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迷山幻境

作者:余浅音更新时间:2020-03-26 00:48:13字数:1987字

参选者不敢懈怠,迅速照着昨日排的队列站好,只片刻便是整整齐齐的方阵。

见状,清云身旁另一男子低声对着清云道,“大师兄,东西已经备好。”

清云只点了点头,未在言语。

华亭和韩束衣是同镇的,又是同时报名,位置在一起。

“听闻今年可是流江真人首次招收入门弟子。”韩束衣左右看看,前倾身子对着华亭咬耳朵。韩束衣爱说话,来的路上打听了不少小道消息。

“流江真人?”华亭眸色一凝,竟是回了话。

韩束衣点头,“是啊,就是那个元息宫最神奇的长老,听说他当年是难得的修习奇骨,不过几十年就探得了旁人几百年都未必能修得的洞虚境,只是不知为何,从那之后就像是进入了瓶颈,三百年才勉强飞升大乘境。那会儿众人都以为流江真人苦尽甘来能成功飞升,可直到如今,再未听得半点儿消息。”

说着,韩束衣叹了口气,“如今过去又快三百年了,许是流江真人也不再执着了,才开始招收新弟子吧。”

大乘境……

华亭低头看了看腰间的青玉佩,未再说话,敛眉思索着什么。

“华亭,华亭?”

“怎么了?”华亭猛然惊醒,就见大家都往某.处去。

韩束衣无奈的拉着华亭,“走啦走啦,比试快开始了。”

众人跟着元息宫弟子走,却是下山往山腰处走,好半晌,才在一崖边停住了步子。

方才跟清云咬耳朵的男子看着诸位,“大家也看到了,参选者众,而新弟子名额有限,想入我元息宫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这第一关就能筛掉你们大半,可要好好对待。”

“是。”诸人也不知作何,便都应着。

清林又道,“待会儿你们按照昨日分组每组一对进入下面的迷林,记住,每一组最先走出来的十个人才有机会进入下面的比试。”

“华亭,你功夫好,待会儿可得罩着我。”韩束衣又对着华亭咬耳朵。

“嗯。”

一弟子带着他们从小路去往山下迷林,韩束衣紧紧拉着华亭的衣角。她们以前跟镇里的师父学过些拳脚功夫,只是不知道那些个金娇玉贵的公子小姐身手如何,华亭向来聪明,跟着她不会吃亏。

一进迷林,华亭就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迷林云雾缭绕,灵气很盛,里面的植株也都非同一般。她见识过不少灵草仙株,虽是凡人之躯,也能看出其中有仙法做阵,能使人致幻。

又往深处走了些,华亭明白了些什么,元息宫的比试自然不是寻常擂台赛一般,修习者不仅需要根骨,灵智亦是非常重要。表面上大家都以为是要互相残杀决胜,实则是与自己的心魔战斗,能够控制自己的心魔才不会在以后的修习中误入歧途。

若是心魔……

华亭抬首往上看,方才他们所在的崖顶正在这个迷林上方,难保元息宫弟子不会用什么法器窥探。

“华亭,怎么了?”方才进来时大家就已经分散走了,这会儿只有韩束衣同华亭一道,见华亭神色不对,韩束衣也有些紧张,这才进来不会就有人对付她们吧。

“无事。”华亭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就朝前方探路,“待会紧紧跟着我,尽量让自己不要想其他事,专心找出去的路。”

韩束衣以为华亭怕自己拖她后退,赶紧点头保证。

二人凝神走了好一段路,倒是碰见些许人,不过都被华亭给收拾了,还算得上顺利。只是算算一个时辰过去了,她们二人仍未受到阵法影响,华亭忧心更重。那阵法功力不弱,而且谁都有心魔,不可能这么轻易躲过去。

思索着,华亭看着眼前之景,猛然停住了步子,拉住韩束衣,“等等,这条路,我们方才走过。”

韩束衣大惊,抬手看去,葱郁的枝叶和漫天雾气将天给遮得严实,四周景致大同小异,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那怎么办?”

华亭不语,在地上拾了块石头在树干上刻下一个记号,转身朝另一处走去,“那个方向我们方才走过,走这边看看。”

“好。”韩束衣快步跟上华亭的步子,顺手也捡了一个石块儿攥在手里,沿途做着记号。

“玉鉴殿下,玉鉴殿下,真的跟小妖无关,小妖什么都不知道,求殿下放过小妖吧!”

“贱人!我们殿下待你可不薄吧,你却反咬一口,险我们殿下于不义,琼田殿下出事之前只有你去见过,还敢狡辩!”

“阿珉,不必多语,处置了吧。”

“是。”

“殿下,那时司祭大殿上的那些话都是……都是您教小妖说的,您如今怎能……”

稀稀落落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最后听得一道闷哼,阿颜声音就断了,前方雾蒙蒙一片,华亭什么也瞧不见。不过光听这些动静,便知阿颜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毕竟当年她爆体而亡,她的“好姐姐”失了最珍贵的药引,百年一过她的性命能否保全都是未知了。

只是,她为何会在此时听到这些?

反应过来四周已经没了那树林,就连韩束衣也不见了踪影。华亭敛下眉头,想来她已经入了阵法。

又往前走去,仍旧白茫茫一片……

“琼田,你可回来了,姐姐等了你许久,好生辛苦,莫要再置气,快随姐姐回去吧。”

一道娇笑声突然从身后传来,华亭猛然回身,就见玉鉴巧笑倩兮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你是谁?”华亭往后退了几步,面色凝重地紧盯着来人。

“琼田,不要怕,我是姐姐啊,快,姐姐带你回家。”玉鉴似是无视华亭的愠怒,笑着一步步逼近,“随姐姐回家,爹爹会原谅你的。”

华亭不断后退,不经意间碰到腰间的那枚青玉佩,瞬间停下步子,一把将青玉佩扯下,狠狠向玉鉴抛去,“不,你不是她,我没错,不需要你们的原谅!”

余浅音(作者)说:

每日两更,欢迎可爱们收藏留言投票票,(づ ̄3 ̄)づ╭❤~前文庾嗣名字打错了,是虞嗣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