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三个要求

作者:清平调子更新时间:2019-12-05 06:40:03字数:2007字

男子好看的睫毛如同蒲扇一般微微颤动,这是要转醒的节奏,洛梓溪目光紧紧的盯着男子,能从天上掉下来,想必身份也是不一般,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竟然从天上掉下来,看他身上的伤,洛梓溪也看不出所以然,。

外皮上的小伤倒是被洛梓溪找了附近的草药给涂抹了,眼下就看这人醒来后自己说说伤势了,不然还真看不出来。

男子睁开双眸,犹如浩瀚的星辰一般炯炯有神,仿佛要将人的灵魂也吸进去一般,周身散发着一股威势,却在一瞬间又收回去,周身的气质一下子温润了不少,放在人群中,就是一儒雅的翩翩公子形象。

洛梓溪的六感比较敏锐,刚刚一瞬间的变化还是没有逃过洛梓溪的眼睛,心里更是对男子的身份有了新的认知。

“你醒了。”

洛梓溪扬起笑容。

君拂衣微微愣怔,以他的实力竟然没有发现身边有人?

一想到这儿,急忙内视丹田,不好,丹田尽毁,这……

君拂衣嘴角闪过一丝苦涩,罢了,这次能保住一条性命,已经算是不错了,看来自己命里终需有这一遭。

君拂衣的心理很好,若是常人,恐怕此刻已经悲伤的不能自已,他却很快的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心态,朱唇苍白,却一点儿也不掩俊美的外表。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他日有缘,一定报答。”

说完,君拂衣起身就要离开,只是伤势太过严重,就是挣扎起身,也耗费了不少心力,君拂衣的额头已经出现了一层密密的汗水。

洛梓溪看此人倒是倔强的可以,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想着自己走,一点儿也不知道求助身边这么有力的资源。

默默的翻了翻白眼,上前扶了一把君拂衣后,洛梓溪的手隔着君拂衣的衣袖触碰的瞬间,明显的感受到君拂衣身体僵,看来此人平时应该甚少和人接触,看着君拂衣站稳了身子,这才退后。

“公子这是要去哪儿?”

看这人行动不便,此刻也到了响午,怕是中饭都没吃吧。

君拂衣环顾着周围,自己无意中闯进来的小世界,怕是要在这里停留许久了,这附近周围的灵气很是稀薄,恢复实力看来要重做打算了。

正当君拂衣想得出神,一旁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路,君拂衣这才想起刚刚救下自己的小姑娘还没有走。

君拂衣摇摇头,“落地生根,总会有自己能住的地方。”

说完,手中的剑几个轻飘飘的剑招使了出来,很快一连串的树就这样倒地了,君拂衣体力透支的厉害,一下子单腿跪地,用剑撑着,看起来伤势是更加严重了。

不过君拂衣依旧没有停,继续动手,在倒下的几个粗壮的树上又是一番动作,一个只能容纳一人的木屋就这样建好了,整个来回不超过两个时辰。

君拂衣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套桌椅和茶具,又换了一洁白的服饰,这才出门对洛梓溪道“姑娘不如进屋坐坐。”

随随便便就能变出这么多花样,果然,洛梓溪心中对于君拂衣的概念定义的更加神秘了。

不过洛梓溪也不是那种爱随便窥探别人秘密的人,君拂衣的所有异常在洛梓溪眼中自动忽略,对于洛梓溪的识相,君拂衣倒是有些满。

他也不怕将自己的秘密摊开,毕竟也不是任何人都有命知道。

洛梓溪想着此刻自己也没有什么事,也就跟着进去了,不得不说君拂衣的眼光毒辣,选择的屋子地理位置很好,正好藏在这处的山石后面,平常人应该很难看出来这里会有人居住。

洛梓溪刚坐下,君拂衣根根骨节分明如同白玉雕刻的手已经将茶壶握在手中,整套洗茶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

虽然前世族长他们也会对茶道有所研究,不过,和君拂衣一举一动的流畅相比,还是欠了几分火候。

君拂衣一直都是在煮茶,动作优雅之极,如此过了半个时辰,洛梓溪看着这动作,竟感觉时间过去的一点儿都不无聊,如此看美男煮茶想必也是人生一大乐事,想想还是一极品美男,洛梓溪不得不说自己就是赚了。

脑回路一点点的漂移,直到看到面前递过来的一盏清茶,洛梓溪这才回过神,道了声谢。

品了口,浓度适中,喝起来很是得心,一股不浓不淡的清香在口颊中慢慢生发,整个人都像是舒松了毛孔,很快,洛梓溪竟然感受到有一丝真气回到体内。

这是让古今的洛梓溪异常兴奋的,自己这几天一直在为那真气各种努力,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快,喝杯茶就来了,早知道这样就应该让她早点儿遇上此人。

洛梓溪一饮而尽,心里说不出的酸爽。

“君拂衣”

磁性的声音缠绕耳边,仿佛喃喃自语,再抬头,男人还是依旧的品茶,洛梓溪却是知道这怕是他的名字。

洛梓溪索性也不矫情,大方的报了自己的名字。

男子手一挥,桌上很快多了一块木盒子,示意洛梓溪收下,黄花梨木,乖乖,大手笔啊。

打开盒子,人参?还是一千年的,这也太大手笔了吧,洛梓溪将盒子合起,退了回去,“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君拂衣没有理会,“给你了便是你的,另外你还有三次提要求的机会,在我能力范围内,我都会应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洛梓溪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是君拂衣不想欠自己人情,好吧,既然他这么想,那么自己就收下吧。

想想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只是给他随便敷了点儿草药,在一旁等他转醒,说起来,还是洛梓溪赚了。

刚要走,想想还是回头对君拂衣道,“我就住在山下的草屋内,若是有需要,可以过来找我,能帮的我会尽量帮。”

说完,也不等君拂衣反应,洛梓溪就转身离开了。

顺路摘了些野菜,放在自己随身携带的背篓里,这才下山。

清平调子(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