刘婶假意上前拦住了李英英的动作,惺惺作态的做出一副要指点李英英洗衣服的样子。

听了刘婶的话,李英英的动作慢了一下,然后又仿若没听到的样子接着自己之前的动作。

这条河并没有多宽,而且刚才那些妇人们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根本没有压低,所以她们刚才在那边讨论自己是怎么‘克死’三人丈夫的话,李英英刚才其实是听了个一清二楚的。所以此时刘婶过来,在李英英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意。

刘婶看李英英根本就不搭理自己,心里更是恼怒,彻底没了耐性。

一个劈手就将李英英木盆里泡着的那些衣服给扬手扔进了河里,还抢先出口训斥。

“看看你这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傲的不得了的样子,我好好的跟你说话,竟然连头都没抬一下的装听不到。今天你刘婶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是马王爷又三只眼!”刘婶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往后退。这么做可不是因为怕李英英报复,刘婶在村子里妇人间的‘干仗’可是有着丰富的理论还有实际的经验。

她是防备着李英英突然暴起把她推进水里,等到了离水边远一点的地方,到时候无论是动手还是吵架,她刘婶可是从没有怕过人的。

“你!”李英英此时根本就顾不上去找刘婶的事儿,她回头恨恨的瞪了刘婶一眼,把她的样子记在了心里。

然后赶忙挽着裤腿下水去捞衣服。

咬牙告诉自己,如果要算账,将来一定有机会,但绝不是现在。

“哎呀,英英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哪。”河的另一边,看了全场好戏的村子里的妇人们的声音此起彼伏。

“哎英英,那边那边。”自己的衣服都没洗完,还有闲心去指点李英英怎么捞衣服呢。

“先捞那件长衣,这个可比那些短褂值钱多了。我估摸着你娘也就这么一件长衣了,英英你要是弄丢了,你娘可不一定有钱再置办一件。”另一个年纪大些的妇人冒似是在指点李英英,实则她的目的是为了奚落李英英她娘穷的只有一件长衣。

李英英自动把这些奚落的话直接屏蔽出脑子,然后专心致志的捞衣服。

即便她手脚利落,只有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依然有几件衣服顺着水流一路向下漂远了。

秋兰为佩(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