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之间

作者:橙理飒更新时间:2015-06-05 17:06:19字数:3265字

林默之与季小凡并没有同沈铭瑄他们一起晚饭,除了与蒋文轩并不熟悉的缘故外,总觉得人家一家三口在一起出来玩,出顿饭不容易,而且他们夫妻之间有好多问题,随意的说点什么,都能挑起火药味。

同他们道别之后,林默之开着车,在车里他询问季小凡有没有想要吃什么。

“我嘛,我吃什么都可以。”季小凡虽然是个吃货,但是对于食物她并没有什么过所的要求,只要干净卫生就好。

林默之明白似得点了点头,开着车转了几个弯,来到塞纳河的渡口。林默之的车刚刚出现在渡口的时候,就有两个穿着法国宫廷管家服饰的人出现,在那里等待着他们。

华灯初上,美丽的塞纳河两旁无数璀璨的灯光照耀着,岸边的风景,那些在岸边约会的情侣,季小凡欣赏这样的美景,心里觉得很温馨,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得到这样平凡的幸福呢?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林默之牵起她的手,那么自然,连林默之自己都不曾察觉。

林默之带着季小凡走上一艘非常豪华的邮轮,服务生将他们带到一件非常豪华的餐厅里,这虽然是一个封闭的包房,但是却是用玻璃搭建的,通过玻璃的折射,欣赏外面的美景。林默之替季小凡将椅子拉出来,待她坐好之后,他也在服务生的服务下,做好。

服务生开始上餐,并且为他们打开了一瓶红酒,为他们两个人到了一些,很快葡萄酒的香气弥漫在房间里,还没有喝酒人就已经觉得微微地醉了。

“我想问一下,他们应该同不懂中文吧?”季小凡小声询问道,她的小脸红红的。

林默之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是狐疑的点着头。

“你能不能让他们先出去啊,这几天咱们都在这么豪华的餐厅吃饭,每顿饭都有人在一旁伺候我觉得很不习惯。”季小凡的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

林默之点了点头,对着服务生说了一堆季小凡听不懂的法语,听得她头都大了。

服务生很有礼貌的鞠了躬,然后走出包间,关山上了门。

“啊。”季小凡终于觉得可以解脱了,这样下去她会累死了。

“你对我的安排不满意是吗?”林默之问道。

季小凡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对你的安排很满意。但是如果让我天天这样,我会抓狂的。我生来就不是什么有钱人,这种有距离的生活,我并不是很期待。简单的体会一下就好了。”

“如果是这样,你该早对我说的。”林默之有些抱怨的看了季小凡一眼。

“这只能说明,我们生来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季小凡淡淡的说。

林默之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季小凡。

季小凡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本来林默之带自己来吃东西看美景,自己是很开心的,心里对他很感激也很喜欢,这一点她不否认。只是今天突然看到沈铭瑄,在看到沈铭瑄的状况,虽然沈铭瑄什么都有,但是季小凡并不觉得那样的生活就是自己想要的,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就永远不是。

“今天在看到了沈铭瑄和蒋文轩之后,你的态度就变得很冷漠。这件事,给你的刺激很大吗?”

季小凡吃惊的看着一直望着自己的林默之,她真的不知道林默之会能猜到自己在想什么。

看到季小凡的反应,林默之就猜到了大概,他很清楚季小凡的个性,她很容易受到周围事物的感染,开心快乐的也好,伤心不安也罢,她都是这样,林默之不懂,为什么看起来乐观向上的季小凡怎么这么容易多愁善感。

“像沈铭瑄和蒋文轩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好奇怪的。”

“为什么?”

“他们两个人之间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怎么可能,如果当初瑄姐不喜欢蒋文轩,她为什么要嫁给蒋文轩呢?”

林默之突然对于季小凡的单纯,有些担忧,怎么出入社会这么久她就看不懂人的恶的一面呢。

“如果沈铭瑄真的像她给别人那种感觉的人,她就不会接受蒋文轩给的一切了。”

“瑄姐有孩子要养,接受前夫的赡养费有什么不对呢?”季小凡并不认同林默之的说法。

林默之看着季小凡眼里的小愤怒,说道:“铭瑄公司,从成立到现在不过三年,而且国内好多大公司都要点名和你们公司合作,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都是瑄姐奋斗出来的。”

“错了,这一切都是通过蒋文轩的点头会意的。”

季小凡根本就不相信林默之说的话。她以沉默表示抗议。

“当年,沈铭瑄和蒋文轩的婚礼,在商界是很轰动的。蒋文轩在和沈铭瑄当天就继承了数百亿的财产,但是很快结婚不到三个月,两人就分道扬镳,你还不明白吗?”

听到林默之提到沈铭瑄他们的婚礼,还提到了数百亿的财产,听得她云里雾里的,根本不明白。

“蒋文轩继承那数百亿的财产,是有条件的,他必须先结婚。”

季小凡恍然大悟,但是她仍然不相信沈铭瑄会为了分的蒋文轩的财产两人假结婚,还生了宝宝。

“没准就是蒋文轩骗了瑄姐和他结婚,等到继承了财产,就提出和瑄姐离婚的。”

林默之在心里真心的替她担心,怎么在她眼里,男人都是坏人,男人都是受害者,曾经她不也是伤害过自己吗?

“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赶紧吃东西吧。吃完之后我们就会酒店休息,你玩了一天也累了。”

季小凡有些赌气的看了林默之一眼,然后拿起酒杯,把杯子里的酒都喝了。一股辛辣之窜到喉咙,呛得季小凡咳到不止。

林默之快步来到她的身边,拍着她的后背说:“怎么这么喝酒,你不会和就别这么喝,现在好了吧。”

“要你管!!!”季小凡推开了林默之的手,眼角还挂着泪水。

林默之有些生气,怎么这个女人这么不知好歹。他扛起季小凡走出了包间,惹来每个人的侧目。

“林默之,你疯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丢人啊,赶紧放我下来。”季小凡被扛在肩上,脑袋朝下,难受的要命,她越挣扎林默之抱得越紧。

听到季小凡的叫喊,林默之很生气的打了一下季小凡的屁股,结果就这一下,季小凡就火了,一直不停的挣扎。从出了邮轮到车上,再到酒店。

扛着季小凡走到房间里,季小凡还在挣扎,林默之又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下,这次的力道比以往的都大,这让季小凡疼得不行。

“哇哇哇哇。。。。”季小凡哭了起来,听到季小凡在哭,林默之赶紧把她放了下来,然后问道:“我打疼你了是不是?”

“林默之,你混蛋,混蛋。”季小凡捂着屁股,没有形象的哭了起来。十足一个受了委屈的小朋友再哭鼻子。

“我看看。”林默之拉开季小凡挡在屁股上的手,可是季小凡不给他看,一直推开他的手。

“不要!!!我为什么要给你看我的屁股,我凭什么给你看我的屁股,你打疼我了还要看我的屁股,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呢!!!”季小凡边哭边说。

林默之真的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他压低自己生气的声音说:“我只是看看,你的屁股有没有红。”

季小凡吸了吸鼻子,走到床前,一屁股坐在那里。

“还疼不疼?”林默之关心的问。

季小凡把脸转过去,压根不理他。

知道季小凡没什么大问题,也知道季小凡在和自己赌气,林默之蹲在季小凡的身边说:“玩了一天了,去洗澡准备睡觉吧。”

“我不要,我没玩够,我不要睡觉!!!”季小凡大声的抗议着。

“那你要玩什么?”林默之耐心的问道。

“我要喝酒,要和那种最烈性的酒!!!”

“不许!”林默之严厉的说道:“不许喝酒!”

季小凡甩掉脚上的鞋子,站到床上,生气的说:“我忍了你很久了,很久了。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莫名其妙的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一堆的麻烦事,就算是这样就算了。后来你走了,一切也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可是五年了,你又出现了,是我们公司不能得罪大老板。你还用你手里的权力危害我朋友的生命安全,威胁我,还让我做你的情妇!为什么,为什么,你把我的生活搅乱了,却还在怪我,为什么,为什么。。。”

季小凡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几天憋在自己心里的话。

“那个人问过你!”林默之生气的说。

“那又怎么样,两个人互相喜欢,为什么不能亲吻!”季小凡质问道。

“那么,你爱他?”林默之的声音已经冷到了极点。

“对!”季小凡脱口而出,她知道这样说又会伤害到他,但是她不要这么下去了。

“那好,我去杀了他!”林默之如同一头愤怒的豹子,血红的双眼,不满杀气。

“你觉得拿这些来威胁我,有意义吗,我们已经分手了,结束了。这样的话我已经说了无数遍了,为什么你不懂!”

“因为你是我的!不过,既然你不愿意让我得到,那么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你!看来我还是对你太和平了。”林默之严厉的杀气越来越浓。

季小凡的眼角,流下眼泪,她说:“林默之,你的愤怒我没办法平息,如果你觉得我死了对你来说才能让你放下仇恨,那么你杀了我吧。”

林默之,笑着,这个笑容却满是杀气:“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要慢慢的折磨你。”

季小凡冷笑道:“你真的是太危险了,不过,是我惹到你的,我认命。”

橙理飒(作者)说:

投诉 捧场1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