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孩子亲爹

作者:小容嬷嬷更新时间:2019-12-05 07:48:03字数:2738字

待温启钰大笑着离去,冷幽怜这才垂下了眸子,盯着她那被温启钰捏红的手腕,眼底幽芒一闪而过……

正在这时,外面跑来了一道身影,正是冷幽怜刚刚派去办事的秀荷,秀荷一见书房中没有旁人,立即就跑了过来,在冷幽怜耳边轻语了什么。

冷幽怜神色微变,随后勾唇一笑,“果然不出我所料……带回来的人呢,在哪儿?”

秀荷小声答。

“为了不引人瞩目,奴婢已经派人将那人带回了琉璃院的后院小屋里了。”

冷幽怜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土,微笑着站起身。

“走,回去看看。”

琉璃院后院小屋。

“夫人,这人不知道被谁打的,身上没一处好地儿,真是可怜,之前奴婢见着他那模样都被吓了好一跳呢。”一边说着,秀荷缓缓推开了小屋的门。

这是一间专门堆放杂物的屋子,平时很少有人待,所以一开门,里面的尘土就扑面而来。

冷幽怜禁不住轻声咳嗽起来,秀荷连忙挥动袖子扇开灰土。

里面守着的两个奴仆一见冷幽怜来了,当即上前行礼道,“奴才见过夫人。”

见冷幽怜眸光在屋子里转悠,其中一个奴仆指了指屋子里面。

“夫人,那人正躺在里头的废旧床板上呢。”

冷幽怜点头,递给了秀荷一个眼色,秀荷当下上前从自己袖口里拿出了一锭银子,丢给了这两人,一边还道。

“以后跟着咱们夫人好生做事,定不会亏待你们的,下去吧。”

见到银子的两人当即眉开眼笑。

“上次奴才家里出事儿,还是夫人帮忙摆平的,夫人又对咱们兄弟俩这么好,今后一定以夫人马首是瞻!”

收买人心可不是个简单事儿,冷幽怜老早就让秀荷去打听了这府中奴才,挑来的都是家底干净为人正直的这种,再加些手段,别人对你俯首称臣并非难事。

冷幽怜笑了笑,“都下去吧,拿着这钱好好给家里老母亲看看病,剩下的就当酒菜钱。”

“是是是。”

两人离去后,冷幽怜这才带着秀荷进了里面,借着从门外打下来的光影,冷幽怜能看到那浑身是血,躺在床板上奄奄一息的男子。

她当即皱起眉头,开始思索此人身份。

这人虽然一身血污,被打的看不出人形,不过冷幽怜也能看出他身书生打扮的布衣长衫。

这样的读书人,怎么会在安定侯府里被人打了个半死给拖出去?

冷幽怜不由觉得古怪,她上前两步,在此人跟前蹲下来身,先是伸手为其把了把脉,然后轻点头。

“恩,伤的这么重,居然还强撑着。”

说着,冷幽怜看向了秀荷。

“去,把我的药箱拿过来。”

秀荷连忙去拿了,冷幽怜先给此人服下了续命的药丸,简单将他身上的伤口处理包扎,这才写了个药方,让秀荷偷偷去抓来。

看着手中药方,秀荷很是不解。

“夫人,这个人身份不明的,咱们救活了他,万一……”

冷幽怜看着满脸谨慎的秀荷,淡笑着道。

“秀荷,我问你,堂堂安定侯府里,谁会私底下打死个人还偷偷摸摸的丢出去,生怕了别人知晓了似的?”

秀荷摸着下巴开始思考,“肯定不是老夫人和侯爷,其他几个姨娘也不像是惹事儿的,那就只有……”说着,秀荷眼前一亮,“那不就只有碧落院那一位了吗!”

终于明白冷幽怜的用意,秀荷拿着药方就连忙下去抓药了。

折腾了许久,直到夜里,这个书生才缓缓醒来,一睁开眼,面前便是一片昏黄烛光,他有些诧异道。

“我……居然没死……”

听到动静,一直守在门口的秀荷立即惊屋一看,见那书生已经醒了,立即跑去叫来了冷幽怜。

“夫人,您瞧,他醒了,刚刚还在说话呢!”

看着小屋里已经坐起身,尚且还有些困惑的男子,冷幽怜扬眉上前,轻声道。

“你醒了。”

听着这陌生的声音,书生转过身,极为警惕地看着冷幽怜。

“你……你是谁,这又是在哪儿?”

冷幽怜漫步上前,微笑看着此人。

“别怕,我是安定侯府的正夫人,这里是我的院内放杂物的小屋。”

“安定侯正夫人……”默默念叨着这几个字,书生的神色陡然一变,眼底都是惊骇,甚至是恐惧。

冷幽怜不明白了,自己这个侯府夫人的名号在世人眼中都是笑料,怎么到了此人这,反而像是索命冤魂似的。

等等,索命冤魂……

冷幽怜再次看了眼此人看着她时的眼底惧色,似乎明白了什么,问。

“置你于死地之人,是不是打着本夫人的名号?”

书生一听,轻轻扯了扯自己那还带着伤的嘴角,“做了还不承认,这京城人的作风可真是有趣。”

听书生如此说,冷幽怜基本可以确认,这件事和雪灵姗又脱不了的干系。

她微昂着下巴一笑,“本夫人与你无仇无怨,又为何要将你置之死地,再者,既然你当时已经只剩下了半口气,我又何必费尽心思让人把你带回,并且亲自给你上药?”

“你是与我无冤无仇,可是,你和姗儿……”说到这,书生蓦地住了口。

冷幽怜骤然回身,半眯着眼盯着此人,话语笃定。

“你认识雪灵姗。”

书生眼眸一闪,立即否认。

“不,我不认识。”

冷幽怜也不急,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微笑面对于他。

“你不承认也无所谓。”

说着,她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纸,丢给了书生,“看看吧,或许你会对这个感兴趣。”

书生原本并不感兴趣,只是无意间瞥了眼那纸上的内容,下一刻,忽地僵住。

对于此人的反应,冷幽怜表示很满意。

“去年在京城五十里外的泗水县,出了个秀才,叫刘已,刘已有个表妹,模样长的水灵,还会跳掌上鸿燕舞,两个人暗生情绪,立下誓言,此生不离。可谁曾想,秀才出了趟远门,表妹就进了京,再也没了音讯。”

冷幽怜说这段话时,她能感觉到旁边书生那不住颤抖的手,莞尔一笑,她抬眸继续道,“我说的对吗,刘已。”

没错,这个书生就是这故事里的秀才刘已,而这个表妹,自然就是那位深受温启钰宠爱的侧夫人雪灵姗了。

刘已将这纸给捏碎,死死盯着冷幽怜,“果真如姗儿所说,你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轻笑了一声,冷幽怜无奈摇头。

“看来你这个姗儿表妹还有些本事啊,想见她吗,我可以带你去。”

刘已困惑了,他昨天来找雪灵姗时,那些人就说是奉了正夫人的命,要将他乱棍打死,怎么现在看着这个所谓的正夫人,倒是有些不太对劲呢。

他为了寻找雪灵姗,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在一个多月前,两人曾经在京城街道上有过一次碰面。雪灵姗告诉他,她也不想离开自己,但是安定侯权势滔天,府中还有个恶毒的正夫人。

特别是这个正夫人,阴险无比,在外传扬自己不受宠,被侧室欺压,而在府中却是横行霸道,欺辱于她……

不等他回话,冷幽怜就已经站起了身,“我不知道雪灵姗究竟对你说了什么,让你依旧如此死心塌地相信于她,不过若你真想知道真相,这一趟非去不可。”

见这女人说的如此笃定,刘已的心里不禁有了几丝动摇,毕竟,他是真的想见一见雪灵姗。

“好……”

入夜的侯府后花园中,似比白日还要热闹些许。

近来雪灵姗常常心绪不宁,又孕吐的厉害,温启钰怕对孩子有影响,特地让人准备了一艘小船,趁着此时后花园里没有旁人,温启钰偷偷带着禁足的雪灵姗就来了这船上泛舟游湖。

两人站在船头,男的带着和煦笑意,揽过身边女子肩头,女的略显娇羞靠在那男子胸膛上,满脸都是幸福笑意。

“真是艳羡旁人的一对啊。”

树影阻隔的不远处凉亭里,冷幽怜望着那湖中人影轻叹道。

旁边,刘已的眼神像淬了毒,盯着温启钰轻抚雪灵姗小腹的动作,恨不得当即冲出去!

冷幽怜侧头看向他,“那个孩子,是你的吧。”

小容嬷嬷(作者)说:

新人新书,喜欢就点收藏吧~么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