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杀戮

作者:锦鲤君更新时间:2019-05-07 10:34:13字数:2133字

纷飞的大雪将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呼啸的寒风与那刀剑比起来倒是温柔了许多。

黑压压的禁卫军手持森寒的刀剑将一人围住剿杀。

只见女子一身红衣似火焰般燃烧在雪夜里,无数的刀口落在她的身上,殷红的鲜血早已将衣服染透,可是她竟是感觉不到半分疼痛。

脚下的雪,被血洇成粉红色。冰冷的空气中,泛着血腥味。

身负重伤的女子挥剑而起,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所到之处皆是残肢断臂,说不尽的魔魅与可怖。

“嚓——”

寒光闪闪的长剑横穿她整个身体。

楚天汐低眸看着没入身体里的宝剑,缓缓抬眸。

天地萧杀,持剑的男子一身紫色锦袍,负手而立。袖袍翻飞,墨发如绸,五官隐在月色之中似真似假。

可是,那样熟悉的脸,她怎么会认不出来?

楚天汐周身散发出阵阵冰寒,竟是要比这冬日的数九寒天还要冷。

“为什么?”楚天汐简单的几个字带着惯有的腔调。

她在发问,其实心中早有答案。

是背叛。

身上多处血肉模糊,森森白骨下鲜血汩汩的流淌着。头发已乱,随风飘扬。

可是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狼狈。她依旧是那个让人无法直视的战神。

慕容祁的心口一缩,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复杂之色,随即恢复了正常。

楚天汐低低的笑了出来,心口锥子般的疼蔓延开来。

征战边关十年,那个让敌军将士闻风丧胆,提起名字就能吓哭孩童的天汐郡主竟是如此之蠢。

“慕容祁,但愿来生我们不再相见。”

楚云汐的声音很低,很快被雪风吹散。没有指责,没有大哭大闹。

恨极而淡,恨极而怨?怨只怨她自己识人不明。

楚天汐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仿若这冬日里红梅花儿绽放。

将这修罗场一般的雪夜,注入一股清气。

月光暗淡,楚云汐身上却仿若有光。

慕容祁看着她璀璨耀眼的笑容,有片刻的恍惚。

就是这一瞬,楚天汐倾尽最后的力气,猛然出击。

寒光闪闪的匕首刺入了慕容祁的腹部,殷红的鲜血顺着寒光闪闪的匕首流淌出来。慕容祁没有动,那双无情的双眸陌生而迷茫。

似乎眼前的人并不是她从小认识的慕容祁。。

可……想到这里,楚天汐不禁自嘲的笑了笑,她何曾真正认识过慕容祁呢?

嚓——

又一把长剑从她的身后贯穿她整个身体。

雪花飞舞着落在了楚天汐脸上,鲜血凝结,她望着那漆黑的夜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楚天汐,你终究败给了我。”

意识渐渐模糊,一道熟悉的女音响起,得意中泛着狰狞泛着,在这样的寒冷无情的夜里格外清晰。

是她……

原来是她。

叶凝霜,慕容祁。

你们,很好!很好!

楚天汐恍然大悟。

可叹她这一生征战四方,从未败过。却死在她最爱的男人,和她视若亲妹的女人手中。

这对狗男女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然而,她已经没有机会知道了。

她重重的倒下去,缓缓闭上眼,身体已经撑到极限,无法再撑了……

大雪纷纷,把她的身影掩埋……

脑袋好像要裂开一般,楚云汐轻吟一声,恍恍惚惚的睁开了眼睛,视线还有些模糊不清,轻纱幔帐映入眼帘。

“这是哪里?”

楚云汐蹙眉。很多陌生的画面疯狂涌入脑海中,头再一次痛起来。

楚天汐摇了摇头,坐起来,强忍痛意望着眼前陌生又温暖的房间。

这是哪里?

原本迷茫的眼睛骤然清醒了过来,眸中厉色尽显,戒备的坐了起来。

偌大的房间,轻纱飞舞,桌案上香炉的烟雾缭绕,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气息。

楚天汐的秀眉蹙起,不禁的屏住呼吸,一双水眸如同凌厉的冰刃穿透飞舞的轻纱。

最后目光落在床榻前的一个巨大的水池停住了。水雾缭绕中隐隐有人。

哗啦啦——

一个身影猛然的从水池里站了起来,低沉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猥琐的腔调;“小美人,你这么快就醒来了。”

男子赤身着全身从水中走出来,撩开轻纱出现在她的面前。

楚天汐此刻才真正看清楚男子的样貌,他浑身上下寸缕未着,目光中带着淫-笑就这样大刺刺的毫不避讳的站在她的面前。

“薛长庆。”楚天汐毫无意识的脱口而出。

薛长庆眉眼微挑,闪过一抹错愕,随即错愕的之色被猥琐的笑容所取代;“璃都倒是没有哪家小姐是不认识小爷的。”

楚天汐没有理会薛长庆,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之中,陌生的记忆不断在她的脑海中翻滚着。

这是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另一个人的人生!

楚天汐抬眸看着眼前的人,她不禁伸手的捂着自己的心口,砰然跳动的心清晰的告诉着她,她还活着。

她楚天汐,北漠的天汐郡主,战场上的不败杀神,重生了!

当今天下各国纷争,战乱不断。其中以东璃、西秦、北漠、南临最为强大,剩下的都是依附这些国家的小国。

而她在北漠死的这一晚,重生在了东璃永安侯府嫡出的小姐沐云汐的身体里。

沐云汐的母亲生下妹妹沐云瑶不久后就病逝了,他们的渣爹永安侯很快就迎娶了自己的表妹谢氏进府。

亲爹冷漠如渣,姨娘狠毒,庶妹欺负,祖母惦念亡故母亲的嫁妆,姐妹俩的日子并不好过,都不如府中的下人。

妹妹沐云瑶从小体弱多病,时常生病,府中没有人理会。沐云汐便偷偷的跟着一位老伯学习医术,为妹妹调理身体。

这次跟随谢氏来云禅寺,她是听说过云禅寺的后山有一味茯苓草,可以调理沐云瑶的身体,便去云禅寺的后山寻找草药,没有想到被一群人给打晕掳走了。

看来掳走她的人就是眼前的人了。

按照原主的记忆,并没有和薛长庆有什么牵扯的。

只是这薛长庆是这东璃都城内的恶霸,奸淫无数的良家妇女,手段极端残忍,死在他手中的女人不计其数。

薛长庆在璃都人心中,已经荣升璃都的护院神犬,无论遇到什么,哪怕是遇到恶鬼,喊一声薛长庆来了,恶鬼都退避三舍。

薛长庆色眯眯的打量着床榻上的人,看着床榻上的人并未露出丝丝的惊慌,反倒眼眸中闪烁着寒芒。只是此时的他色欲熏心忽略了这样的危险。

锦鲤君(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