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寡言少语

作者:余浅音更新时间:2020-03-19 00:20:19字数:2015字

“华亭,华亭她还活着啊!”韩家屋子里又跑出一个梳着双丫髻跟华亭差不多年岁的小姑娘,见到厉焕和厉华亭便开心笑了,“厉伯伯,您可回来了,束衣知道都是他们胡说的。”

厉焕知道大家都误解,可他如今要是跟大家辩解只怕没人听,便只好将方才桑山上的事同韩家大伯说了一遭,不过还是隐去了青玉积怨之事。

“爹爹,我就说吧,华亭命大得很,是天上的神仙庇护呢!”韩束衣傲娇的看着自己爹爹。

韩家大伯一听是昆仑山的道长便信了,世上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算有定也早被道长灭了,有什么好怕的。思及此,韩家大伯便对厉焕道,“厉大夫你放心,既然不是他们所想,我定替你同他们解释清楚,日后他们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病还得去找你,自然也不会揪着不放的。”

“是啊,我也帮爹爹一起解释。”韩束衣也接着话。

“如此,便多谢韩兄弟和束衣了。”厉焕这才舒心,忙忙道谢就赶着回自己家去了。

不想厉华亭一昏迷就是整整三日,这三日里虽然韩家大伯和韩束衣一家家的说,大家还是将信将疑,毕竟那厉家姑娘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万一真的醒不来呢。

华亭明明脉象一切正常,为何还是不醒厉焕总也弄不明白,只能寸步不离在床前守着。这三日里医馆里也未再踏入过一个病人,厉焕虽然心中难受,但能全心全意照料女儿也好。

“厉伯伯,厉伯伯!”

外头突然传来声响,厉焕听出是韩束衣的声音就起身往外走去。

但就在厉焕关门的那一刻,厉华亭的手微不可查地动了动,眉头习惯性地皱起。

疼,抽皮剥骨般的疼,好难受好难受,厉华亭脸颊突然烧的通红,额角青筋暴起,头发都被汗珠湿透了,双拳紧紧攥着被子,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伴随着的,是育沛缓缓升起,泛起一阵青色光芒萦绕在厉华亭周身。

许是疼痛缓解,厉华亭的手渐渐松下,脸上的红潮也慢慢褪去,只是唇齿间不停打颤仍旧昭示着疼痛未除。

忽而,伴随着一阵阵嘤咛声,床上的人双眸猛然睁开,带着极大地戾气盯着上空。青光散去,育沛掉落,厉华亭单手准确的接住了,将育沛拿到自己眼前,厉华亭心中大骇。

原来,保她元神至今的,竟然是这枚青玉?

脑袋传来一阵剧痛,一道道尖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直教人心如刀割。

“不知这琼田殿下可有许亲?”

“琼田,快把九心珠还回来吧,你若是觉得委屈,姐姐,姐姐一定想法子补偿你,”

“今日是中元,玉鉴殿下.身子不适,特派阿颜前来水牢取琼田殿下的心头血做药引。”

……

“为今之计,唯有暂时压制住青玉中的怨气,假以时日慢慢化解。”

“我定按道长所言去办,多谢道长!”

……

纵然头疼难忍,厉华亭还是勾起了唇角,腥红的眼中含着笑意,琼田可生玉,自然也可毁玉。

那么,纯狐玉鉴,因果轮回,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该有的代价一分都不能少!

“厉伯伯,这碗面是我亲自做的,按照华亭最喜欢的口味做的,华亭还没醒吗?”

屋外小姑娘的声音又响起,华亭忙收了情绪,将青玉塞进自己的衣衫里,扶着床边缓缓坐起身子。不一会儿房门就被打开,一个模样俏丽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提着食盒走了进来,小姑娘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华亭,你醒啦!”见华亭醒了,二人都很高兴,韩束衣小跑着到华亭床边坐下,将食盒打开,“睡了这么久,你肯定饿了,我煮了面给你吃。”

“华亭,身子可有什么不适?”厉焕见华亭面色有些苍白,忧心问道。

说着,厉焕伸手要去拉华亭的手腕把脉,华亭却瞬间收了回来,舔了舔干涩的唇,目光躲闪,“我,没事。”

“没事就好,快吃面吧。”韩束衣没察觉出什么,将碗筷递给华亭,笑道。

再伸出手去接时,华亭才看清原来此时的自己还只是一个不大的孩子。抑制住心中波澜,华亭接过碗筷,低头时轻声道了句,“多谢。”

“华亭,你今日怎么这么客气?”韩束衣轻轻蹙眉嘟囔一句。

方才重重在厉焕脑中不断闪现,又想起那日那道长的话,厉焕眉宇间添了几分愁,又怕韩束衣起疑,厉焕便道,“许是睡久了有些懵。对了,束衣,这几日倒是多谢你爹为我们说话,正好我新研制了一些药,许能缓解你娘的腿疾之症,你便顺道带回去。”

“那多谢厉伯伯。”一听给她娘的药韩束衣就心下欢喜,最近梅雨天湿气重,娘总因腿疼睡不着觉,这下有了药便好了。

厉焕带韩束衣去拿了药,说了几句话就将她送走了,再回到房中,华亭仍坐在那儿,双目呆滞看着前方。

“华亭。”

听到动静,华亭侧头看去,须臾涩涩开口,“爹。”

如今她便是厉华亭,她要接受这个新身份,也要让所有人接受她这个厉华亭。

“华亭,你身子当真没事?”厉焕总觉得不放心,但不知从何说起。

看着眼前的这个“爹”,华亭心中有些五味杂陈,说来算是她强行霸占了这具身子,如今承受着这不属于自己的父爱,只怕睡觉都不会心安。

“我很好。”华亭敛下眸子,“只是有些倦了,便不爱说话。”

厉焕总觉得华亭突然跟自己有了距离感,心中喟叹一声,“那你好好休息,爹就在外头,有事便叫爹。”

“嗯。”华亭木讷点头。

厉焕原本也期待华亭这般模样仅仅是因为累了,可知道后来许许多多的时日她仍旧是寡言少语不苟言笑,厉焕只得认下,只怕当时昆仑山道长所言的影响就是这般罢。但无论如何,华亭还好好活着已是万幸,至于其他,听天由命吧!

余浅音(作者)说:

每日两更,欢迎可爱们收藏留言投票票,(づ ̄3 ̄)づ╭❤~前文庾嗣名字打错了,是虞嗣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