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土为安

作者:再见江南更新时间:2019-11-13 16:44:31字数:2046字

“王爷吩咐,打死勿论。”

两名逸王府的侍卫叉着披头散发,宛若鬼魅的女人扔在地上。

女子身材发福臃肿,肥胖的脸上青紫交错,原本就貌似无颜,更添几分狰狞。

“我没有,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发梢尚在滴水,系着衣带的男子回过身一脸铁青,咬着牙道:“不是你?那你且说说,除了你还有谁?”

胆大包天的女人,打死都是便宜了她。

风月歌本就比常人反应慢半拍,此刻已是慌了神,她明明在房里睡觉,谁知道怎么会一睁眼就在这里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逸王哥哥你相信我。”

逸王面色骏黑,还敢狡辩。

刚刚跟过来的风轻苒哀戚戚道:“逸王哥哥,我大姐姐许不是有意的,就算,就算……还请逸王哥哥看在风府的面上从轻发落。”

这话是变相认定风月歌就是故意偷看逸王洗澡了。

风轻苒身后的柳芊芊添油加醋道:“苒苒你就是太善良,风月歌这般不要脸,胆敢妄图猥亵逸王爷,应该鞭笞才是。”

“鞭笞?未免有些过了吧……”

二人一唱一和,反倒议论到轩辕痕心里去:“就鞭笞二十。”

二十?风轻苒眼底不虞,也太便宜她了。

柳芊芊自告奋勇,风轻苒也在一旁帮腔,还故作好心道:“逸王哥哥身边的护卫都是高手,别一不小心真把姐姐打出个好歹,不如就让芊芊动手吧,好不好逸王哥哥?”

逸王轩辕痕沉默片刻点头,两女对视一眼,眼底均划过一抹得逞之色,风月歌被缚在木桩上。

柳芊芊出手很辣,几鞭子就抽得风月歌声音嘶哑:“好疼!逸王,我真的没有偷看,求求你让她住手,放过我吧,真的好疼啊!爷爷救命我!”

一刻钟后,凄厉的喊叫渐弱:“王爷,昏过去了。”

柳芊芊停手,鼻音哼气道:“这就晕了?莫不是装的吧?”

风轻苒适时唱白脸:“逸王哥哥,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逸王冷眸:“继续。”

打着打着风月歌活活被痛醒,满脸是血:“逸王饶命,我错了,再也不敢了!逸王哥哥,你忘了,小时候你说过会娶我的……”

实在痛得要命,风月歌脑袋充血,居然认了这莫名之罪,还妄图“晓之以情”。

哪知逸王最不想听的就是这个,轩辕痕冷光乍现:“闭嘴,儿时的话岂能当真,也不照照镜子,就凭你现在这幅鬼样,乞丐看了都会嫌弃的尊容,配的上本王么?”

风月歌面露哀伤,她是真心喜欢逸王,却被伤得体无完肤,忽地一口心头血喷涌而出,再度晕厥。

“哎呀,我都没怎么用力,又晕了呢。”

风轻苒,柳芊芊一个黑脸,一个白脸,配合的天衣无缝,堪称一绝。

这会儿轩辕痕正在气头上,原本就厌恶风月歌,哪还能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就连逸王府的侍卫都暗自摇头。

堂堂元帅大人的孙女,偷看他们王爷洗澡,这叫个什么事儿?

若是个美女也就罢了,偏风府三小姐奇丑无比,膘肥体胖,活像个人形猪,难怪王爷如此气急败坏。

“泼醒。”

一盆冷水泼在头上,风月歌出气多入气少地幽幽转醒。

忍下嘴角欲勾起的笑,风轻苒眉头一触,佯装不忍道:“逸王哥哥,再打下去姐姐就要被打死了,还是……还是算了吧,看在风府的面上,轻苒求逸王哥哥手下留情。”

“还是苒苒你心善,王爷您觉得呢?”

轩辕痕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淡模样:“苒儿不必替这种人求情,继续打。”

闻言,风月歌心如刀割,她的逸王哥哥,从前不是这样的,怎么会这么对她!

“逸王哥哥,不要……”

轩辕痕大怒:“闭嘴,谁允许你这么叫本王的!”

柳芊芊手起鞭落,一鞭狠过一鞭。

整整二十鞭过后,风月歌已被抽的皮开肉绽,声声哀嚎,不少侍女都忍不住悄悄撇过头。

本来就丑陋的脸,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风轻苒掩掉眼底的幸灾乐祸,轻声道:“逸王哥哥,姐姐许是一时把持不住才如此荒唐,不若就小惩大诫,饶了她吧。”

风月歌不知怎地突然发作,嘶吼着用不着猫哭耗子假慈悲,风轻苒假装受到伤害,趴在轩辕痕肩头嘤嘤哭泣。

轩辕痕微恼。

“再加一百板子。”

侍卫领命,将绑在桩上的风月歌解下来放在长凳上,板子应声落下。

此时风月歌已然喊叫不出来,眼看真要被打死,再次陷入重度昏迷,轩辕痕冷然道:“扔出去。”

瞧着拖死狗一样被拖走的风月歌,风轻苒无言笑了,让你痴心妄想,胆敢肖想她的逸王哥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逸王哥哥,姐姐已经受到处罚了,你就消消气别再怪她了。”

逸王不耐:“苒儿,也就你天真善良,还会替她求情。”

风轻苒含羞带怯地撇过头,轩辕痕是十分受用,这才是他喜欢的美人,温婉柔顺,美貌出挑。

……

许久后,风月歌的贴身丫鬟青青久寻不见自家小姐,急得不行,心知老太爷不在,风府内一切由夫人做主,即便说了也不会派人寻找,便独自出府去寻,终于在逸王府后院墙角发现半死不活的风月歌。

“小姐!”

……

次日。

暮霭渐沉。

风府一处破败不堪的残院,满脸血痕的少女双眸禁闭,躺在床上。

“小姐,奴婢再去找大夫来,你可千万别吓青青,小姐……”

怎么会有人如此残忍,跪在地上的丫鬟泪流满面,明知床上的人已然回天乏术,仍旧自我欺骗,不肯认清现实。

她不过是出去买趟药,怎么就……就会这样了!

“青青姑娘,三小姐已经断气了,夫人交代入土为安,你也别为难我们,快让开吧。”

捶地痛哭的青青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小姐刚刚横死,这些恶人就这么迫不及待?

“胡说,大夫昨天还说小姐没有生命危险的,怎地今儿就恶化了?分明是有人暗下黑手,老太爷若是回来,定不会放过你们!”

再见江南(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