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醉酒

作者:周小寒更新时间:2019-07-19 13:15:33字数:2034字

“我..我头疼.....好难受,头晕。”

夜色下,整个城市灯火通明,星光会所外,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人,跌坐在路边,抱着冰凉的大理石圆墩。

而这个醉酒的女人,正是娱乐圈当红一线明星秦思妙。

“雅雅,我好难受啊,也好渴啊....呕.....”

秦思妙想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浑身燥热难耐,只能靠抱着大理石墩,来驱逐身上的热。

然而,大理石圆墩的冰凉,效果显微。

林馥雅扶起秦思妙,坐在大理石圆墩上,“妙妙姐,你稍微再坚持一会儿,我送你回酒店。”

“好....好.....”秦思妙轻声回道。

半个小时后。

林馥雅扶着秦思妙到了盛世酒店,而此事的秦思妙,已经神志不清了。

到了酒店停车场,林馥雅专门挑了一个监控盲区停车,下了车,瞥了眼后座的秦思妙,摸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喂,你到了吗?我在A区停车场,白色宝马,嗯,快点,我等你。”

不出几分钟,一辆大众轿车开了过来,大众轿车停好后,从车上走下来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一看就是社会青年,还纹着大花臂。

“东西呢?”红发青年开门见山问道。

林馥雅抿唇,拉开驾驶车门,从自己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递给红发青年,“呐,给你,明天记得把照片给我。”

红发青年接过文件袋,打开,瞅了瞅,收到自己车里,轻笑一声,“哥哥我办事儿,你放心。”

林馥雅听着红发青年吊儿郎当的语气,很是不悦,“行了,我走了,人在车后。”

“车后?”

红发青年不自觉地舔了舔唇,转身拉开宝马后车门,看着因为燥热,不安地在车后座蹭来蹭去的秦思妙,“哟,都成这样了,你到底给她喝了多少酒,怎么醉成这样。”

“灌醉了不好吗。”林馥雅说到。

“好吧,哥哥我会看着办的。”红发青年调笑道。

他弯腰,将后座的秦思妙抱了出来,给林馥雅使了个眼色,“行了,你走吧。”

而后,他转身向电梯口走去。

秦思妙在红头发怀里难受的不行,推着红头发说道:“你是谁啊,滚开。”

“乖,别动啊。”

红发青年抱着秦思妙,一路乘着电梯,直上七楼。

电梯门打开后,红发青年开始寻找703房间。

而他怀中的秦思妙,推着他头晕呕吐,都吐在了男人身上。

“好难受啊....我好难受,头晕。”

另外一部电梯口,有一个身穿藏青色西装的男人正在等电梯,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他正好听到了秦思妙的话,身形一顿。

打开的电梯门又合上了。

“乖乖....你看看你,吐的都在哥哥身上了。”

突然,一只手揪住了红发青年的衣领。

“哪个混蛋,给我出来....”

然而,红发青年还未骂出整句话,一阵天旋地转,怀中的秦思妙被人夺走,胸口被这突然出现的莫名其妙的男人狠狠踹了一脚。

“我.....”

痛到麻木,能清晰感觉到肋骨断裂了。

红发青年抬起头,看向踹他的人,只一眼,就吓得他连滚带爬逃走。

这个男人,他惹不起。

“水...水...”

秦思妙在男人怀中剧烈挣扎,口干舌燥。

“你再忍耐一会儿。”

男人扶着秦思妙,弯腰从地上捡起房卡,看了眼房号,再拦腰抱起她,向703走去。

进入房间后,男人将秦思妙放在沙发上,准备去给她找水,谁知却被她一把捉住了手。

“你是谁啊,走开。我不认识你,我太晕了,林馥雅呢。”

说着,秦思妙推着男人的手,使劲儿地往外面推。

“你....”男人看着秦思妙总是把他往外推,但是放开她她又站不住,总是摔倒。

男人的手掌很凉,可这点凉,远远不够。

于是,秦思妙干脆一把抱住男人,使劲儿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身体难受至极。

男人自认为自制力一向很好,在这一刻,却觉得备受煎熬,他用力拉开秦思妙,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低沉而磁性。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思妙虚着眼眸,看着眼前的男人,头发已经被她揉乱,再看脸,鼻梁高挺,眉目深邃,轮廓分明,薄唇紧抿,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知道啊,美男嘛...你长得真好看,你的眼睛真漂亮,为什么要戴眼镜呢?”

秦思妙笑嘻嘻地伸手摘掉男人的眼镜,扔到一边。

没了眼镜后,秦思妙发现男人长着一双极其深邃的眼睛,如夜空,如星海,仿若会吸将人的魂魄吸进去般。

“秦思妙....”

男人并不知道秦思妙此时是不正常的,权当她喝醉了,对于她伸手摘掉自己眼镜,有些微不悦。

“嗯!我是秦思妙!”秦思妙回道。

“从我身上下去,我也是危险的男人。”男人俊眉轻蹙,脸上尽是克制隐忍。

“危险吗?”

秦思妙笑了笑,突然捧住男人的脸,“吧唧”一声,亲到男人唇上,巧笑嫣然,“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危险。”

“这是你自己说的。”

男人亲了一口秦思妙的嘴巴。

............

“醒醒!醒醒!妙妙姐!”

睡得迷迷糊糊间,秦思妙张开眼,看着林馥雅,轻吟,“唔....我好饿啊,我睡了多久。”

“两天了....”林馥雅递过一杯水,给秦思妙。

“这么久?”

秦思妙接过水,咕噜咕噜灌下肚,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些,低头的一瞬间,瞧见自己穿着丝质睡衣,可胸口和肩膀上有乌青,略疑惑,“我身上这些是怎么回事?”

“这个是你不小心磕到的,那天晚上,你喝得太醉了。”林馥雅解释道。

“哦,难怪身体现在还有些酸。”秦思妙深呼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

林馥雅的话,她从不曾质疑,那天晚上,喝短片了,离开包厢后发生的事情,一概记不得了。

周小寒(作者)说:

投诉 捧场3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