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邀请

作者:秋兰为佩更新时间:2019-10-07 23:25:09字数:2165字

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却不妨碍马翠莲冲着周瑾萧发出了殷切的邀请,“周先生还是去我家吃饭吧,可比李英英她们家的好多了。正好,周先生,也能尝尝我的手艺。”

说到最后的时候,马翠莲还羞涩的低下了头。

“马姑娘不必劳烦了,我觉得这就很好。”周瑾萧语音浅淡,挺拔笔直的身形却不动如山的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什、什么?”马翠莲没想到自己的邀请竟然会直接被拒绝,她有些气急不屑,冲李英英那边忿忿道,“就这么清汤寡水的几个菜,也能用来拿出来招待客人?”

她并不放弃,“周先生还是去我家里吃吧,有刚炖好的大肉块呢。”

说完,马翠莲眼神轻飘飘的扫过桌子上李英英精心准备的饭菜,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冷哼声。

听了马翠莲的话,李司群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

李司群抬头看了眼穿戴的明显比他们一家要好上不少的马翠莲,眼里闪过一丝难过的转头去看自己的先生。

在李司群幼小的心里,周瑾萧不仅仅是他的先生,更是他最憧憬的人,他不想自己家被自己敬爱的先生看轻。

李英英本来看到马翠莲冲进来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觉得这个马翠莲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擅自冲进别人家里,一点教养都没有。

后来再听到马翠莲对他们家的饭菜指手画脚,更是让李英英怒火中烧,只是碍于对方是在跟周瑾萧说话她不好开口。

但让李英英没想到的是,马翠莲的话居然越说越难听,到最后都让李司群小正太自卑了。

万幸的是,这位周先生并不是一个市侩的人,并不会因此对李司群有分别之心。

他之所以受全村人敬重也是有原因的。

周瑾萧抬头看了眼一旁,李司群一双很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隐约有着担心,小小的孩子还不能很好的将自己的心思隐藏起来,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是在担忧什么。

周瑾萧对李司群和缓一笑,伸手抚了抚他的头顶。

这细小却满含鼓励的动作,无声之间就安慰了李司群幼小的心灵,他眼中一亮。

周瑾萧淡然出声,“马姑娘为何要这般说辞,莫非是觉得,在下缺吃饭的银钱么。”

语音温和,却已是极重的说辞。

“我、我没有。”马翠莲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看着周瑾萧一双漆黑的眼睛自己先心虚下来。

不过像马翠莲这种人,她是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她现在满心里只以为周瑾萧这是被李英英这个贱人的那副好皮囊给欺骗了。

这么想着,她又恨恨的瞪了李英英一眼。

无辜被瞪的李英英此刻也正恼着呢,对上马翠莲冒火的怒视也不甘示弱,面无表情瞪了回去。

“李英英!你怎么敢瞪我。”

迎上李英英冒着怒火的美眸,马翠莲是又惊又怒,她没想到不过是被扔进水里一次,李英英竟然完全没有之前的懦弱了。

之前就敢煽动村里人,吓唬村里人说自己是精怪把大家吓跑,当时马翠莲只以为当时的李英英是强撑呢,令她没想到的是李英英是真的变了,她现在竟然都敢朝自己使性子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李英英嗤笑了一声,接着说道,“马翠莲你若是恨嫁,就麻烦回去换个地方发疯。”

“别在我们家的地盘上,对我们的贵客指手画脚。”

李英英看着被这两句话堵得面红耳赤的马翠莲,并不假以辞色,她不顾脸面那就别怕其他人提起。

真以为她们家都是软柿子,随便任人拿捏么。

却没想到马翠莲恼羞冲怒,闷头冲着她就扑了过来,伸手就恨不得抓花她的脸。

李英英看着马翠莲尖尖的指甲,闪身往旁边躲开。

然后就看见马翠莲挥舞的双手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拦住,隔开,不能再往前半分。

“够了。”周瑾萧高大伟岸的身躯站在面前,如玉山伫立。

“周先生……”马翠莲怔怔的看着他移不开眼,这还是她和周瑾萧第一次离得这么近,可他要护着的人却不是她。

凭什么,李英英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凭什么!

下意识的,马翠莲就想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李英英的身上,“周先生,是李英英,都是李英英的错。是她要……”

“她说了什么我听到了。”周瑾萧眸色沉沉地扫向李英英。

他深邃的眼眸中有着不赞同,李英英一怔,她已经够顾忌马翠莲颜面了,难道还有错?

见他这样,马翠莲面上一喜,以为周瑾萧要帮着自己了。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周瑾萧接着缓缓道:“你说的也是。”

“天色已晚,马姑娘尚未出阁,该回去了。”

周瑾萧这话,比起李英英那句更为直接,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马翠莲更是满脸涨得通红,直接跑了出去。

周瑾萧看了眼刚才还脚步轻快、心思灵敏的躲在自己身后的李英英,此刻恨不得避开老远的距离,嘴角掠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弧度,对赵柳茵温和说道:“时候不早,我也不便继续叨扰了,感谢夫人的招待。”

告辞后他顿了顿,“我说过的话,也决不食言。”

说完,转身离开。

待周瑾萧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李司群面带恍惚的问李英英,“姐,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了李司群的话,李英英的眼神闪了一下,接着说道:“那是你先生又不是我先生,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意思。”

说完,李英英端起碗筷扭身进了厨房。

“娘?”李司群试探的看着赵柳茵,想要从大人的口中得到肯定,事情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

周先生说他是个决不食言的人,那是不是就是说周先生说要娶他姐姐的话是真的。

如果姐姐答应嫁给周先生,那他岂不是以后就要改口称呼周先生为“姐夫”了?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赵柳茵敷衍了一句,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是的叮嘱道,“无论这事儿成没成,都不准你出去说给别人听,听到了吗?”

“听到了。”李司群撇了撇嘴答应了下来。

儿子既然答应自己会保密,那就一定不会到处乱说,赵柳茵对李司群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得到李司群保证的赵柳茵松了口气,那就还剩下一个了,赵柳茵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钱屠夫,“钱大哥,这事儿关乎英英的名声,请您一定……”

秋兰为佩(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