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她的辩解

作者:秋兰为佩更新时间:2019-10-07 23:25:09字数:2654字

周瑾萧缓缓地望向她,心中倒有些疑惑,传闻中,这位李英英除了生活不检点外,还无脑鲁莽,刁蛮任性,但此刻在他眼前的女子,分明眼神清明,知情识礼。

除了样貌不假,看来传言的确对她没有半点优待。

“司群确实动手打了其他人。”周瑾萧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地扫了一眼收回视线。

“李家的,给我出来!”这时,屋外穿来了一个尖锐暴躁的女声。

李英英皱了皱眉,只见一个穿着粗布汗衫的妇人,扯着一个男娃走了进来。她身材魁梧,脸圆腰肥,两条粗壮的大腿走起路来却非常地迅速。

她身旁的男娃,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身上的衣裳被扯得稀巴烂。

妇人指着赵柳茵就骂道:“贱妇,长得一张狐媚相,生的儿子也是一个没爹养的崽。看你那个野种把我儿子糟践成什么样了?”

赵柳茵看到那孩子身上挂的彩,也觉得是儿子动手理亏,可那妇人说的话太难听,她嗫喏几下想反驳回去,却又回不了嘴。

一时间垂下头来,气的流泪,只怪自己教子无方。

“有理说理,你要是再开口侮辱人别怪我不客气!”李英英看到赵柳茵这副模样,挡在她身前,也顾不得什么了。

“哼,小野种,你还不知道是哪个石头里蹦出来的呢!竟然敢指使老娘?”妇人两手叉腰,怒气冲冲地指着李英英。

周瑾萧眉心微蹙,突然说道:“张林,你过来。”

那妇人一惊,没想到儿子的先生竟在这里。

男娃缩在妇人的身后,闻言张了张嘴,又被妇人瞪了一眼,不敢说话。

按李英英本来的性子,恨不得和这个泼妇打一架,可是在听到男子的话之后,稍微地平静下来。

“司群,你为什么和他们打架?”李英英定了定神,率先问道。

李司群猛咬一下嘴唇,握拳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司群,你休要胡说!”赵柳茵气愤地制止他。

“娘,都怪她!都怪她克夫,惹得咱们家不顺,让人笑话,您还总是维护着她!”李司群毕竟年纪小,口无遮拦,童言无忌。

李英英目瞪口呆,但也想得到平时原主确实性格不好,对这个弟弟也缺少关怀,还有那样的名头在身上,也难怪他不喜欢自己。

“就事论事,这件事要是我的关系,也不是你和人打架的理由!”李英英摇了摇头,神情严肃,一旦让这个弟弟动手成性,不知道以后还会惹出什么祸事来,甚至伤及性命。

那妇人一时也忘记了吵闹,望着突然格外严厉的李英英,倒有些琢磨不透她的性格了。

她是听人说,这家人没个主心骨,女儿李英英又一向蠢傻,任人欺负,还克夫,是个天生的扫把星。

本来想借此能够要点钱回去,倒没想过会这么不容易!

“张林,你一向与司群是好伙伴,上次司群抓的鸟都送给你玩了,他怎么会打你……”李英英眼眸微眯,紧紧盯着张林,一字一句地说道,“现在你的先生就坐在这里,你要对他撒谎吗?”

张林看了一眼周瑾萧,本就心虚,顿时哆嗦了一句,“都是我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他娘的巴掌就结实地打在他的屁股上,“小兔崽子,让你乱说话!”

张林哇哇大哭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嚷着:“娘,你打我……”

妇人气得拽着他往外走,“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屋子里渐渐安静下来,李司群堵着一口气不与其他人说话。

周瑾萧正襟危坐,旁观完这一场闹剧,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扫了眼李英英玲珑的身影,若有所思。

张进的娘一向是村里最难缠的人,没想到她倒会拉虎皮扯大旗,瞅准对方忌惮他在场,借着他的面子,把人给逼走了。

赵柳茵虽觉得难堪,但看儿子这样,也忍不住心疼,“司群,脸还疼吗?”

李司群气嘟嘟,依旧不说话。

李英英知道他的倔脾气,转而对周瑾萧谢道:“先生,真是麻烦你走这一趟了!”

周瑾萧摆了摆手,神色缓和许多,“我来,也并不是全因为司群打架的事。”

“嗯?司群还在学堂做了什么?”赵柳茵一时难以平复,闻言一惊。

“夫人,你别急。”周瑾萧起身站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抚上李司群头顶,“司群年纪还小,但对书本知识的理解,已非常透彻了,若是以后再勤加练习,必有一番作为。”

赵柳茵这才松了口气,面上难掩欣喜,连连道谢。

李英英见周瑾萧似乎打算离开,准备代母亲送他时,“砰”地一声,屋门突然被人踹开。

“贱蹄子,你还想去哪里!”

一伙人涌了进来,霎时一片嘈杂。

李英英猛的反应过来,望着这群凶神恶煞的人,心中倒是有了一些数。在原主的记忆中,他们是第三个刚死的新郎官的亲戚。

“李英英,你这个命硬的贱蹄子,竟然还没有死!”说话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她长得水灵,却一脸刻薄相,望着李英英那张明艳非常的小脸,又恨又妒,眼里都快冒出火来。

正是新郎官的妹妹马翠莲,村里有名的暴脾气,都到了及笄的年龄,还没有哪个小伙敢来说亲。

原主名声破败,被闹着沉河,自然有她出的一份力。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马翠莲马妹妹啊。”李英英仰起头来睨着她,并不后退。

“李英英,我哥被你害死了,你竟然还有脸活着?”马翠莲眼里掩饰不住的愤怒,恨不得变成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把她的肉一刀一刀割下来。

“我为什么不能活着?”见她说的这般理所当然,李英英几乎被气笑了。

新郎官自己摔死的,堂都没拜,她就要跟着陪葬?

“你这个贱女人,你难道不知道你克死了我哥?是你害死了他,你就应该陪葬!”马翠莲愤怒地指着她,“没想到,把你丢到河里,你竟然都没被淹死,上天真是不长眼!”

“他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况且……”李英英说这话的时候,心中带着原主的怨气,就因为她有个“克夫”的名头,所以就该任由处置自己的性命么。

她上前两步,朝马翠莲走过去,“你们丧心病狂地把我丢到河里,企图要淹死我,这件事,是谁给你们的权利!”

马翠莲被她凌厉的眼神给镇住了,以前的李英英虽然跋扈,但没什么脑子,只要稍加恐吓,就会没了主意。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一面,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一般,难道以前都是装的吗?

“你……你想怎么样?”马翠莲顿了一下,退了两步,突然想到自己身后带了这么多帮手,怕她干什么,于是趾高气扬的说道,“少猪鼻子插大葱唬人了,你们家连个主事的男人都没有,就凭你,怎么斗得过我们老马家这么多人?”

“有本事你们冲着我来,不要动我闺女!”

赵柳茵又气又悔,当初就不该想着让女儿嫁人找个依靠,不步上自己的后尘,结果落得现在这样。

她也顾不得什么了,柔弱的身影冲到了李英英身前,像一只老母鸡,紧紧护着她的宝贝。

李英英心中很是动容,上一世,她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母爱,不曾想到了这里却都弥补了回来。

“娘,我没事!”李英英拍了拍她的手,轻声安慰。

李司群也立刻跑到她们身边,如临大敌地盯着眼前一群人。

赵柳茵知道女儿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如何不担心,她不能再露怯了。

“翠莲姑娘,你讲些道理。我闺女说给你们马家,没要你们一分聘礼,也没要任何米面肉菜。是我瞎了眼,才会想着把她嫁过去,任由你家这样糟蹋!现在你们要是敢动我的闺女,就从我这身上踏过去!”

秋兰为佩(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