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婆家来闹事

作者:秋兰为佩更新时间:2019-10-07 23:25:09字数:2215字

马翠莲一愣,这个妇人还有些伶牙俐齿。

她笑了笑,随即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你家闺女是个什么货色?嫁一个男人,克死一个男人,嫁两个,克死两个,竟然还有脸管我家要聘礼。何况……你又是什么好货色呢?”

“你……”赵柳茵听到这句话,眼睛都红了。

“啪”地一下,马翠莲猝不及防,她的左脸挨了一巴掌。

“李英英你!”马翠莲愤怒地捂着脸大喊道。

“马翠莲,随你怎么说我都行,但侮辱我娘亲,你说一句,我打你一次!”李英英陡然提高声量,“我娘怎么说也是你爹娘一辈的,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没有教养,目无尊长成这样,有什么颜面指使其他人帮你,说出去也不怕马家面上无光?”

她声音高亢,义愤填膺,听得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法反驳。

马翠莲捂着生疼的左脸,想着脸上肯定已起了红印,一时又气又臊,“哼,笑话!她算是什么尊长,我看你还不知道吧,你不是什么好货色,你娘自然也不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娘当年大着肚子和男人私奔,现在男人跑了,她一个人在这过着苦日子……”

没等她说完,又是“啪”地一声,右脸也挨了一巴掌。

“你竟然还敢打我?”马翠莲错愕地惊掉了下巴。

李英英冷冷一笑,“马翠莲,你是不是以为方才我说的是假话?”

“你们都是来看戏的,不知道帮忙吗?”马翠莲气冲冲地朝着后面的人大声喊道。

三个女人闹将成这样,后头的人其实对马翠莲这张毒嘴也看不下去,但到底是一个姓的,还是要帮她。

他们把李英英母女围住,李英英抬起美丽的眼眸,扫了他们一眼,幽幽说道,“既然都说我命硬,天生克男人,难道就不怕我把身上的晦气传给你们吗?”

马家的男子心里都咯噔了一下,这李英英克夫命硬,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还听说她爹从村子里走了之后杳无音信,也是因为她克死的。

既克死了爹,又克死了夫君,这种女人本身就是晦气的!

而且那天亲眼看到,把她丢到了河里,现在却好好地站在了这里,不是妖精是什么?

想起沉河那事,突然脸色都变了,纷纷退了出去,只剩下了马翠莲一人在门内。

马翠莲错愕地看着这一幕,恨铁不成钢,“你们这群怂货,她说这鬼话你们也信?”

这时候的人本就信奉鬼神之说,何况穷乡僻壤,更为谨慎。

眼瞅着与身家性命有了干系,就再不愿靠近李英英分毫了,气得马翠莲疯狂跺脚。

一旁没有作声的周瑾萧淡淡地望着这一切,在李英英说完那些话之后,嘴角划过一丝笑意。

李英英眉眼间的笑意越发深重,配上苍白的面色,美则美矣,却显得阴恻恻的。

她不温不燥,继续说道:“其实我啊,就是从山里出来的妖精,眉心带着煞气,要是谁上前,指不定怎么倒霉呢!”

“你……大家别听她胡说,她根本就不是妖精,哪有那么厉害?”马翠莲连忙稳住带来的那群人。

“哦?刚说我克死了你的大哥,现在又说没那么厉害,不是自相矛盾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因为嫉妒要处处置我于死地呢!话都说不清楚就像疯狗一样,难怪年纪也不小了,还没人敢提亲。”

李英英故意往她的痛处戳。

果真,马翠莲听完面露凶色,“李英英,你这个贱女人!”

她虽然长得水灵,但比起李英英,就不值一提了。李英英本人长得非常妖艳妩媚,脸蛋是村里百年难得一见的漂亮,肤色白嫩如雪,像玉一样。

虽然大家都说着她克夫,但男人们还是免不了对她的美色垂涎三尺,上赶着向她提亲。

而她出身清白,家世也比李英英好,却无人问津,这让马翠莲如何不嫉妒。

她说着扑了上来,李英英自然不会傻乎乎地站着任由她欺负,一个转身,让她扑了个空。

她有些气急,还是没忘记叫人帮忙,“你们都忘了我哥是怎么被这个贱人害死的么?”

“我说翠莲丫头啊,先前已经出头过一次了,但人命不该绝,就千万别动手了,我们都上有老、下有小,冒不了这个险!”

其他人见此,义正言辞地说完,纷纷找借口离去。

一时间院子里只剩下几只找食的鸡咯咯地叫着,格外讽刺。

“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术,让那群人怕成这样?”马翠莲愤怒地说道。

“他们为什么怕我,你最清楚。”

对付她一个人,李英英没了任何想和她周旋下去的心思,完全不假辞色。

“笑话,我怎么会……”马翠莲当然不会承认背后撺掇诬蔑李英英的事,正准备反驳,突然却注意到了角落里静坐着的周瑾萧,神色一惊,声音都柔了几分。

“周先生,你怎么在这儿?”

这个村子里长得最好看的男人,马翠莲偷偷见过几次后就忘不掉了,经常特意路过学堂,就为了多看他一眼,甚至还多次和家里人提过。

要不是大哥突然去世,早就怂恿媒婆去给她说亲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那方才是不是也……

周瑾萧听到这个有些扎耳的声音,微微皱眉,并未放下茶杯,没有理会的意思。

李英英从马翠莲的脸上,自然发觉了少有的少女思春的模样,心中当下了然,再看周瑾萧的态度,有了个想法。

“娘,您先去灶房忙吧,这里不用担心,等下还得请我未来的夫婿吃饭呢,可千万别饿到了他。”李英英故意抬高了音量。

原本赵柳茵的惊讶并不亚于马翠莲,但女儿向她使了个眼色,她也明白了过来,口中应了声去了灶房。

“什么?先生他是你未来的夫婿?”

马翠莲一脸不敢相信,一瞬间甚至忘记了大哥那回事,拂开李英英,跑到周瑾萧前面。

“先生你告诉我,你真的是来李英英家说亲的吗?”

周瑾萧微微一顿,清冽的眸光瞬间扫了过来。

李英英咬了咬唇,有些心虚。她也不确定是不是猜到了这人心思,但先前借他的面子时,他并未出言反驳,应是个明理心善之人。

何况眼下也算为他解决一个麻烦,虽然过程可能有些……

“是,我来说亲。”

看到李英英无意识紧握到指节泛白的双手,周瑾萧收回视线,神色淡然地点了点头。

“你……”马翠莲的心仿佛都要碎成一片一片,“怎么会,你不知道她是个祸害吗,她的命太硬了,会克死你的!”

秋兰为佩(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