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柳姨娘

作者:小容嬷嬷更新时间:2019-11-12 11:21:11字数:2005字

柳姨娘是在侧夫人来之前进府的,曾经是某个大臣同僚送给温启钰的美人,因为长相不俗,那一段时间,也算是极受宠的。

只是这雪灵姗的段数太高,一来就震慑了这些姨娘通房。

直到现在,柳姨娘在安定侯府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时,白霜院的守门的小丫鬟看到款款而来的冷幽怜,先是一怔,然后才缓过神来赶紧进屋子里禀报。

“姨娘,正……正夫人来了!”

正在绣东西的柳姨娘手中动作一顿,针差点就扎进了指头上。

柳姨娘的确生得一副好相貌,可能是因为风寒未愈,又整日在屋子里闷着,样貌再美,也失了曾经的灵动。

她皱了皱眉,然后道。

“她来做什么……罢了,随我出去相迎吧。”

冷幽怜刚刚进了白霜院,就碰上了打算出来迎接她的柳姨娘,看着柳姨娘那略显苍白的脸色,冷幽怜眸光变了一瞬,然后清浅一笑道。

“妹妹身子不舒服,何必出来相迎呢,外面风大,快进去吧。”

以前的冷幽怜从来都不会自降身份和她们这些姨娘说话,算起来,这还是柳姨娘第一次和冷幽怜私底下的交谈。

所以柳姨娘听到了冷幽怜如此关心之言后,神情略微讶异,然后很快恢复,指挥着丫鬟道。

“意书,快去搬个火盆来,再给正夫人倒杯热茶。”

进了屋中,冷幽怜先是询问了一番柳姨娘身子的近况,寒暄了一阵后,丫鬟意书很快就端来了一杯茶。

冷幽怜接过后,并没有喝,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那柳姨娘旁边放着的绣活儿上。

“妹妹的绣工真不错,这绢帕上的青鸟还真是栩栩如生呢。”

“夫人缪赞了,都是些小东西,夫人若是喜欢,等会儿就让意书拿些送去夫人的琉璃院。”

柳姨娘虽是笑着,心中却也在猜测着今日冷幽怜的来意,她虽然不出门,却也知道近来府中的变故,所以对于冷幽怜,她也是留了一丝心眼。

冷幽怜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出这屋中的古怪氛围似的,突然站起身,捧着茶就上前几步。

“来,让我先仔细看看这绣工……”

正说着,也不知道是脚下步子没有站稳还是什么,冷幽怜手中的茶杯突然一斜,茶水就那样洒在了柳姨娘身上。

冷幽怜哎呀了一声,立即拿出身上带着的绣帕给柳姨娘擦,只是那手,却是悄无声息的按在了柳姨娘的脉搏上。

这一变故来的太突然,待柳姨娘反应过来时,冷幽怜已经敛下眸中异色收回了手,她面露抱歉之色。

“是姐姐不好,惊扰妹妹了,秀荷,去,从库房本夫人的嫁妆里拿出一匹绸缎来,送给妹妹做新衣吧。”

这下,柳姨娘就算是想生气或者做什么,都没招了,只道。

“无妨无妨,不过是弄了点茶水罢了,换了就行。”

冷幽怜看了看外面的日头。

“已经快晌午了,既然妹妹要换衣服,姐姐也不在这耽搁妹妹,下次有空再聊。”

看着冷幽怜离去,柳姨娘困惑极了。

“姨娘,正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呢,这府中人的心思啊,一个比一个深,罢了,去拿件干净衣服给我换上吧。”

从柳姨娘处离开,冷幽怜步子不停,一直朝前行去,秀荷都有些跟不上她的步子,小跑了起来道。

“夫人,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怎么茶洒了出来?”

冷幽怜神情一动,道。

“或许是脚滑了吧。”

“原来如此啊,看来这雪天冷气太盛,把连屋子里都给冻住了。”

怎么可能是脚下一滑,也只有像秀荷这么单纯的丫头才信冷幽怜的话。

在听闻雪灵姗怀孕后,冷幽怜心中就有个疑惑,为何温启钰这么多年来一直未有孩子,而这个雪灵姗来府中不过两个月有余,怎么一来就有了。

所以,她才有了一个猜测。

原本以为是有人故意给那些姨娘下了什么药致使不孕,可她刚刚给柳姨娘把了脉,除了因为风寒在体,脉象虚无些,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

难道,是她想多了?

而就在这时,旁边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人踩在雪上的脚步声,隐约还夹杂着人的小声议论。

“哎,真别说,这个外乡来的严大夫还是有些厉害的,侯爷这么多年的药没白喝。”

听到这一句,冷幽怜当下眉心一跳,立即拉着秀荷朝着身边的假山后躲去。

那两个拿着药罐子的小厮自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依旧在那儿嘀咕。

“可不是嘛,那药啊闻着就恶心,也亏侯爷忍得住。”

“行了,别说了,快把这药渣子倒去老地方埋起来,可别让其他人知道了,不然咱们俩小命不保哟。”

两个小厮一边说着,一边将药罐子里的药倒进了不远处一棵树下地坑里埋了起来,然后这才离去。

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远去,冷幽怜这才从假山后出来。

秀荷一脸不明,皱起眉头问。

“夫人,奴婢从未听过府中来过什么严大夫,还有那药……”

和秀荷一样,冷幽怜也很疑问,她眸子一眯,抬步就朝着那埋着药渣的树下而去。到了地方,她先四下一望,见四周无人,这才用旁边的木棍将那地坑挖开,然后对秀荷道。

“秀荷,我的绢帕湿了,拿你的绢帕来。”

“夫人,给您。”

冷幽怜将药渣装在了绢帕中,然后再把地坑填平,这才回了琉璃院中。

“秀荷,把门关上。”

秀荷看着冷幽怜将药渣平铺在圆桌上的动作,心中甚是疑惑,不过还是立即去做了。

此刻,冷幽怜正站在桌前,盯着这些药渣,似乎是想从这些东西里,找出所以然来。不过,奈何冷幽怜医术尚浅,并不能从中察觉出异样。

“都是比较常见的补药,倒是这几味药,似不曾见过……”

思及此,冷幽怜抬头看向了一旁走过来的秀荷道。

“秀荷,去,安排一辆马车,我要出城一趟。”

小容嬷嬷(作者)说:

谢谢支持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